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三八三章 幽州刺史

时间:2018-01-25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三年前,须于氐奉王命出使并州,愿以数万头牛羊为报酬,请求吕布放了俘虏的五万鲜卑士卒。

    结果吕布却在高阙大开杀戒,并用砍下来的鲜卑将士头颅筑了这十二座京观。

    因‘两军交战,不斩来使’的缘故,须于氐得以活命,被放逐回了鲜卑。

    回去之后,须于氐无数次从噩梦中醒来,如坠梦魇,那一张张狰狞嗜杀的脸庞,即便惊醒,也依旧在脑海里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三年了,终于又来到这里。

    “左大将,那里立有一块石碑。”眼尖的士卒指着右前方,大声禀报起来。

    轲比能骑马过去,与鲜卑其他部落首领不同,轲比能可以说是一个尤为进取的人物,不仅在所统辖的部落里传播和学习大汉先进文化技术,连兵法韬略也令人译成鲜卑文字,传于各处。

    长长方方的石碑上刻有这么两排汉字:凡日月之所照,皆为汉妾,凡江河之所至,皆为汉土。

    数年来,任由风吹雨晒,碑上的文字也依旧完好无损。

    好大的口气。

    轲比能心中哂笑,步度根当初也是,明明胜券在握的一场决战,愣是被汉军翻盘,以就吕布之名。

    他骑马绕着石碑走上一圈,发现石碑背面也刻了文字。

    擅入边者,斩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从洛阳到幽州涿郡,近两千五百里的路程。

    吕布所领的一万将士,骑卒只占了两成不到,也就是说剩下的八千名士卒,全都是步卒。

    一名普通士卒的步行速度,大概是一天六十里,走快一些的话,估计能达到八十里左右的。

    照这样算下来,抵达涿郡,起码也要一个月以上的时间。

    一个月的时间,足以发生很多事情。

    幽州的具体战况,吕布不甚清楚,他也只是从天子嘴里获晓了一些。

    天子估计也没考虑到路程远近,所以才给他指派了这么一万将士。

    撵是不可能撵回去的,吕布在途中做了新的布置,由他率领骑卒先行,剩下的步卒则交由越骑校尉陈亭带领,赶往幽州。

    经过十多天的行军,吕布率领的两千骑,终于抵达涿郡。

    到了城门口,城楼上守城的校官简单询问两句,得知是从洛阳赶来的援军,赶忙令人打开城门,放友军入城。

    涿郡这个地方,吕布是第二次来了。

    重生之初,他就急急忙忙的来过这里。当时的来意也很直接,杀死刘备,永除后患。

    如今想来,当时的想法,委实太过幼稚。

    结果刘备没撞见,倒是和张飞先动起手来。

    关于此事,吕布心中还存有疑惑,记忆中的张飞豹头环眼,虎须倒竖,虽说对他的态度极为恶劣,但也不能因此否认,张飞是个世间难得的猛将。

    然则他在涿郡所遇到的张飞,模样俊美,也无虎须,和他记忆中的持有丈八蛇矛的粗犷男人,完全没有一丝吻合。

    还有那个叫樊灵儿的小姑娘,也不知有没有离开涿郡。

    将兵马安置好后,吕布去了郡守府邸。

    议事厅堂内,坐有十余名身穿甲胄的中年将领,以及郡守、治中从事等一些文官干部。

    众人正商议着该如何对敌的时候,府门外的守卒来报:“镇北将军,已至府外。”

    堂内诸人听到这个消息,皆是一惊。

    在座之人的军衔,估计没有比镇北将军更高的了。

    “还不快请镇北将军进来!”时任幽州刺史的刘虞出声吩咐。

    不多会儿,一名身材高大的青年出现在了众人眼帘。

    众人见到这位镇北将军的样貌时,着实怔楞了稍许。

    无他,太年轻了!

    在场之人,有将军、有中郎将、再小一点的校尉都尉也有,他们的年龄大多在三十至四十之间,甚至个别的头上都已经生出了些许白发。

    而眼前这家伙年纪轻轻,居然就混到了镇北将军的位置。他们心中是不服气的,所以仅在这初次见面时,便觉得此人八成是靠着关系,或是花了重金,才得到的镇北将军一职。

    有这种想法,也实属正常。

    人的心态,往往如此。

    吕布进来后,先扫视了圈堂内众人,发现竟没有一个他认识的,随后抱拳见礼道:“小子吕布,见过诸位将军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说本将军,而是自称小子,这也算是给足了众人脸面。

    众人没想到吕布会先一步对他们见礼,反应过来之后,也是齐齐拱手还礼:“见过镇北将军。”

    幽州刺史刘虞听到这个名字,讶然道:“可是平鲜卑的飞将军,吕布吕奉先?”

    “不知您是?”吕布点了点头,也顺带打量眼前起来说话的男人,约莫四十来岁,穿着宽松的紫绸服,相貌温和柔善,蓄有浅短的缁须。

    堂内的将军们见到吕布点头,这才明白过来,刚刚因为年龄的关系,而忽略掉了吕布的名字。

    幽、并两州衣带相连,吕布当初驱逐走鲜卑人,还用五万鲜卑降卒的头颅筑起京观,这件事情自然也传到了幽州诸郡。虽不说像并州那样家喻户晓,但也是多为人知。

    “这位是幽州刺史,刘虞刘伯安。”有人为吕布介绍起来。

    他就是刘虞!

    吕布心中念道,以前虽未见过刘虞本人,却也听过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刘虞在幽州极具名声,在鲜卑、乌桓、夫余、濊貊等外族之间也同样有着崇高威望。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他对异族采取‘怀柔政策’,地方政务上又宽仁体恤,懂得安抚百姓,因而深得人心。

    当然,最为重要的原因还是他的身份,正儿八百的皇室宗亲。在这个凡事都靠身份背景说话的年代,皇室宗亲无疑是一块很亮、也很具号召力的招牌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刘使君,小子失敬。”吕布拱手再次见礼。

    嗯,不骄不躁,进退有度。

    刘虞对吕布的初次印象显然很是不错,心中暗自点头,脸上哈哈笑着:“吕将军的事迹,我可是早有耳闻,少年英雄,威震塞北。如今天降将军于涿郡,那些个阿猫阿狗,便猖狂不得几日了!”汉末之吕布再世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