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三九九章 爹爹怎么还不回来

时间:2018-02-06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书信的内容似乎颇长,吕布来来回回看了许久,脸上神情从起初的淡然,渐渐转变成为抑制不住的激动与喜色。

    看完之后,吕布让人叫来曹性,当即下令:“曹性,传我将令,让北军将士在校场集合,随本将军前去攻打右北平!”

    此令一出,连戏策都没想到。

    曹性一听有仗打,自是乐得高兴,屁颠屁颠的领着命令,跑去通知去了。

    一封家书,竟能让吕布改变主意。

    看来,洛阳肯定是出了大事。

    戏策眼眸微收,细细琢磨起来,却也没有阻拦吕布。如今渔阳的张纯已死,右北平只剩张举这个伪劣天子,虽有乌桓人给他撑腰,不过等到丘力居归降,他手下那帮聚拢的叛军,不过就是一群乌合之众,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丘力居只要不是傻子,就没必要拉上全族,为了个不相干的人,与汉军拼死一战。

    吕布将那家书递给戏策,戏策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接。这是将军与妻女的书信,按理来讲,他一个外人,是没资格看这些的。

    吕布示意无妨,他才伸手接过信简,翻阅起来。

    信中所说,大多都是琐事,比如小铃铛又调皮了,每天都趴在门槛上张望,问爹爹为何还不回来……

    看到最后,戏策发自内心的笑了起来,他算是明白了吕布为何要强行出军,拱手贺道:“恭喜将军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校场。

    一万北军将士伫立在寒风之中,身躯挺立。

    换上甲胄的吕布登上校台,左手按着腰间的天子赐剑,望向聚集在此的一万将士,心中暗自点头,到底是天子禁军,仅素质军律,就远非地方郡兵可比。

    “将士们,我们奉陛下之命,来此讨贼。如今半年的时间已过,贼首张举仍在右北平作乱,是可忍孰不可忍,汝等可敢随本将军前去征讨!”吕布振臂高呼,慷慨激昂。

    “请战!请战!请战!”校场将士早已被吕布的勇武和个人魅力所折服,此时听得将军如此热血愤慨,霎时间全都举动起兵器,奋声大吼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将士们气势十足,吕布也为之豪爽大笑:“好,汝等有此战意,本将军何愁逆贼不灭!等此番平叛结束,定当为尔等请功,以显荣耀。”

    “将军威武!将军威武!”士卒们个个兴奋得大呼起来,为吕布的豪气所感染。仿佛在这刹那,连空中的寒流,都变得升温暖和了不少。

    将军有讨逆之志,士卒有决胜之心,何愁此战不胜。

    吕布拔出腰间佩剑,遥指长空:“众将士,随本将军出发!”

    此时,州刺史刘虞收到张纯的头颅,心中记下吕布这份情谊,在得知吕布要去攻打右北平后,急忙骑马赶来劝阻。

    吕布从校台下来,翻上赤菟马背,正准备率军出发,见到急急忙忙赶来的刘虞,不禁有些好奇。按他的估算,刘虞这会儿也应该准备去攻渔阳才是,怎么来了自个儿这里?

    吕布便问他:“使君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镇北将军,三思啊!”

    刘虞朝吕布拱手,随后苦口婆心的劝说起来:“我知道将军作战勇猛,可据本刺史所知,右北平的叛军仍有五六万之众,将军只率一万兵马前行,恐难以攻下郡城,不如同我等先集合兵力攻下渔阳,再取右北平也不迟呀!”

    相处了一段时日,刘虞的性格吕布也摸了个七七八八,喜欢‘和平商谈’,希望所有的事情都可以用‘大事化小小事化了’来解决。

    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刘虞就是一个怯弱之人,他只是习惯了当老好人,凡事都喜欢用一种宽容和包涵的态度去面对。

    所以吕布才觉得,刘虞对他的威胁几乎为零。

    “使君放宽心,贼军不过是些乌合之众,哪能挡我汉家雄狮。”吕布面带笑容,示意这位刺史大人不必担忧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刘虞仍旧不放心,在他眼里,打仗向来都是比人多人少,人多就赢,人少就输。

    所以,刘虞适合去当地方政员,而不适合当陷阵将军。

    “使君尽可放心,破城之后,只要叛军投降,我绝不滥杀一人。”吕布知道刘虞在担心这个,便提前打起了包票。

    似乎在刘虞眼里,自己总是个喜欢用人头构筑京观的残暴人物。

    刘虞听得这话,算是放心了许多,拱手说道:“既然将军主意已定,又胸有成竹,我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此时,孟益、许广等将军也来到校场,在同吕布见礼过后,告知刘虞军队已经集结完毕,随时都能出发。

    既然准备就绪,那便进军讨贼。

    两支队伍同时出城,在不远的岔路口处,吕布同刘虞互道珍重,随后统领各自兵马,往着不同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洛阳,吕府。

    “娘亲,爹爹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呀?”在外面玩累了的小铃铛趴在严薇腿上,很是幽怨的念叨起来。

    严薇揉着女儿的小脑袋,说实话,她也不知道自家夫君何时才归,只能勉强应付着:“可能还要再过一阵子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都过了好多阵子了,爹爹是不是在森林里迷路了?”小铃铛歪头看着娘亲,满脸的天真无邪,她一直记得,父亲同他说过,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驱打野兽。

    可是,这都好长时间了呀!

    小铃铛每天都在眼巴巴的盼着,深宅府苑内的生活极其无聊。娘亲总是叨叨些她听不懂的话,又不让她出门,府邸虽大,可哪有外面的世界精彩。如果是爹爹的话,肯定早就带着她到处跑了,去城内逛集,去城外骑马……

    然则到了严薇这里,就不行。

    严薇出身世家大户,规矩礼仪三从四德,她都清楚知晓。

    小铃铛不是男孩子,而且以后早晚都要嫁人,相夫教子。所以,她得从小就开始教女儿这些女子德操,这样才能根深蒂固。

    否则,今后嫁与他人为妇,别人会说小铃铛不懂规矩,没有教养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了她好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严薇轻轻抚摸起隆起的肚子,脸上带有母性的慈爱,微笑问着女儿:“小铃铛,你是喜欢弟弟,还是喜欢妹妹?”

    虽然夫君很宠溺小铃铛,但她仍旧想给吕家添个带把的儿子。

    这种心思,只有出嫁后的女人才能体会。

    屋外的天空,飘落起鹅毛大雪。

    小铃铛指着屋外,声音脆甜:“娘亲,看,下雪了。”汉末之吕布再世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