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三八六章 白马公孙

时间:2018-01-27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作者君喝多了,四两白酒下肚。基本上没了意识,

    明天再改,对不起大家了,万分抱歉,对不起

    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两日之后,吕布亲率大军从涿郡出发,进军广阳。

    驻守广阳的张纯丝毫不知吕布已经带兵前来,依旧在郡守府中,歌舞升平。

    他本是中山郡守,前年凉州叛乱的时候,朝廷从幽州征调三千精锐骑兵前去讨伐。张纯得知后,自荐为将,结果却被张温毫不留情的驳斥拒绝,他能力不足。

    这可就让张纯满心怨气了。

    好,你不让我去是吧?那我就让你看看我的能耐!

    心怀愤恨的张纯联络同样心怀鬼胎的泰山郡守张举,又派人去同乌桓豪帅丘力居取得联系。

    里应外合之下,轻松攻占幽州数郡,大有席卷之势。

    然则等到打下广阳,张纯将大军屯驻在这里之后,便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张纯本人似是没有再往南下的意思,作为天子的张举也不催他。两人心里都明白,不能把事情闹得太大,像前几年的黄巾军,闹得那么厉害,结果呢,还不是全军覆没,死的死散的散。

    他两只想安安心心的在幽州这边地境,当个山高皇帝远的土大王,不想闹到那种与全天下为敌的地步。

    幽州本地的汉军,他两压根儿不怕,刘虞这个人,搞内政有一套,但要沙场决胜,绝对不是他们的对手。两人却不知张举在自号为天子的时候,就已经触到了刘宏的逆鳞。

    你哪怕是给自己封个王侯,都不至于弄到刘宏出动北军的地步。

    这天,张纯正斜躺在榻上,右手托着脑袋,饮酒醉卧,欣赏着眼前美姬的翩翩舞姿,日子过得是那叫一个舒坦。

    “报~~~”士卒的传报声从远处传来。

    好心情被打扰,任谁都不会开心。

    张纯不耐烦的挥了挥手,示意这些歌姬下去。

    斥候跑至张纯近前,单膝跪地抱拳:“大王,汉军出现在城外十里的胡柚坡,人数约莫两万,正朝着我们这里而来。”

    “哼,刘虞这厮,终于坐不住了么。”张纯冷笑,既然来了,那就让我好好教教你,该怎么排兵布阵。

    斥候听得张纯话后,再度回应道:“大王,汉军的旗帜里似乎并没有‘刘’这号将旗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刘虞统兵?”

    张纯狐疑纳闷儿,他就想不明白了,按照朝廷的尿性,幽州这里应该就属刘虞最大、也最具声望号召了,不是他,又是何人?

    “回大王,汉军的主将旗是一杆吕字旗,随后还有孟、许、陈、况等十余杆副将旗。”斥候如实回禀。

    “吕字旗?”

    张纯嘀咕了一声,幽州境内似乎没听过有姓吕的人物。如果要把范围放大到整个大汉朝,那应该是……

    冷不丁的,他想到一个可怕的人来。

    失神间,托着脑袋的手臂一软,整个人从榻上滚了下去,随后便听得一声:“啊呦,我的腰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半刻钟后。

    广阳郡的议事大厅里,张纯右手扶着方才闪了的腰,在堂内来回踱着步子,嘴里一个劲儿的念叨叨:“遭了遭了,怎么把这瘟神给弄来了!”

    从他脸上显现出的表情,可以判定出这位安定王,尤为的焦灼和不安。

    人的名,树的影。

    吕布破鲜卑的事迹,张纯很是清楚。当初他为了图个好奇,瞅瞅所谓的京观,还特意去了趟高阙。

    当看到那一座座枯颅垒筑成的京观后,他心中的那种震撼,根本无以述。

    听别人讲,倒不觉得,只有在自己亲眼见证过后,才知道那一幕有多么的震撼人心。

    此时听到吕布带兵前来,双方还未交战,张纯便已怯了三分。

    他心中没底,亦或是在不自觉的害怕,他怕自己的脑袋也会被吕布砍下来,成为垒筑京观的其中一颗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张纯身子一缩,不由打了个冷战。

    未几,堂外走进来几名高大粗莽的蛮汉。

    “安定王,你这么着急叫我等来此,是又要送女人给我们吗?”其中一个还未进堂,就先扯着嗓门儿大声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些粗莽蛮汉,自然是丘力居派给张纯的乌桓将军。

    别看张纯如今手下有六万兵马,听起来貌似很多的样子,但如果去掉乌桓的两万人,基本上就全是些乌合之众。就和当初的蛾贼叛乱一样,许多底层百姓生活过不下去,为了不被饿死或是杀死,就裹进来跟着一块儿混口饭吃。

    他们的主要作用在于,可以给汉军造成一种他们人多势众的假象。

    之前的攻城略地,基本上靠的都是乌桓人在出力,张纯只是在后面出出主意,然后跟着捡现成的城池。

    不过事后张纯也没亏待这些乌桓人,好酒好肉,金玉珠宝,漂亮的女人,一样不落的送到他们住处。

    乌桓将领们得到这些赏赐,自是高兴得很,心里也都觉得张纯这人不错,念着他的恩情。所以每当张纯找他们帮忙的时候,他们也乐意过来。

    蛮汉们进堂还未坐下,张纯便沉声了句:“汉军来了。”

    咋?这些汉军还敢来?

    乌桓将军们见张纯这像是死了娘的表情,有些弄不明白,之前攻掠城地同各地守军作战的时候,也没见他有过这种哭丧表情。

    普通的将领张纯自然不怕,问题是这回来的人不一般啊!

    他看向诸位乌桓将军,扶着腰杆往前走上两步,“你们可知汉军的统帅是谁?”

    “管他是谁,只要敢来,老子包叫他有来无回!”长有络腮卷胡的蛮汉抄起双手,浑不在乎。

    张纯见他们根本没有意识到重点,于是直接点明,语气陡然提高:“是吕布,击退十几万鲜卑大军的飞将军!”

    檀石槐时期,鲜卑人吊打北方各族,大一点的部落,如匈奴、夫余等,被打得狼狈四逃。一点的部落则常常因为一场战争,就惨遭灭族。

    乌桓人在与鲜卑的对抗中,落败南逃,避入辽东。

    当时的汉天子收留了他们,还专门设立辽东属国,用来庇佑那些千余人的族部落。

    鲜卑人的强悍勇猛,令许多部族,望而却步。

    乌桓也是近几年,才开始陆陆续续的收回一些失地。

    遥想当年,十几万鲜卑人都被吕布给打得元气大伤,他们现在这里仅有两万乌桓士卒,能是人家对手吗?

    张纯心里一点底都没有,他试探性的问向诸人:“要不然,咱们还是先撤,以后再做打算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