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四零五章 天子气

时间:2018-02-06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;城南,崔府。

    夕阳的余晖,给这座大府的瓦顶上添上一层金黄的外纱。太尉崔烈在三公府处理完一天的政务,乘坐轿撵,回到了自家府门。

    府邸门口,一名锦服蓝袍的青年快步上前,躬身行礼,道了声:“伯父辛苦。”

    崔烈走下轿撵,见到青年,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。随后在青年的带路下,一同走进府内。

    府内的仆人婢女,都称呼其为‘绪公子’。

    这位‘绪公子’并非老爷亲生,而是崔家的旁支庶出,前两年才来的洛阳,即便如此,却是深得老爷信任。

    他每天下午都会守在府宅门口,静候家主归来,并将府内一切都备得妥妥当当,可以是很有能力的人了。

    当然,崔绪之所以能够得到崔烈信任,还有一些鲜为人知的功劳。

    天子卖官,三公标价一千万钱。

    崔烈想当三公,可碍于脸面不好开口。于是崔绪从中搭线,又贿赂了天子的傅母程夫人,只花去五百万钱就给崔烈买到了司徒一职。

    随后不久,崔烈又拜为朝廷三公之首的太尉。

    是时,西凉叛军猛攻关中,朝廷深以为虑。作为太尉的崔烈提出放弃凉州,这项建议遭到了百官的强烈反对,议郎傅燮更是气极,当场怒声斥骂:“老匹夫,你枉为汉臣!”

    凉州事件,外加之前的买官,将崔烈推到了风口浪尖,遭到天下士人的鄙夷和唾弃。

    至此,名望渐退。

    时间久了,崔烈心里也有些不安。某天,他问儿子崔钧:“我位居三公,现在外面的人是怎么议论我的?”

    儿子崔钧回答道:“父亲大人年少时就有美好的名望,又历任太守、九卿,大家都觉得父亲应该官至三公。而如今父亲已经当上司徒,天下人却对你很是失望。”

    崔烈就问:“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儿子的回答很是耿直:“因为大家都嫌弃你有铜臭。”

    崔烈听完大怒,举起手杖就要打他。

    崔钧时任虎贲中郎将,穿着武官服,狼狈而逃。崔烈在后面追骂道:“死兵卒!

    父亲打就跑,这是孝子吗!”崔钧回头:“舜对待他的父亲,杖则挨,大杖则跑,这不是不孝啊!”

    崔烈于是惭愧而止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进到府堂,崔烈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崔绪招来仆人,将早就备好的热汤端来,双手捧着恭敬递给崔烈,口中关心着:“伯父,您看起来似乎很是疲倦,是不是哪儿不舒服?要不侄儿去请个医郎,来给您看看。”

    看着崔绪满脸关心的神情,崔烈接过热汤,微微摇头,叹了口气:“钧儿要是有你一半懂事,我便是死,也能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无缘无故的提到死字,崔绪察到这其中的不寻常之处,眼中一转,试探的问道:“伯父,今儿个可是遇到了不舒心的事情?不妨来听听,让侄儿也替您分担一二。”

    “了你也帮不了我。”

    崔烈摇头,却还是告诉了崔绪。一来呢,他已经将这个远房侄儿当做了心腹,二来,他也想找个人吐露心声,很多事情憋在心里不,的确会憋坏身子。

    崔绪从伯父口中听完今早崇德殿里发生的一切,面色虽是不变,心中却早已掀起了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“子究,你我当初买官是不是错了,致为天下人所骂。”崔烈重重叹息,手中的热汤端至嘴边,又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眼前老人这般沧桑落寞,崔绪按理应该高兴才对。可不知怎地,却并没有太多的欢喜,只是出言着:“伯父,朝廷现在奸臣当道,三公与其落到那些奸诈人手中,还不如伯父您来担当。又何须在意别人看法,自己问心无愧就好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番话语,崔烈心里好受了不少,摆了摆手,示意崔绪先行下去,他想一个人静静。

    夜深,崔绪的房中仍旧亮着烛火。

    当夜,崔绪在屋内写好竹简,府中巡卫路线他早已摸清,趁着夜色,轻而易举的摸出了府外。

    候在府外的黑影躬身抱拳,他是当年随崔绪入京的护卫之一。

    崔绪将信简交到此人手中,脸上略有凝重,低声吩咐:“去趟幽州,交给先生。”

    黑影点头应下,接过竹简,迅速消失在了黑夜之中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一段时日,天子再没上过早朝,议立储君的事情,也就暂且搁置下来。

    这一夜,许久不登高的天子去了永安侯台。

    站在高高的拱台桥上,天子负手而立,清冷的月色洒在他瘦骨的苍白脸上,更添了几分生凉。

    洛阳城内,万家灯火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候在身旁的老宦官佝偻身躯,偷偷斜瞄了眼年轻的汉家天子,竟发现这位从看着长大的青年帝王,这一刻竟令他感到无比的陌生。

    “阿父,朕的口谕传出去了没有?”凭栏而望的帝王收回目光,平淡的语气里却有着股让人为之臣服的气势。

    “回禀陛下,老奴早就差人去了幽州,想来近日应该就能传到吕将军的手中。”张让低声回答,浑然不知自个儿派出的骑卒,当天就已经被人干掉,皇帝诏旨也落入了他人之手。

    天子‘嗯’了一声,不再言语。他在等吕布回来,只要有了这把利剑,他便能够斩掉所有忤逆之人。

    “陛下,时辰不早了,您还是早些回寝宫歇着吧。这儿风大,容易着凉。”老宦官声提醒。

    天子知道张让这是为了自己好,收回目光,准备回宫就寝,然则脚下步子还没挪开。蓦然间,只见城北某处房屋之内,一柱赤光绽放,团成五彩,照映明亮了整片天空,如龙纹一般,冲将起来。

    这还是他登基这么多年,从未见过的异象。

    异象持续的时间仅仅只有会儿,便消散不见。

    “陛下,望气丞求见。”

    此时,十常侍之一的段领着一名文人官员,走到天子近前。

    望气丞,太常卿下太史的属官,年俸仅有二百石。主要工作就是仰望星空,观察星宿以及‘气’的流动和走向。

    按照流程来,望气丞这种级别的官员是没资格来面拜天子。然则事关重大,段听了都极为震惊,故而才将他带到了天子近前。

    “何事?”天子也不转身,双手扶在栏杆。

    望气丞因畏惧天子责怒,先行跪在地面,叩头断然笃定:“陛下,据臣等近些时日所观,城北孕有天子之气。恐不久就要降临人世,此人若是出生,日后毁我大汉江山社稷者,必此人也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之后,便再也没了声响,永安侯台陷入了死寂般的沉默。

    许久,他们才听得扶栏的天子传下命令,语气比他的脸色还要霜寒阴冷:“告诉蹇硕,城北所有怀有身孕的妇人,下狱,尽杀之!” lt;/pgt;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