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三九八章 用人当疑

时间:2018-02-06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张纯一死,基本上就已经意味着,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拿下渔阳。

    至于城内的乌桓将领,在那些放回的乌桓士卒散播下,估计也早没了同吕布作战的勇气。

    “王政,你这份礼物,本将军很是满意。”

    吕布心中虽喜,面上却是极为平静,招了招手,语气深沉的吩咐着士卒:“去,取十万钱来,赠与义士。”

    或许他自己还没察觉,但下方的戏策等人明显可以感觉得到,一股上位者的威严气势,已经渐渐在吕布的身上凝聚。

    “将军,小人刺杀张纯,非为钱财而来,而是想在将军近前效命,请将军给小人这个机会。”王政掀开衣摆,抱拳跪地,说明此番来意。

    能够只身入渔阳杀死张纯,王政的能力已经无需多言。

    然则令吕布感到犹豫的是,这种流浪江湖的剑客,其忠诚度,将会成为一个很大的忧患。

    这世上,没有人会喜欢背叛者。他今天可以杀死张纯投靠自己,保不准哪天同样可以杀了自己,去投靠新的下家。

    以吕布的实力,王政想要刺杀成功,固然很难。可是,薇娘呢?小铃铛呢?

    吕布眉头锁起,思量之际,下方的戏策对他示以眼神,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其实,吕布心里也已经决定了要收下此人,毕竟忠诚度高低难说,但王政的本事是有目共睹。与其放其离去替他人效命,不如暂先留在自己手中,倘若发现有变,也可以直接抹杀,除去后患。

    想通这点的吕布点头应允:“那就先屈驾阁下,暂为本将军府上食客,他日若有机会,本将军在为阁下谋求好的职位,如何?”

    水往低处流,人往高处走。

    王政听得这话,眼中闪过一道精光,这也正是他所需求的,抱拳应道:“小人定当为将军,效犬马之劳。”

    吕布点了点头,随后让人带王政下去,找个房间给他安排住下。

    王政走后,堂内俱是心腹,吕布也就没有什么好避讳的话题,吩咐起来:“陈卫,你将这颗头颅带去告诉刘刺史,就说张纯已经毙命,渔阳郡贼军无首,让他前去劝说城内叛军,放下兵器投诚。”

    “汉升,你去告知孟将军、许将军他们,令他们带兵随同刺史前往,护卫安全。”

    吕布吩咐完后,马忠对此很是不解:“将军,为何您不自己带兵前去,这可是不小的功劳,拱手让给别人,岂不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一众武将皆是疑惑的看着吕布,只有戏策郭嘉两人,深知这其中道理。

    从涿郡出发讨贼以来,吕布及麾下的黄忠、马忠等人,可谓是出尽了风头,功劳也几乎全都落在他们身上。

    而其他诸营的将士,少有人捞着功勋。即便嘴上不说,心中肯定也是略有不平。

    凡事不能做得太过,因为物极必反。

    此番讨贼,就好比是一口大锅烹煮的美味食物。

    吕布已经咬去大半,这个时候,总该留给别人一些汤喝。不求惦记着他的恩情,起码不会再存有恶意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要将张纯的首级送于刘虞,吕布有着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一是想要卖刘虞一份人情,毕竟其贵为皇室宗亲,同他交好百利而无一害;二嘛,则是吕布觉得刘虞确确实实是个为数不多好官,深受百姓拥戴,对他也构不成威胁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吕布如今已身为镇北将军,这已经是个很高的将军职衔。幽并两地的将军,都要受他辖制,寻常的功勋,已经不足以让他继续往上攀爬。除非有特别大的功绩,否则,就只能慢慢磨年龄和资历了。

    等到来年翻春,再去右北平一趟,取下那位伪‘天子’的头颅,这场平叛,就可以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。

    众人各自领命而去,吕布单独留下了戏策。

    “先生,你为何要我收留王政?”关于这件事情,吕布虽然有自己的想法,但他还是想听听戏策的意见。

    “将军难道不觉得,现在您的麾下,还差一支负责刺杀或者收集情报的队伍么?”戏策拢着双手,因惧寒而不自觉的缩了缩身子。

    倘若没有精准的情报信息,今后无论是行军打起,还是布置作战计划,以及战略方针,都是要吃大亏的。

    现在倒是有朝廷官方提供情报,那以后呢?

    “既然董卓都敢蓄养二百多名亡命之徒,将军何不也用王政,组建一支暗杀小组,专门负责刺杀敌军将领,或是潜入敌军,收集情报。”后面还有半句,戏策说到嘴边又咽了回去。排除异己这四个字,对吕布来说,还为时过早。

    听完戏策的这番分析,吕布霎时眼前一亮,自个儿怎么就没想到这点?

    如果能在交战前夕,杀死敌军主帅或者大将,这对己方无疑会是天大的援助,甚至是扭转战局。而且有了自己的专属情报网后,那以后妻女的动向,他也能快速掌握,不至于像现在这样,知道的都是一个月前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支队伍的组建,无论是刺杀,还是获悉情报,这都是万分可行的事情。

    通过张纯一事,以及对王政的直观感觉,吕布都觉得此人乃是天生的刺客,刺杀机构由他来组建和指挥,是最为妥当的人选。

    唯一让他有些放心不下的就是,王政的忠诚。

    戏策看穿吕布心思,浅笑说道:“将军不必烦忧,王政这类人,我倒是见过许多。说得好听,是江湖游侠,说得难听,就是四海为家的草莽。他们想博上位,却投效无门,又不甘从普通士卒做起,只要能够给到他们想要的位置,他们就会有足够的忠诚。”

    “再者说了,天下间哪会有百分之百忠诚的人物。古人说‘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’,我倒有不同看法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请说。”吕布虚心请教。

    戏策的回答,仅有九个字:“用人要疑,疑人也要用。”

    吕布嘴里念叨了两遍,完全捉摸不透这话里的深奥用意,在他看来,这句话本身就是个悖论。

    “将军,有您的书信。”门口士卒的出现,打断了吕布的思索。

    看了眼那装着竹简的筒袋,上面用一根红绳系好。

    来自洛阳的家书。汉末之吕布再世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