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三九一章 主与臣

时间:2018-01-29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;曹性口中的弟,自然就是马忠。

    之前伏击乌桓骑卒的时候,马忠还跟在曹性身边。结果曹性射杀得起劲,忽略掉了马忠,等到围剿结束,回来时哪里还有马忠的身影。

    曹性在周围喊了大半天,都没人回应,又四下寻找了半时辰,仍旧不见马忠身影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收个弟,就这么没了?

    曹性心里着急,只好跑来求助吕布。

    得知马忠不见踪影,吕布并没有太大的急色,出声安抚着曹性:“你先别急,等会儿带两百骑出去找找,不定是在山林里迷了路,找不到回来的方向。”

    如果不见踪影的是曹性高顺这些人,吕布肯定是会焦急忧虑,因为他潜意识里把当他们当做兄弟。而马忠、文稷这些人,虽也是在他近前效力,但更多的却是一种主仆君臣的关系。

    曹性也不含糊,领了吕布命令,出帐迅速点齐两百人马,准备从东西南北各个角落,扩大搜寻范围。

    然则就在此时,前方哒哒哒的马蹄声由远及近。

    顺着声音方向看去,马背上那家伙不是马忠,又是何人?

    曹性见状,是真想上去给他一锤子,然后吼他两嗓子:深更半夜的瞎跑啥呢,不知道老子很担心你吗!

    既然马忠回来,那集合完毕的两百骑自然也就没了作用,原地解散。

    马忠的回归,引来了许多人的注目。

    从涿郡出发的这些天,途中时不时的有人对他指指点点。得好听点是,身残志坚,带病上阵,得难听就是,瘸子也能打仗,故意来拖后腿的吧?

    更为可恶的是,有些人还酸溜溜的他是靠着吕布的关系,才能够在帐前效力,吕布可以当做没有听见,可他不能。

    主公对自己有再造之恩,马忠能够忍受别人他无能,却不允许他们这样去诋毁将军。

    主忧臣辱,主辱臣死。

    这个道理,是教马忠识字的老夫子教给他的。

    你们我不行,那我就证明给你们看!

    事实证明,他做到了。

    马忠翻身下了马背,左手提着乌桓将军血迹淋淋的首级,右腿一瘸一拐,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,缓缓走向吕布的营帐。

    “头儿,马忠回来啦!”弟取了敌将首级,作为大哥的曹性也是觉得倍儿有面子,在外面高兴的大喊起来。

    听得喊声,吕布掀帐而出,戏策郭嘉,一左一右。

    “主公,卑职幸不辱命,将贼将首级带回。”马忠双膝跪地,将那头颅捧向吕布,语气笃然。

    逃掉的乌桓将军,居然栽在了马忠手里,这倒是出乎了吕布的意料。

    不过他却并未上前扶起马忠,反而是厉声责斥:“马忠,你不遵将令而擅自出击,害得所有人都在为你担心,你可知罪?”

    一顿劈头盖脸的问责,不止是马忠懵了,围观的众人也都跟着懵了。这算个什么法,独自斩杀敌将首级回来,大功一件的事情,居然还要受罚?

    马忠满怀喜悦的回来,本以为主公会大大嘉奖于他,没想到却是这么个结果。心中不免有些沮丧,抱拳答道:“卑职知罪。”

    既然认罪,吕布便高声吼了起来:“来啊,给我将马忠拖下去,军棍二十。”

    见吕布不是在开玩笑,曹性当场就急了。

    好在此时戏策悄悄给了他一个眼神,后者立马会意,跪地抱拳道:“头儿,请你念在马忠初犯,又带回敌将首级,就当他是将功赎罪吧。”

    陈卫黄忠等人见状,也都跟着跪地抱拳,替马忠求情。

    吕布本就没有责罚马忠的意思,此时正好借坡下驴,看向马忠冷声道:“看在大伙儿求情的份儿上,本将军就饶你这一回,如敢再犯,绝不轻饶!”

    “将军英明!”曹性等人齐呼。

    “谢将军恩典。”马忠亦是叩头拜谢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算是告一段落,众人各自回了寝帐。

    自此之后,吕布之令,再无人敢违抗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吕布回到营帐,身后跟着耷拉脑袋的马忠。

    “还在生我气呢?”吕布坐下之后,出声询问起来。即便马忠戴着面具,他也能猜到面具后的脸庞肯定是尤为委屈。

    “卑职不敢。”马忠低垂脑袋,有气无力。

    吕布倒上一杯水,同时着:“我是将军,这里是军营,凡事都得按照规矩来,今天若不罚你,别的人私下会我赏罚不分,偏袒属下。”

    听得吕布这番辞,马忠心里总算好受了不少,也明白了吕布的苦衷。

    吕布朝马忠招了招手,让他过来。

    马忠不知其意,走上近前。吕布将方才倒好的水杯递到他的手里,语气温和:“斩杀贼将,又跑了一路,辛苦你了!”

    水杯里映着吕布的面容,马忠此刻心里竟有着不出的感动,主公居然亲自为自己倒水,还安抚自己,纵使有再大委屈,在这一刻,也都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“还有,以后不要再这样冒险的擅自行动了,起码也要带几个帮手。万一把自己给搭进去了,不值当。”吕布接着了起来,也给自己倒上一杯凉水。

    马忠将水杯端在手中,迟迟没喝,低声回道:“如果回不来,我也不怨别人,只怪自己实力不济,也不配在将军手下效命。”

    这种想法虽好,但长此以往的单独行动,早晚得出事情。

    正准备喝水的吕布放下陶杯,轻拍桌面,眉峰轻皱,口吻渐渐严厉起来:“三军易得,一将难求。你若就这样死了,岂不是损我一员大将,折我手臂乎?”

    吕布的语气严厉,但在马忠听来,却是无比的舒心,眼中甚至起了雾气。他从没想过,自家主公会在自个儿身上寄予如此厚望。

    毕竟,连他自己都知道,他只是个瘸子。

    “将军?我可以吗?”面具下的马忠神情激动,满怀期盼。

    “孙伯灵膑膝,都能助齐王称霸。你不过才瘸一条腿,就这般没信心了么?”

    吕布的大声斥喝,令马忠为之一振。

    他将端在手中的凉水一饮而尽,胸中豪气蓦然而生,跪地抱拳:“为图将军之志,忠愿效死而战!” lt;/pgt;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