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四一零章 拿起剑来,杀了他

时间:2018-02-08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;由于各种原因,凑一章字数,明天再改。抱歉了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还没呢陛下,诸位大人似是铁了心,都在殿外跪着,都已经跪晕过去好几人了。”张让走至天子近前,压低着嗓音,心翼翼的回答起来。

    “哼,一群老匹夫,居然也敢来威胁朕!他们喜欢跪,就让他们跪着罢,跪死最好!”天子‘啪’的一声将手中笔杆折断,满脸阴戾之气,怒火腾腾。

    正所谓‘吃人嘴软,拿人手短’,既然收了曹嵩好处,张让自是要帮着他话,他瞄了眼心情正糟糕的青年天子,出声谏言:“陛下,老奴以为,这样干耗着并未良策,假使传了出去也会有损陛下圣威。倒不如把殿外的那些个臣子招来斥责一番,好让他们死了这条心。”

    天子略作沉吟,尽管脸上依旧阴沉,却也应了下来:“阿父的有理,他们这样跪在殿外,朕看着也是心烦,便如阿父所言,叫他们进来吧!”

    张让躬身应命,去到殿外,瞅着那些个跪得双腿抽抽的老臣,心中鄙笑,面上却是和善着:“诸位臣工,陛下有旨,宣尔等进殿。”

    群臣一听,终于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曹嵩致谢的看了眼张让,后者亦是对他微微点头。张让能办的已经办了,至于事情能不能成,就全看曹嵩等人自己的造化了。

    后方的几名中年朝臣先行起身,上前左右搀扶起崔烈。这位老太尉也是过了半百的人,跪了这么久,身子骨也应该快要到了极限。

    一行人拖着极为疲乏的躯体进入到大殿,见到中央高坐的天子,忍着浑身酸疼,再度躬身行礼,齐声呼道:“臣等参见陛下,陛下千秋。”

    刘宏瞥了眼这些人,摆了摆手:“免礼吧。”

    群臣直起身子之后,太尉崔烈最先出来,双手合捏拱起笏板,出声着:“陛下,臣有事……”

    不待崔烈把话完,天子便直接打断了他:“如果是为了城北的事情,就无须开口了,朕懒得听,也不想听。”

    天子这番笃定的语气和态度,无疑是将所有人腹中原先想好的话,统统都封死在了喉咙。

    “纵使陛下不想听,臣也必须得!”

    崔烈来的时候,就已经打定了主意,哪怕丢官罢职,甚至于下狱问审,他也要把心里的话通通讲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大汉自开国以来,历代贤君皆是以仁孝治天下,以礼法服人,不妄开杀戮,屠杀无辜妇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太尉,听你的意思,朕就该是昏君了,对吧?”崔烈在那慷慨陈词,刘宏听得是肝火大动,脸上不怒反笑的问向那些没吱声的臣子:“还有你们,是不是也觉得朕和桀、纣无二,而你们就是那拼死谏言的关龙逢,或者是那剜心的良相比干?”

    天子这番尖酸挖苦的语气,群臣当然听得出来是特意用来讽刺他们。若是普通平民这话,估计直接就被拖下去问罪了,可这话的人乃是当今圣上,他们心里就算再不舒坦,也只能强压下去,纷纷躬身低头回道:“臣等不敢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?”

    刘宏‘嘿嘿’干笑起来,不顾天子威仪,右手指着群臣,声音里的怒气像是随时都能爆炸开来:“你们还有什么不敢?跪在殿外一排排,都差没直接点名叫朕滚出来了。我看你们呐,真是威风得紧!你们眼中,可还有朕这个天子!”

    刘宏指着群臣的手猛地往桌上一拍,‘嘭’的巨大响声,响彻了整座殿内。

    天子一怒,伏尸百万,流血千里。

    群臣们被天子的气势所震慑,像是认错般扑通扑通的跪了一地,将脑袋埋在伏地的双手手背,嘴里呼喊着:“臣等万死,请陛下息怒。”

    群臣喊得倒是诚恳,然则刘宏早就见惯了他们这副作态。即便再是火大,也不可能下令把他们全都拖下去砍了。

    刘宏这回没让他们起来,目光凌厉如刀,从每个人的身上刮过,语气如同彻骨之寒:“你们求朕放过那些妇人,想做铮臣、谏臣。可你们乱的,却是朕的江山!”

    只要大汉江山可以稳固,别杀几百上千名有孕妇人,便是屠一州之妇孺,刘宏也都不会眨下眼睛。

    “陛下!”

    崔烈悲号一声,起皱的眼角溢出浊泪两行,他颤巍巍的取下头顶冠帽,因屡次叩首的缘故而使得白发散乱,令人看了无比心酸。

    “陛下若是要杀人才能解恨,老臣愿以死而求陛下,放过那些妇人,少做杀孽,为我大汉江山,积些阴德吧!”

    完,在未得天子的准许下,崔烈缓缓起身,苍老的脸庞上带有一丝决绝。

    众人皆不知崔烈意欲何为,天子也因其未经自己允许而擅自起身,感到愠怒。

    时迟,那时快。

    起身都颤巍的老人此刻居然利索无比,迈开脚步,在众人惊愕的眼神中,往着墨色宫廷柱猛冲而去。

    “太尉!”

    群臣惊呼,刘宏眼中亦是闪过一抹惊色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声瓮闷的声音响于殿内,等到众人反应过来,一切都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崔烈的身躯软泥似的滑落在地,鲜红的血液给黑色的宫廷柱染上了一抹触目惊心的猩红。

    “太尉!太尉!”

    反应过来的众人以最快速度冲了过去,七手八脚的扶起崔烈,焦急的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当初因崔烈买官的缘故,天下士人皆轻视之。

    而如今,崔烈能为妇孺不惜以死规劝帝王,百官心中纷纷摇头为其不值,亦是有些替自个儿感到羞惭。

    没曾想,崔公竟如此刚烈。

    刘宏的眼眸缩敛,深处的冷漠被他掩藏起来。崔烈的生死于他而言,无甚紧要,正如他以往所,即便死了三公,找个人接替会很难么?

    不过既然身为帝王,崔烈又无大过,刘宏自然不能坐视不管,出声问道:“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回陛下,崔太尉年迈,力有未逮,只是撞破了头皮,昏迷过去,并未伤着性命。”百官中有略通医术者,出声回答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就将太尉抬下去歇着吧,其他的事情,以后再谈,朕乏了。”

    刘宏摆了摆手,疲惫的呼出口气。他已经没有精力,再和这些臣子耗费过多的时间了。

    此时,殿门外响起一声响亮的通报声。

    “大将军何进求见!” lt;/pgt;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