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三九七章 略备薄礼,请将军笑纳

时间:2018-02-06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中平三年,十月。

    汉军将领高顺于大城塞击破匈奴骑军,斩首匈奴单于须卜骨都侯。曾经的匈奴右贤王于夫罗趁势收编须卜骨都侯残部,成为新任单于。

    南匈奴横生变故,反戈一击,始料不及的轲比能遭受重创,强攻不下西安阳,只能灰溜溜的北退而去。

    至此,并州北境危机,得以解除。

    幽州,广阳郡。

    爽朗的笑声在吕布的临时府邸响起,一袭黑色裘服披身的吕布大笑而来。

    “将军,何事如此高兴?”坐在炭火炉前的戏策烘烤着双手,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庭院里黄忠陈卫等人正在斗武,听得吕布笑声,纷纷停下比试,全都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吕布扬了扬书中竹简,极为开怀:“方才收到的书信,二哥和高顺在并州力阻鲜、匈联军,使其止步西安阳外,没能踏足五原一步。不仅如此,高顺更是取下了须卜骨都侯的首级,新任单于于夫罗向大汉称臣,宣誓世为汉臣。”

    书信的末尾,高顺也不忘提上一笔,少帅军的那些鬼头们,也都表现卓越,大显身手。

    捷报传至朝廷,天子大为高兴,恩赏锦缎万匹,有功之士,尽皆封赏。

    高顺战功卓著,杀死叛乱的须卜骨都侯,促使匈奴再度俯首称臣,从校尉直接晋升为使匈奴中郎将,负责对北方异族相关的监视事宜。

    因为之前与吕布达成的合作关系,张让这回倒未从中作梗。

    高顺立下如此大功,一跃成为中郎将。黄忠陈卫等人听了,羡慕的同时心里俱是斗志满满,摩拳擦掌的请命道:“将军,给了渔阳叛军两三月的喘息时间,我们也该重新发起进攻,夺下渔阳郡了!”

    吕布摇了摇头,暂否了这个提议。如果当初张纯没有坚壁清野,或许他们早已攻下了渔阳,甚至是结束了这场叛乱。

    然则现在即将步入凛冬,已经过了领兵攻进的最好时节。幽州这里的气候,远比并州更为寒冷冻骨,不到万不得已,少有人会选择在寒冬腊月的季节作战攻城。

    原因在于,冬天行军会受到暴雪所带来的行军阻碍,积雪不仅会影响士兵的行军,同时也会造成后勤给养运输的困难。而且在很多北方的战争,尤其是中原王朝对更北方的少数民族战争中,寒冷本身就是一个极大的阻碍。

    陈卫黄忠他们这些高阶实力的武夫,倒是不惧这点严寒,但底层的士卒,身体是承受不住这股寒冷天气的,冻伤风寒,屡屡可见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幽州刺史刘虞也已经派人前往辽东,劝丘力居看清局势,只要他肯归降,之前的事情,可以既往不咎。

    招降计划在吕布看来,是可行的。刘虞在北方各族间素有声望,他肯担保的话,丘力居归降也不是没有可能。没了乌桓作靠山,张举张纯只有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注意到信简的落款时间,戏策微微皱眉:“怎么是一个月之前的书信?”

    书信落尾时间,中平三年十月十三。

    吕布倒是习以为常,他写家书的时候,往往都要一两月的功夫,才能传到妻女手中。

    幽州这里,道路难行,消息蔽塞,不管是外面的消息传进,还是里面的消息传出,都需要费上许长一番时间。

    此时,府门看守的士卒来报:“将军,府外有人想要见您。”

    “何人?”吕布面有疑色,如果是麾下那些个将军,守门的士卒应该认得出来才是。

    “属下问了,那人没,手里提着个方方正正的木箱,要见到将军之后,才会明来意。”士卒恭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相貌如何?”戏策收卷起信简,开口问了声。

    “是个约莫三十来岁的短须男人,面容稍显邋遢,穿着厚厚长衣,看起来无甚出众的地方。”士卒脑子里回想起门口男人的样貌,如实答道。

    吕布仍旧毫无头绪,戏策则笑了起来:“不定是某位寒门学子,自荐上门,想要依附将军呢!”

    文人有风骨,但并非所有士人都是铁骨铮铮,不肯摧眉折腰事权贵的,毕竟只在少数。相反,九成九的人读书识字,都是为了‘学得权谋术,或与帝王家’。

    只是如今当官的途径,俱已被世家所垄断,一些没落的士族子弟想要出仕为官,就变得尤为艰难。

    故而不少人在投效朝廷无门时,就转变了目光,去给权贵大人物们,充当起了府宾幕僚之类的参谋人物。

    不定此人,就是在得知吕布威名之后,前来投效的呢?

    吕布听完,觉得颇有道理,令看门士卒将其带至会客堂,先观察观察。

    很快,士卒便带着中年男人进入府邸。

    会客堂内,吕布居于中间,左右下方两旁坐着的则是戏策黄忠等人。

    迈进客堂,中年男人目不斜视,轻放手中木箱,躬身向吕布抱拳行礼,声音浑沉:“人王政,见过将军。”

    吕布打量此人一番,除了守门士卒所报的那些欣喜,吕布还察觉到此人眼窝微微凹陷,颧骨突出,身上有着股刻意压抑的阴冷气息。

    “不知阁下来此,所为何事?”吕布收回审视的目光,询问起来。

    “人得知将军正为叛军之事发愁,故特意备了一份薄礼,前来送于将军。”王政卑躬着,双手将那木箱拱手奉上。

    陈卫过去接过木箱,在吕布的示意下,将其当众打开。

    木箱里盛着一颗面色惨白的首级,披头散发,看来死之前,应该是受到了巨大惊吓,并且程度不轻。

    在堂诸位,都是经历过战场厮杀的人物,一颗死去的人头自然吓不倒他们。

    曹性瞅了一眼之后,便兴趣缺缺,枉他刚才还好奇万分,撇嘴道:“一颗头颅而已,这算什么礼物?”

    “将军,请您仔细看看他的样貌。”王政请求的朝吕布着。

    难不成另有玄机?

    众人心中嘀咕,再度看去。

    当看清那人的真容样貌时,皆是不由的吸了口凉气。

    此人不是别人,竟是盘踞渔阳郡的叛军头目,张纯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