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三八零章 烂事一箩筐

时间:2018-01-24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从洛阳市集逛完回来,候在门口的管事小跑上前,告诉老爷,宫里来人了。

    一抹凝重从脸上划过,天子这个时候差人来府,莫不是出了什么变故?

    吕布将小铃铛交到妻子怀里,迈步去了府堂。

    候在堂内的小黄门来来回回的踱着碎步,此刻见到吕布回来,赶忙走了过来,满脸着急的说着:“吕将军呐,您这是上哪儿去了?可急死小奴了,陛下还在宫里等着您呢!快换上衣衫,跟小奴去宫中面圣去吧。”

    吕布见这小黄门神情焦急,猜到肯定有大事发生,也不多作磨蹭,换好入宫的服饰,跟着小黄门往皇宫去了。

    崇德殿内,天子坐在帝位,从朝会结束之后,刘宏一直坐在这里,手肘压着桌面,手掌握拳抵着头颅,在位置上打盹小憩。

    即便是贪图享乐的帝王,也同样会有忧愁烦心的事情。

    吕布随小黄门来到崇德殿外,张让守在门口,见到吕布来了,老宦官上前同吕布说着:“吕将军,你可算来了,陛下都等了你好些时辰,快些进去吧!”

    这是得吕布更为纳闷儿起来,低声询问着:“张常侍,出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一言难尽,进去将军便知道了。”张让摇起头来,只言片语根本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吕布推开殿内走入,门外的张让随后便将殿门拉合关上,守在殿外。

    “臣吕布,拜见陛下。”吕布站在朝殿中央,躬身行礼。整个崇德殿内人数寥寥,除了上方的天子,仅有六七名侍官伺候。

    刘宏从休憩中醒过神来,见到下方行礼的吕布,摆了摆手:“吕卿,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陛下急着召臣入宫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吕布直奔主题,他明天就要去往长安会面董卓,这个时候天子召自己入宫,莫不是改了主意,不想让董卓来京。

    “明天你不必再去长安,朕另派他人前往。”天子揉了揉额头两侧,语气里夹杂着深深的疲倦。

    吕布不知道天子为何会改变主意,也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,才让天子这般颓然。但这些都不是他该过问的事情,抱拳应了声‘是’,随后低声说着:“陛下不要太过操劳,请善保龙体。”

    刘宏摇了摇头,颇为伤神的说着:“朕也想好好玩乐啊,可这世间总有些逆贼,觊觎朕的江山。”

    说罢,天子往前轻摇了两下手掌,身旁的近侍会意,端着备好的奏简走下台阶,来到吕布近前。

    “吕卿,你先看看这些吧。”天子叹了口气,似是有些无力。

    吕布点头领命,从左往右此次翻看阅览。

    第一卷:

    江夏郡都尉赵慈起兵,杀死南阳太守秦颉,占据了南阳城。武陵郡蛮夷反叛,攻掠郡县,祸乱当地。

    看完这卷奏简,吕布心中有些失落。回想当初,他奉旨南下平叛时,也和秦颉一同抗击过蛾贼,这个性情率真的汉子曾于卷城浴血奋战,吕布至今还存有印象,没想到如今居然就这样死了。

    真是人命如草芥。

    吕布微微叹息一声,拿起下一卷竹简。

    第二卷:

    西凉叛军重新集结队伍,杀死凉州刺史耿鄙以及治中程球,在陇西郡太守李相如倒戈之后,叛军合围陇西以东的汉阳。时任汉阳郡守的傅燮决心誓死守城,在与叛军的冲锋中,孤注一掷,身死阵亡。

    夺取汉阳之后,叛军休整兵马,进攻陈仓。

    与上一次不同的是,这次的叛军头目名叫王国,至于之前的北宫伯玉和李文章,皆是死在了韩遂手中。

    韩遂推王国为帅,号合众将军。

    傅燮也死了。

    吕布心中惋惜,不知道盖老爷子,还是否安在。

    第三卷:

    蛾贼余孽郭太、韩暹、胡才、李乐等人在白波谷叛乱,聚众数万,寇犯河东、河内、上郡诸地。

    第四卷:

    南匈奴发生政变,单于姜渠被杀,左贤王须卜骨都侯继任单于,联合鲜卑左大将轲比能,进犯五原。

    轲比能,即为昔日鲜卑三王之一,轲比冢的第二子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吕布很是吃惊,没想到鲜卑人居然这么快又卷土重来,并且还和南匈奴挂上联系。

    狼狈为奸这个成语,估计说的就是他两。

    须卜骨都侯继位单于,那么于夫罗的单于梦,基本上是告吹了。

    好在五原郡有高顺坐镇,狼骑营也留在那里,加上之前收拢的蛾贼降卒,要抗击南匈奴和鲜卑人,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。

    只是可惜了那些百姓开垦的良田,估计又要因为马蹄的践踏和战火的蔓延,而变得荒芜衰败。

    该死的异族人!

    吕布心中杀意泛起,五原郡可是他看着好不容易才发展起来,如今重启战事,无疑会让五原的农业耕作,再遭重创。

    难道这些家伙,就不知道消停两年吗!

    强压下心头火气,吕布拿起了最后一卷。

    第五卷:

    渔阳人张举、张纯,联合乌桓大人丘力居在辽东发动叛乱,张举自称天子,封张纯为弥天将军、安定王。

    随后,张纯领军劫略蓟中,杀护乌桓校尉公綦稠、右北平太守刘政、辽东太守阳终等人,聚众至十余万人,屯兵肥如,掠夺幽、冀两州。

    看完这五卷奏简,吕布算是明白为何天子会这般疲乏了,敢情天下所有的烂事儿,今天都撞到一块儿去了。

    这也更加说明,大汉王朝的气数将尽,已是风雨飘摇。

    “陛下欲令臣征讨何处?”

    吕布拱手问道,天子不让他出使长安,其目的不言而喻,肯定是要他带兵前去平叛。

    然则,这些个叛乱地方,分别处于大汉疆域的东西南北。不在一处位置,所以就不可能让吕布同时征讨这些地方,只可能去往一处。

    如果要吕布自己选的话,肯定会选并州。

    毕竟五原那里是自己家的一亩三分地,知根知底,而且在对战匈奴人和鲜卑人的经验上,吕布也是独有心得。

    再者说了,高顺、魏木生,以及狼骑营这些老下属,使起来也会顺手许多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