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四零七章 虎父当无犬女

时间:2018-02-06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随着蹇硕的一声令下,身后数十名士卒顿时有了底气,气势汹汹的冲进府内。

    “你们几个去那边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几个跟我走。”

    “剩下的去各处房屋,一个旮旯角都不要漏过!”

    领头的队长大声命令起来,其余士卒领命,往着各自负责的区域而去,搜查起来,轻车熟路

    原本安静的府内,一时间脚步急凑,嘈声大震,兵兵砰砰,翻箱倒柜的声音,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吕布的书房外,两名士卒推门而进。

    房间内的摆放装饰较为简洁,属于一览无余的那种风格。

    外屋的墙边左右摆有两个书架,上面放满了卷起成捆的竹简,进了外屋左拐,就是里屋。里屋除了一张写字用的案桌,和一些垂悬着的笔杆,几乎再也没了其他东西。

    “表姐夫,这书房有啥可搜的?巴掌大的地儿,光用眼睛都能瞄个遍。”较为年轻的士卒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“瓜货,你懂个球!”被称作‘表姐夫’的中年士卒扫了一圈书房,慢慢道:“书房,历来都是各府的禁地,不准外人擅闯。这里面,藏着许多外人所不知的事情,若是我们能够找到一些有用的东西或是情报,将来卖给他人,便能以此作为晋升的资本。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看在自家婆娘的份儿上,他才懒得跟这子讲这些事情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来趟镇北将军的书房,搜人倒是其次,看能不能找些有用的情报,才是关键。

    中年士卒开始在屋内翻找起来,他见青年士卒站在那里跟个木头似的,不由催促起来:“瓜货,你杵着干什么,赶紧找啊!”

    青年士卒拗不过这位表姐夫,只好不情不愿的跟着翻找起来。

    “嘿,看我发下了什么!”

    中年士卒眼中精光闪烁,拉开案桌旁的抽屉,根据他以往的经验,这种暗格里放着的,绝对是好东西。

    然则暗格打开,中年士卒很是失望,因为这里面除了几十枚散乱的铜钱,啥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真是个穷酸的将军!”

    中年士卒一边嘟囔,一遍抓起铜钱,大把大把的往怀兜里放。

    “表姐夫,你这……”青年士卒惊愕万分,似是想要出言阻止。

    中年士卒反瞪了他一眼,没好气的着:“什么这这那那的,顺手牵羊不为偷,学着点儿!”

    两人在书房内搜刮,却浑然不知,在他们脚下,有着一条通往城外的密道。

    赵庶提着灯笼,猫着身子在前面带路,漆黑的通道,只有四五尺高,只能躬着身子或是趴着前行。

    “夫人,您心些。”前方的赵庶时不时的回头着。

    严薇如今已有八月身孕,肚子隆起很大一圈,她只能趴着前行,并且走得很慢。

    近两月,严薇都是在屋里歇着,好好安胎,大门不出二门不迈。偶有活动,也只是在府内走走。

    等着再过两月,她就能为吕家诞下新的生命。

    谁料想今天宋宪急忙赶来屋外求见,并且要她离开此地。

    严薇虽不知发生了何事,但宋宪对自家夫君忠心耿耿,肯定不会害她。而且她本身也是极为聪慧的女子,如此着急的转移,肯定是有针对夫君的祸事而来。

    为了不给夫君增添累赘,为他人所质,于是严薇便带上铃铛,下了秘道。

    “啊哟!”

    行不多久,严薇身子一顿,左手抚着肚子,紧咬嘴唇,疼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夫人,您怎么了?”

    闻声的赵庶赶忙回头过来,满脸担忧。

    烛火摇曳,映照着严薇苍白的脸,发丝间有了细细的汗珠。

    这个脆弱的女子,此时正承受着极大的痛苦,手上指甲已经刺破皮肤,陷进了肉里。

    纵使如此,她也依旧强忍下来,没有再喊出声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后,疼痛明显消减了下去。严薇稍作缓息,抹了把额上细汗,朝着担忧询问的赵庶着:“方才肚里的家伙顽皮,狠狠踢了我两脚。好了,现在没事了,赵护卫,我们接着走吧。”

    严薇的状态虚弱,赵庶哪里还敢让她再走,肚里的孩子可是主公的血脉,要是稍有差池,他提了脑袋都赔罪不起。

    “夫人,您先坐下歇会儿,人折回去看看,看那些犬牙走了没有。”赵庶压低声音着,继续往前走是不可能的了,他以前和宋宪走过一次这条秘道。现在所处的位置,距离出城的地方,还远着呢。

    “是妾身拖累了。”

    严薇微微有些歉意,安抚着腹中孩子,示意赵庶尽可回去观探。

    赵庶领命去了,留下灯火给夫人照明。

    然则没过多会儿,灯笼里的火光陡然熄灭,整个世界在这刹那,仿佛停止了运转,静悄悄的四周,伸手不见五指,漫是无尽的黑暗。

    寂静持续不到一秒,便被稚嫩的嚎啕刺破,豆大的泪珠滚落脸颊,铃铛泪水扑簌扑簌的如断了线的珠子,流落不停,嘴里大声哭喊起来:“呜呜呜,爹爹,我要爹爹!”

    孩子怕黑,铃铛也不会例外。但作为一个未满三岁的女孩,能够坚持到现在,已经很勇敢了。

    严薇听得哭声,怕招来那些士卒,赶忙捂住铃铛的嘴巴,将她搂到怀里,心疼的安抚着女儿:“玲儿不怕,不怕,娘亲在这里呢。”

    娘亲的安抚,让铃铛的哭声渐渐了下去。

    一双手紧紧的搂抱着娘亲脖子,梨花带雨的脸儿贴着娘亲脸颊,她声的啜泣起来:“娘亲,爹爹……爹爹他会来找我们吗?”

    “会的,一定会的!”严薇柔弱的脸庞上有着笃然的肯定,她对此深信不疑。丈夫若是知道她们身陷险境,即便远在万里,也一定会飞奔而回。

    他曾过,一约既定,万山无阻。

    这些话铃铛听不懂,所以严薇换了种方式,宠溺的笑着告诉女儿:“因为你是爹爹最疼爱的铃铛呀!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铃铛的哭声渐止,一双泪汪汪的眼珠里满是期冀。

    “当然,铃铛,你的父亲啊,可是天底下最勇敢的人呢!”

    严薇轻抚着女儿秀发,言语满是温柔:“你是他的女儿,所以,也要勇敢些,好不好?”

    铃铛似懂非懂的‘嗯’了一声,从娘亲的怀中起来,抹去眼角泪水,用她那不高的身板,挡在娘亲身前,奶声奶气却又笃然无比:“从现在起,娘亲由我来保护!”

    虎父当无犬女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