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三八一章 今日你为君,我为臣

时间:2018-01-24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天子的答案却不如吕布所想,阴冷的声音仿佛令这座大殿都为之森冷下来:“吕卿,替朕去趟蓟中,把张举的人头给朕带回来。”

    吕布愕然,居然是辽东。

    不过他很快便明白了其中原由,如果张举仅仅只是叛乱的话,估计未必用得着他前往。但这厮好死不死的敢自称天子,还分封手下将军,这就触及到了刘宏的逆鳞,这是他所不能忍的。

    普天之下,只能有一个天子,那就是朕!

    刘宏的心思正如吕布所想,如果仅仅只是平叛,他根本用不着派吕布前去。但他要用张举的人头,来警告天下所有的反贼,告诉他们,究竟谁才是真正的大汉主宰,九五至尊!

    千军万马中,能取贼将首级者,当属何人?

    唯吕奉先耳!

    这是天子的心声,见证过好几次吕布的强猛武艺和精湛骑射后,刘宏觉得,能够帮他达成这个事情的人,非吕布莫属。

    关于其他几路的平叛方略,刘宏也未瞒着吕布,大致同他说了。

    令荆州刺史王敏,带兵剿灭盘踞南阳作乱的赵慈;武陵郡的那些个蛮夷,则由振威中郎将丁原前去讨伐。

    至于他原先并州刺史的位置,便让给了张让举荐的五原郡守严信担任。

    虽说不太合规矩,但张让投其所好,又求何后给天子吹吹枕边风,再加上他说严信愿缴六百万的岁钱,这才使得天子点头。

    天下规矩本就是刘宏定的,卖官鬻爵的事情他都干得出来,改一改刺史的调任制度,于他而言,又有何难。

    西凉那边,刘宏换了人去,也不要董卓即刻入京,而是善言安抚。这个时候逼不得董卓,得留到击退西凉叛军以后,再来收拾。

    为害浊河上游的郭太、韩暹等白波贼,刘宏派人去给河内郡守王匡、河东郡守许议打了招呼,令他们联合征讨。

    而并州北边的鲜卑、匈奴,刘宏则是诏旨度辽将军严义带兵,并且允许他调动并州北边四郡的兵马,进行抵御反击。

    吕布听完,心中微有惊诧,没想到平日里只知贪图玩乐的天子,居然还有此等雄略。

    只可惜,这位大汉王朝的掌权者,已经时日无多。

    吕布此番北去辽东,刘宏特意调集了北军的越骑、长水两校营,合计一万人,随吕布同行出发。

    北军五校本是何进的势力,天子这么做,似乎有分大将军权的意思。

    吕布没再往深处去想,抱拳领命,躬身准备退下。

    “还有……爱卿啊,妻女就别带着同行了。省得你一路上费心劳神,平添累赘。”

    殿台上,天子望着躬身低头往后退去的吕布,忽然开口了。说这话的时候,天子的言语温和,甚至还存有丝丝笑意。

    退至殿门的吕布身躯陡然僵直,在那瞬间,双眸里划过的眼神,凛寒如刀。

    看来,天子终究是没有完全信任自己。

    他方才的确想过,借此机会,将妻女带离洛阳。不管是随他去往辽东,还是遣送回并州上党娘家,都远比洛阳城要来的安全。

    帝王多疑,董卓的事情,让刘宏生出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。他怕吕布平定贼乱之后,也效仿董卓,在辽东自成一家,受诏不应。

    “臣,知晓了。”

    吕布拱手应下,看不清他低下头颅时的表情。

    推开门,走出了朝殿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回到府邸,恰巧是用晚膳的时辰。

    管事吩咐着下人们将一盘盘的美味食物端上桌面,供老爷、夫人品尝享食。

    曹性宋宪等人得知即将出发,去往辽东平叛,个个脸上都掩饰不住兴奋。

    他们这些人和吕布不同,即便成了亲,也没有那么多的顾家意识。从骨子里认为,男人应该驰骋沙场,建功立业。

    封侯拜相,那才是男人这一辈子应该努力追求的东西。

    只要有了地位,何愁没有女人跟荣华富贵。

    用膳期间,吕布说了一些相关事宜,明日动身去往辽东,自然少不得戏策随行,平日里布局划策也好有个商量。

    除了宋宪留下来看府护院,其他人则通通带上。

    黄忠正直巅峰之年,实力强悍几乎不亚于吕布,如果留他看家护院,未免有些大材小用。而且黄忠本人也存有建功立业的心思,之前儿子一直是他的心病,为了猎取珍惜的兽药,不得已才在山中当起猎户。

    现在黄叙在张仲景的医治下,几乎完全康复,没有后顾之忧的黄忠,自然也想驰骋疆场,为自己和儿子的将来,谋求更好的生活。

    本来马忠也是要留守府中,但他却主动向吕布请命,要求同去。

    自从被吕布救回来后,马忠自觉是在府内蹭吃蹭喝,空吃干饷。不仅没有立过功劳,反倒还吓哭过小少主。

    再看府内其他人,且不说曹性宋宪这些跟随主公多年的老弟兄,就连那些个护卫,也都是跟着主公征战数十次的沙场悍卒。

    对比之下,马忠更加想通过实力来证明自己,证明他不是一个只会在府中白吃白喝的瘸腿废物。

    吕布考虑到马忠的心情,最后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府内有五十名狼骑营弟兄巡守,以及赵庶等十二名暗卫,安全这一块儿基本是没有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“爹爹,我们要去哪儿呀?”小铃铛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,抬起小脑袋仰望着父亲,满是天真无邪。

    吕布伸手抚摸女儿的软嫩脸蛋儿,眼中流露出不舍,心里酸涩,却要强装欢笑:“小铃铛,爹爹明天要去很远的山里打大野猪呢,可能好些日子都不会在你身边。你要听娘亲的话,知道吗?等过一阵子爹爹回来了,再带你去骑大马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小家伙似懂非懂,不过在听到后面可以骑大马时,立马兴奋的挥舞起手来,坐在父亲的大腿上,又蹦又跳,仿佛已经骑上了快马。

    吕布看着活泼好动的小铃铛,是哭笑不得,你老爹我就要走了,你还这么高兴,真的不考虑考虑我内心感受吗?

    晚膳过后,吕布找到宋宪。

    此时宋宪心里正憋屈得紧,辽东之行吕布带上了其他人,独独没有带他。

    在宋宪看来,这是一种‘落后’的行为,亦或是吕布不再像以往那般看重他了。

    宋宪性情沉闷,即便心里有不高兴,也会憋着不说。

    吕布带着宋宪在一处僻静的石桌坐下,笑问起来:“宋宪,你是不是在心底埋怨我,将你留下看家护院?”

    宋宪闷在那里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吕布便接着说道:“我知道你想跟我去辽东,但眼下我还有件更为重要的事情,要交给你去办。若是交由别人,我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听得吕布这番交心,宋宪心里的抑郁霎时一扫而光,单膝跪地双手抱拳,语气更是笃然万分:“宋宪愿为将军赴汤蹈火!”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

    吕布点了点头,将宋宪扶起:“从明日起,你带上心腹弟兄,日夜兼程,从府内挖一条密道出来,通往城南以外。记住,这件事不能告诉给任何人!”

    临走在即,他不得不做着最坏的打算。

    宋宪虽搞不懂吕布的用意,但他也不像曹性那样喜欢刨根问底。将军既然交给自己任务,那就一定要完成得妥妥当当。

    宋宪在心底如是对自己说着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