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三八八章 偷鸡不成

时间:2018-01-28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;广阳郡府,天色已晚。

    作为天子张举封予的安定王,张纯独自坐在榻边,屋子里点着烛火,将整间屋子都照得亮堂。

    门外,是他特意安排的亲信护卫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张纯也依旧没有要就寝的意思。

    人心隔肚皮,谁知道他们之中,有没有人会动了心思。

    十万钱,以及军侯的职位,又有几个普通人能够抵挡得了。

    长夜漫漫,睡意袭来。

    咚咚咚!咚咚咚!

    恍然间,门口处传来急切的拍门声。

    垂点着脑袋的张纯猛然惊醒。

    “谁啊?”他试探的问了一声。

    无人回应,但门外的声音渐渐嘈杂起来,密集的脚步在外边走动。

    张纯心中忐忑,拔出利剑,准备出门看看情况。然则就在此时,‘轰隆’一声,房门被撞了开来。

    门口,一大堆士卒举着火把,右手提刀,看向张纯的眼神里是毫不掩饰的贪婪。

    张纯见状,心里叫了声糟,面上却是强做镇定,厉声斥骂起来:“汝等意欲如何,想造反吗!”

    领头的士卒嘿嘿一笑,“造反?是你在造反吧,你这山沟里自封的王爷,又算哪门子皇亲。哥儿几个,我先好了,张纯这颗脑袋我要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把腿给我,估计也能换个几万钱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要他两只手好了。”

    士卒们嚷嚷争吵起来,他们的狰狞落在张纯眼里,就和野兽抢食一般。

    “众位好汉,能不能给条活路,我愿拿出所有的财产送与你们。”危难当头,张纯只求活命。

    “想活命?没门儿,去死吧你!”

    领头士卒直接拒绝了他的提议,随后一众士卒全都涌了上来,乱刀砍向张纯。

    不要!

    张纯惊呼出声,他猛地睁开眼睛,屋子里烛火通明,一切都还是原来的样子。

    呼~呼~~

    张纯双手杵着大腿,喘着浓重的气息,还好,只是一场噩梦。

    咚咚咚!咚咚咚!

    门口再次传来急切的敲门声。

    张纯浑身一个哆嗦,口齿有些打颤的问着:“谁啊?”

    “大王,我等方才听到你的惊呼,可是出了什么事情?”门外亲信关切回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熟悉的声音,张纯悬着的心总算又收回了肚里,他抹去额上渗出的密汗,呼了口气,平静下心情后,才缓缓着:“没事,刚才做了个噩梦而已。”

    门外亲信得知,便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很快,四周又恢复了死水般的沉寂。

    惊醒之后,张纯再也没了睡意,坐在榻边发呆,直到天亮。

    太阳升起的时候,张纯派人去请将军们来府中议事。

    将军们陆陆续续到来,不过看他们的样子,似乎都没了以往的精神。

    很显然,昨日汉军的威慑,起到了作用。

    他们之中,虽然有不少人觉得实力不下赫力戍,但若要两合就将其斩于马下,他们自问还没有那种实力。

    “诸位将军,本王今天召你们前来,是想问问关于眼下的局势,诸位有何见解。”张纯也不嗦,直接开门见山。

    将军们你瞅我,我瞅你,都不知道该如何作答。

    堂内的气氛,一时间尴尬无比。

    此时,有名乌桓将军起身,抱拳道:“安定王,我军士气较为低落,正面交战我们的胜算不大。倒不如趁其不备,出以精骑,夜间劫了汉军大营,杀他个血流成河。”

    众将一听,神情俱是为之一振,不少人都觉得此计可行,纷纷出言附和。

    老话常:明枪易躲,暗箭难防。

    只要打他个出其不意,即便是吕布,也照样回天乏术。

    张纯思索之后,也觉得这个建议不错,夜间偷袭,手段虽然卑劣了些,但兵不厌诈,只要能赢,管他什么手段。

    计划定下后,名叫‘豪武黎’的乌桓将军主动请缨,是要为昨日的赫力戍报仇雪恨。

    有人主动请命,张纯自是高兴得很,心中之前的阴霾一扫而光,哈哈大笑着:“好,既然豪将军有此雄心壮志,那本王就先在这里,预祝将军得胜归来了!”

    随后,酒肉端上,一众将军饮了个痛快。

    夜深,广阳城内,三千骑兵悄悄出了城门。

    按照斥候所探来的情报,豪武黎领着三千骑来到汉营之外。

    斥候下马先摸过去,趴在草林里探了一番,很快便回来禀报:“将军,汉军俱已睡下,巡夜的士卒也都靠在篝火旁边打盹儿。”

    哼,这些个汉人,无论如何也想不到,本将军今晚会来夜袭的吧!

    豪武黎听得斥候回报,心中冷笑起来。

    随后,他大手一挥,口中激喝道:“儿郎们,斩敌立功的时候到了,随本将军杀光这些汉人,冲啊!”

    “冲啊!”

    “冲啊!”

    一声声大吼随之响起,乌桓士卒们个个精神焕发,纷纷拍马狂冲,杀进汉营。

    然则那些汉军将士似是睡死了一般,哪怕他们冲至背后,也依旧靠在篝火旁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领头的豪武黎一锤砸在背对他的汉军士卒头顶,却没有出现他想象中的血肉横飞。

    咣当~

    被他铁锤砸中的头盔滚落在地上,露出枯黄的稻草和支撑盔甲的粗杆木枝。

    连砍了好几个后,皆是如此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

    豪武黎一头雾水,此时马踏营帐的士卒纷纷开始禀报,帐内并无汉军踪影。

    糟糕,中计了!

    豪武黎心中猛地惊醒,他就是再傻,此时也猜到了这是汉军提前就设好的布局,为的就是让他们心甘情愿的进来。

    “快撤,快撤!”

    豪武黎勒马调头,高声呼喊。

    此时,从林中传来一声嗤夷:“乌桓儿,来都来了,怎么不多耍会儿再走!”

    随着声音落下,无数的火把从四周亮起,将三千乌桓骑卒困在当中。

    火光之下,以吕布为首的汉军将士,全都现出了身影。

    “将军神算,这帮乌桓贼子果真劫营来了。”扬寅将军洪海恭声着,看向吕布的眼神里,都变得多了几许崇敬。

    他们起初对此还抱有怀疑态度,没想到果如吕布所料。

    然则只有吕布自己知道,料敌来袭这件事情,全是戏策的功劳。

    看着那些惊慌的乌桓骑卒,吕布将手一挥,语气冷漠:“杀!” lt;/pgt;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