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三八七章 斩将立威

时间:2018-01-27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吼!

    赫力戍感受到那股强劲,怒吼起来,将浑身力量注入双臂,因奋力顶扛,而使得面目扭曲,鼻梁上纹痕深皱。紧咬着钢牙,露出暗红的牙根,以及两排深黄的牙齿。

    纵使他使出浑身力道,上方的刀锋也依旧在步步往下压动。

    赫力戍心中叫苦不迭,早知道就该备好状态再来,眼看刀锋已经逼近眼球,一双手臂都开始不自主的发抖打颤。

    上方的长刀忽然起开,在赫力戍缓息的刹那,以闪灵之势,横刀一斩。

    哧~~~

    马背上的赫力戍身下一凉,继而血水喷涌,整个身子从腰斩作两截。

    他用尽最后的力气低头看去,眼中满是惊愕。

    扑通~

    上半截身躯,栽下马背。

    刚回阵营的公孙瓒正准备回头看看战况如何,方才他可是连一声兵器的交锋声都没听到。

    想来那信黄的汉子,也心中没底吧。

    公孙瓒如是想着,然则当他回头看去时,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,黄忠在马背上擦拭染血的刀锋,而赫力戍只剩下半截身子骑坐马背,另外半截已经落在地面,死的不能再死。

    这家伙,是怪物吗?

    公孙瓒怔楞在那里,神情飘忽迷茫。

    “武!武!武!”

    黄忠两合斩将,汉军将士无不奋声大吼,霎时间士气高涨。

    “吾乃南阳黄汉升也,城上贼子,谁敢下来,与我决一死战!”黄忠勒马在原地打上两转,随后手中长刀直指城墙。

    赫力戍身死,张纯及一种将领心中的那股震撼可想而知,仅仅两合,居然就要了这个乌桓猛将的性命。

    而有着飞将之名的吕布还未出手,手下随便派个人出来都这么猛,再看城墙上这些站岗的守卒,个个被吓得面无血色。

    铛铛铛~铛铛铛~~~

    城楼上鸣金声响起,城下的乌桓骑卒拨马而回,连赫力戍的尸身都不敢上前去捡。

    叛军退至城内,黄忠回头看向吕布,等候着新的命令。

    吕布要的就是这种威慑效果,他同旁边的文稷说道:“去告诉叛贼,我给他们十天时间考虑。除张纯外,其他人等,投降不死。若有人将张纯人头送至我处,赏十万钱,并委以军侯之职。”

    听完吩咐,文稷点头,扛着画戟大摇大摆的走到城下,仰头高声说道:“城上的叛贼听着,我家将军说了,给你们十天时间考虑。除了贼头头张纯以外,其他人等,只要放下兵器投降,就饶你们不死。如果有哪位勇士可以割下张纯头颅,送到我军处,赏钱十万,并且可以直接任职军侯。”

    张纯听到这话,心头急剧不安,左右望去,好像每个人看他的眼神都变得贪婪起来,想要取下他的头颅前去讨赏。

    众人皆赦,独不赦我。

    张纯心中惆怅,这也断去了他的所有退路。

    按下潜在的恐慌,张纯哈哈干笑两声,手指下方吕布,大声说道:“你以为凭此等拙劣伎俩就能离间我军将士了吗?简直是痴心妄想,我军上下团结一心,又岂会受你蛊惑,吕布,你死了这条心吧!”

    说着,张纯也用起了吕布方才的方式,加高筹码:“汉军将士们听着,如果有人能拿吕布头颅来我这里,赏钱百万,官封将军。”

    汉军之中大多人嗤之以笑,且不说他们有没有杀死吕布的本事。单从身份来讲,张纯这个所谓的弥天安定王,在他们眼中,和昔日的黄巾渠帅,基本上是一个尿性。

    只有傻子才会弃明投暗,去做他的将军。

    “希望十日之后,你还能说得出这些话来。”

    吕布冷冷的留下这句话后,率着汉家大军缓缓退去。

    入夜,汉军营寨。

    某处寝帐内,戏策双手枕在脑后,眯合着眼睛,呼吸均匀,看似已经睡着。

    同睡一张凉席的郭嘉光赤着胳膊,也学起戏策将双手枕于脑后,一对桃花眸望着被他剪去一个小洞的帐顶,恰巧可以望见夜空中的些许月色。

    “戏志才,白天那出攻心计,你教吕布的吧?”

    月光透过小孔,洒落在郭嘉脸上,像极了圣雪山上的白狐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也以为是我教的?”看似‘睡着’的戏策眼睛未睁,只是稍微的动了动嘴皮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教的,难不成还是他自己出的主意?”郭嘉表示不信。

    “呵,果然什么都瞒不住你小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是你教的吕布!”

    听到戏策默认,郭嘉显然很是满意,却浑然没有注意到睡在身旁的家伙,嘴角不自觉的向上翘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可怜的张纯哟,估计这十天都要寝食难安了。”

    郭嘉念叨起来,通过今天白天张纯的表现,几乎就可以断定,他肯定是个多疑的家伙。

    疑心生暗鬼,正气不为邪。

    “对了戏志才,你觉得以吕布现有的兵力,扫平这群乌合之众,得花多长时间?”

    回答他的,是细微的呼声。

    “哼,怠懒的家伙!”

    郭嘉不满的哼上一声,也合闭上了双眼。

    小半时辰后,平躺身躯的白狐少年再次睁开了眼睛,嘟囔一声:这种睡姿,根本就睡不着嘛!

    随后,他将双手从脑勺下抽出,蜷身弓背,背抵戏策,侧卧而眠。

    帐外,巡夜无聊的曹性见吕布寝帐里亮着灯火,掀帐而入。

    “头儿,还没睡呢?”进帐的曹性先打起招呼。

    “时辰尚早,看完这一卷,便再去睡。”

    读的古籍越多,就越发的感慨,前人的智慧无穷。烛火下夜读的吕布放下手中竹简,看向曹性:“怎么,有事找我?”

    “也没啥大事,就是想不明白。为啥白天士气正盛的时候,我们不进行攻城,反倒还给叛贼十天时间考虑。万一他们要是跑了,那咱们不是亏大发了么?”关于这个问题,曹性想了很久都没想出其中用意。

    “城中贼军六万,冒然进行强攻,难免会折损许多将士。而且我军步卒不过万余,未必就能有十足把握。与其这般搏命,不如利用汉升白天给他们造成的威慑,施以压力,或许可以达到不战自溃的效果。”

    吕布给曹性详细讲解起来。

    不战而屈人之兵,这才是上将伐谋之策。汉末之吕布再世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