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三九三章 给我杀了这群小畜生

时间:2018-01-30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;几名少年浑似没有听见,依旧背对斥候,和着脚下泥巴。

    “喂,问你们呢,聋了吗!”

    斥候队长催马上前,然则话刚到一半便戛然而止,那名年岁最大的少年回头,眸子里透着的竟是狼的霜寒眼神!

    蓦然相接之下,匈奴斥候心中咯噔,竟不由的猛地抽搐一下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沉着愣神的功夫,张辽手中的稀泥直接扔到了斥候脸上,浸进了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啊!!!”

    砂砾钻进眼中都很不舒服,更何况是带水的稀泥。

    匈奴斥候在马背上吃痛大叫,一边双手刨着混入眼睛的稀泥,一边怒火冲天的吼着:“给我杀了这群畜生!”

    身后的斥候们得令,刷刷刷的拔出腰间弯刀,挥舞着拍马冲来。

    在他们眼中,要对付六七个毛都没长齐的孩子,完全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张辽箭步上前,脚尖轻点,矫健的身形腾空而起,宛若一只张开翅膀飞向天空的雏鹰,右手握拳猛地一摆,击在斥候队长的左侧额穴。

    只顾着糊眼的斥候哪里能想到这汉人子会有这般敏捷的身手,还没做出反应,便觉得眼前一黑,整个人栽下马背,当场昏厥过去。

    跃在空中的张辽顺势岔开双腿,坐骑马背,左手扯缰。

    这一套夺马动作,可谓是洒脱帅气无比。

    此时,旁边的草垛后方露出两个脑袋,手中拎着铁锤径直扔了过来,口中喊道:“成材成器,接着!”

    两名麻衣的憨莽少年双手接住各自的大铁锤,在战马冲来的瞬间,铁锤左右狠狠招呼下去。

    轰!轰!

    两声闷响,冲在最前头的两匹战马被数十斤的铁锤砸中脑袋,毙命倒地,马背上的斥候也被掀落在地。

    成家兄弟见状,奔过来就是两锤砸下,滚地的斥候赶忙挥刀抵御。只听‘铛铛’两声,铁锤轻松破开弯刀,落在胸膛,擂碎了胸骨。

    弯刀这种兵器顺手是顺手,但要硬挡数百斤的锤力,根本不可能做到。

    两名斥候口吐闷血,当场身亡。

    成家兄弟从就有蛮力,一对几十斤的铁锤,在他两手中挥使起来,仿佛轻如竹竿,左突右砸,毫不费劲儿。

    此时张辽也接到了扔来的长刀,迎上前方而来的两名斥候,仅在交锋的瞬间,便将两人斩杀马背。

    他今年已经十七,实力早非当年可比,别普通的士卒,就连宋宪管亥等人,前些时日也相继败在了他的手上。

    可以在年轻一代中,张辽的实力已经登顶。

    少年们当中,有一道格外亮眼的风景,扎有马尾的高阳使起枪来,身姿很是飒爽,起码在一旁观战的马超是这么认为,目光也常常停留在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徐庶更不必,从就有着游侠梦的他,在并州这些时日,也是实力见长。只是他习武的天赋不甚出众,只能勤以补拙。

    这支斥候队很快便迎来了全军覆没,马背上最后一名斥候见状,赶忙勒马回逃,心中不由骂道:见鬼,居然遇到了这么一群怪物!

    吁儿~~~

    一声响亮的哨音之后,灰黑的骏马从不远处疾驰而来。

    一名看似羸弱的少年把住骏马脖颈,身手矫俊的翻身上马,随后取出骏马腹侧的牛筋硬弓,右手取箭。

    想逃?嘿嘿……

    父亲的武艺没能传承,箭术却是学了个七八成,搭箭上弦的少年口中轻喝一声:着!

    声落箭去。

    扑通!

    远处传来落马的声音,逃跑的最后一名斥候栽倒在地,那支激射而出的羽箭,从后往前,贯穿了他的咽喉。

    这支南匈奴的十二人斥候队,无一逃脱,并且还生擒了斥候头目。

    张辽收拾收拾,牵着缴获的兵器战马,又让成家兄弟绑上晕厥过去的匈奴斥候,准备返程。

    西河郡以北的大城塞,这里前不久新建起了数座营寨,意在阻断从朔方进往广衍、美稷的道路。

    驻在这里的汉军人数足有五千,统兵的不是别人,正是统领陷阵营的高顺。

    早在月前,他就猜到了匈奴人攻不进西安阳,肯定会转道广衍,来个腹背夹击。于是提前在此处建起城塞,阻挡匈奴人东进偷袭。

    按照时间推算,匈奴人应该就在最近十来天内,赶到这里。

    高顺准备派出斥候前去探听,张辽得知后,主动请缨自告奋勇。

    少帅军大多都是军中将校子女,尽管只有四五十人的规模,但却是吕布亲口承认过的。

    高顺听得张辽主动请命,也觉得该让少帅军的家伙们出去历练历练。训练了这么久,正好借着此番战机,好好磨砺一番。

    孩子的话,更不容易引起匈奴人的怀疑。

    于是,高顺便将这项任务交给张辽。这几年,他是亲眼见证了这位将军的成长。

    随着年龄增长,张辽不仅武艺提升迅速,心思谋略也是愈发缜密,进退有度,有他带队出行,高顺心中还是比较放心。

    下午阳光斜照时分,张辽带着缴获的兵器战马而归。在那些守营士卒的惊诧目光下,少帅军的家伙们是洋洋得意,觉得倍儿有脸面。

    平日里,这些士卒总以为他们是在过家家闹着玩儿。即便此次高顺让他们出去执行任务,士卒们也多是抱着瞧热闹的态度。

    然则事实却无情给了他们一巴掌。

    这些个他们眼中的黄毛子,居然真的立功了,不仅缴获战马兵器,还擒住了一名匈奴斥候。

    这令营中的不少士卒改变了以往的看法,重新审视起这支战斗力极强的少帅军。

    来到高顺所在的营帐,张辽抱拳禀报战果。

    初次作战成功,少帅军的家伙们,大都高兴得很,连女儿高阳也是满脸期冀的等着高顺的夸奖。

    只有张辽和徐庶两人很是淡然,仿佛理所应当。

    高顺心中点头,面色却是万年不变的冷漠脸,看向那名被擒住的匈奴斥候,盘问起来:“此番匈奴出动了多少兵马,是何人统兵带领?”

    “哼,你以为我会做那背主之贼?”

    匈奴斥候哼上一声,满脸的正义凛然。他听汉人敬重忠义之士,不定这位将军看在自己硬气的份儿上,就会放了自己。

    只可惜,他打错了算盘。

    高顺不喜欢嗦,招来帐外的两名士卒,指着匈奴斥候,干脆利落道:“拉下去打,打到他为止。”

    匈奴斥候一听这话,顿时慌了神,他可不想受那皮肉之苦。

    每个民族都会有宁死不服软的硬骨头,不过这类人,终究是占少数。

    脚下一软,匈奴斥候扑通跪在地上,磕头求饶的认怂起来:“将军开恩,我,我。” lt;/pgt;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