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三七九章 重逢一故人

时间:2018-01-23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来到一处首饰铺子店前,仅看门面就与那些个摆在街上贩卖的商贩不同。从里面走出的女子也俱是衣着奢华,光彩照人。

    看样子,这铺子里面的东西也应该价格不菲。

    “走,薇娘,为夫带你买首饰去。”吕布颇为豪气的同妻子说道,迈步走向店内,大有一掷千金为红颜的意思。

    如今钱财对他来而言,已经算不得什么。且不说战马与私盐的高额利润,光洛阳城内那些个官员讨好送来的礼箱,都够他花上好几辈子。

    然则吕布还未走上两步,严薇便上前轻轻拉住了他的臂膀,秀美脸庞上带有幸福之色,丹唇轻启,却是示意吕布不必如此:“妾身有木簪就够了,夫君何必再破费这些钱财,不若留得这些钱,去周济穷苦百姓也好。”

    吕布对此却是执有不同意见,若不是双手要护着趴在后背的小铃铛,他此时肯定已然拉着妻子进了店内:“薇娘,以前在并州的时候穷,我给你买不了什么。但现在不一样了,这里是洛阳,整个大汉王朝最为繁华的地方。你身为将军夫人,如果就只戴个普通农妇的木簪,未免也太跌身份。别人知道了,肯定会笑话你的。再说了,周济天下,也不差咱家这三瓜两枣。”

    严薇知道吕布这是想令自己开心,然而以前在五原郡的时候,见多了穷苦人家的生活,可能这里面随便一支珠钗价钱,就够寻常百姓,过上好些年的安稳日子。

    最为重要的是,自家的夫君常年征战在外,手上染了太多的鲜血。即便杀的那些人是鲜卑人、匈奴人,可也是活生生的生灵啊!

    严薇常听人说,杀孽太多过重,会损阳寿,更会被戾气蚕食心志。

    所以她平日里才多行善事,给吕布积福纳德,以此祈求老天保佑夫君可以长命安康。

    “知足者常乐,夫君为什么要想和别人攀比呢?如果处处都在意别人的目光,那这一生岂非活得太累。更何况,这木簪是夫君的心意呀,是多少钱都买不来的,家里还有四支,够戴好些年了呢!”

    以往的苦日子都熬过来了,现在也不能因为有了钱,而胡乱挥霍。

    这是持家之道,也是古代女子的勤俭美德。

    吕布听完,也放下了心中坚持要给妻子买首饰的执念。

    得妻如此,夫复何求!

    “没钱就没钱呗,说这些虚头巴脑的故作清高,有意思吗?”从店内走出的一名胖妇人恰巧听到了严薇后面的这番言论,尖酸刻薄的讥讽起来。

    随后,胖妇人又瞅了眼不及她体重一半的秀美女子,身上的布料一般,只是比普通人家好些,浑身上下也没件像样的首饰,估计只是从地方上来的小家小户,再看她身旁的男人……

    胖妇人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,这瓜汉倒是生得俊朗,身材高大雄武,体格强健,连脖间滑落下的汗水,都显得那般性感,若是能和他一夜风流,嘤嘤嘤……

    一身金玉首饰的胖妇人飞了一个媚眼过去,见吕布压根没有鸟她,心中不由来了小小火气:老娘年轻时那会儿,不知多少才俊青年拜倒在我的裙下,你还不识抬举。

    哼,估计也就是个倒插门的女婿。

    胖妇人是个寡妇,因丈夫早亡的缘故,内心的嫉妒心极重,最是看不得这些‘虚情假意’的男女。

    本来想离去的吕布听得这话,瞥了眼这名体重比他都沉的刻薄妇人,作势就要上前。他素来不喜欢与女人计较,但这胖妇人的话,明显是在讽刺薇娘,这着实让他起了火气。

    至于胖妇人那个飞眼,吕布差点没给腻吐。

    然则当吕布准备去教训那胖妇人的时候,妻子再次拉住了他的手臂,秀美脸庞带着微笑,轻轻摇头,示意自家夫君不必为此添惹麻烦。

    此时,一名身穿天蓝色祥云服的俊美公子见到这边的胖妇人,神色似是颇为欣喜,放下手中把玩的女子饰物,快步走至胖妇人近前,出声喊道:“姑母,你瞧我是谁?”

    胖妇人上下打量了俊美公子一番,方才的尖酸刻薄不在,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宠溺和疼爱:“哎呀珏儿,你才大病初愈,怎么跑出来了?要让你父亲知道,肯定是又要罚你的!”

    俊美公子俏皮的吐了吐小舌,笑嘻嘻的说着:“父亲去了长安,现在家里主事的是兄长,天天在家养病,都快闷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俊美公子说着,当他发现前面不远那道高挺身影时,整个人都怔在了那里,有些不敢置信,她顺着胸膛往上看去,真的是他!

    “吕奉先,你怎么在这里!”俊美公子的言语间充满了惊喜和雀跃。

    吕布当然也认得此人,遥想他第一次来洛阳的时候,也是眼前的这位公子,给了他多次帮助,还带他游逛白马寺,同他并肩作战对敌。

    “皇甫公子,好久不见。”吕布同他寒暄起来,既然胖妇人是他的姑母,方才的事,便也算了,算是还皇甫珏一个人情。

    这边的皇甫珏正欲上前,却发现了在吕布身旁亲昵拉着他手臂的严薇,迈出的步子生生顿下,脸上的笑容也随之凝固,变得极不自然,但她仍旧抱有着最后的期冀问道:“她是……”

    吕布侧头同妻子对视一眼,眼中藏有万千柔情,声音温和:“她是我妻子,严薇。”

    “妾身见过皇甫公子。”随着吕布的介绍,严薇福身施礼,礼仪大方端庄,没有丝毫的小女子忸怩。

    但女人的直觉告诉严薇,这位皇甫公子身上,有着股说不出来的古怪。

    她是我妻子,是我妻子……

    大病初愈的皇甫珏脸色苍白,险些站立不住,那番在脑海里回想的话,仿如一盆冷水将火热的心凉了通透,浑浑噩噩。

    “珏儿,你怎么了?”发现侄女异样的胖妇人紧忙关心问道。

    皇甫珏摆了摆手,“姑母,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说着,皇甫珏又将目光移到吕布这里,故作欢笑道:“吕奉先,你可是好福气啊!娶得这么美貌贤淑的妻子,怎么成亲的时候,也没通知我呢?”

    吕布还没来得及作答,趴在背上的小家伙却给他们闹醒了。起床气十足的小铃铛,阿噜噜的吼个不停,像只发怒的小老虎,气鼓鼓的模样,煞是可爱。

    见到女儿醒来,吕布便同皇甫珏出言告辞:“有空的话,等我回来再同你细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又要走?”皇甫珏眼中失落。

    “嗯,已经领了皇命,准备动身去往关中。”吕布点了点头,随后将小铃铛抱骑在脖子上,方才还起床气十足的小家伙立马高兴欢呼起来。

    “哦~哦~骑大马啰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