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三七八章 父女斗法

时间:2018-01-23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领了天子旨意的吕布回到府邸,将这些事情同戏策等人以及夫人一并说了。

    兴许是觉得董卓还不敢乱来的缘故,亦或是觉得带上了兵马,很有可能会引起董卓戒备怀疑,故而天子并未拨给吕布军队,只让他挑些仆从随行。

    “这太冒险了。我不同意!”

    戏策第一个站起来反驳,开什么玩笑,现在的吕布可以说是已经完全成长起来。有了开阔的视野格局,具备了人主的条件,哪能再像以前那样,涉身犯险。

    再者说了,关中那里没有丁点根基,董卓又经营多年,手下熊虎之士不在少数。吕布以前也同他提起过董卓,根据其描述,完全就是一个心狠手辣、杀伐果决的枭雄式人物,戏策哪还放心吕布孤身前去。

    “是羊入虎口,还是虎口拔牙,得去了才知道。”吕布出声婉拒了戏策提议,天子让他去长安,就是因为看重于他,如果自己推诿,那之前所有的努力,都将付之流水。

    这样的结果,不是吕布想要看到的。

    见戏策仍旧想要劝说,吕布微笑说道:“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。先生,这是你教我的。”

    三天的时间很快,几乎眨眨眼,就已经是最后一天。

    前两天都待在府中温存,今天吕布决定陪妻女上街走走。

    洛阳城里,还是一如既往的繁华,各地的贩商走卒,本地的来往百姓,熙熙攘攘,亦是络绎不绝。

    宽阔的白石大道上,小铃铛左右牵着爹娘的手掌,头上编着很好看的小花辫,蹦蹦跳跳。

    “爹爹,爹爹,那是什么呀?”

    “娘亲,娘亲,那边有好多好多的花花!”

    “哇,我好想吃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小家伙的嘴巴从到了市集就一直没有歇着,像个话篓子般‘呀呀、呀呀’的说个不停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她今天很是兴奋,头一次来到这么热闹的市集,又有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事物,小家伙自然是拉着爹娘,东瞅瞅西看看,小脑袋里装满了十万个为什么。

    两岁多的小铃铛,已经不会再像以前噜噜,会说许许多多的简单句子。

    小姑娘活泼可爱的蹦蹦跳跳,吕布高大的身材惹眼,生于世家的严薇亦是走路端庄,这样的一家三口走在市集里,自是引得路人频频侧目。

    更何况,成亲之后,少有男子会陪夫人出行逛街。

    这一点,倒是羡煞了许多逛集的婚后妇人。

    吕布宠女儿得紧,再加上手头又不缺钱,但凡女儿想要的东西,就是一个字,买!

    很快,小家伙的手上集满了各式各样的美味食物,头上也别了些美丽的紫白小花。

    小铃铛舔着裹有酥梨的糖果,随后似是想到什么,眨巴起漂亮的眼睛,朝着吕布说道:“爹爹,你快弯下腰,我有秘密要告诉你!”

    哟,这么小就开始藏小秘密了!

    吕布极为得意的抛了个媚眼给妻子,颇有炫耀的意思。似是再说,看看,到底是我的小棉袄,心里有了秘密第一个想到的,就是给老爹说说,你这个当娘的呀,还差些火候哩。

    吕布满怀好奇的蹲下身子,小铃铛扶着爹爹脖子,凑上前来,将嘴角的粘稠红糖在吕布脸上啵唧一口,糊了老爹满脸。

    看着爹爹脸上的‘o’型糖印记号,小家伙乐个不停,笑起来像只快乐无忧的精灵。

    吕布愣了一下,随即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妻子递来手帕让他擦脸,吕布没接,反倒是抱起小家伙,作势想将脸上黏黏的红糖还到小家伙的脸上。

    小铃铛看穿了爹爹的意图,小手赶忙使劲儿把吕布往外推,生怕爹爹脸上的红糖,糊到自个儿的粉嫩脸上。

    一个要还回去,一个不让还。

    父女俩的‘斗力’架势,不少路过的行人见到,皆是会心一笑,心里的疲倦和低沉也因为这对父女的‘耍宝’,而扫之一空。

    当娘的严薇捂嘴偷笑,夫君也是,都多大的人了,还和小铃铛一般胡闹。

    闹腾小会儿后,小铃铛打了个呵欠,逛上这么久的集市,小家伙来了困意。

    小铃铛年岁尚幼,自是比不得两个大人。

    严薇本想将小铃铛抱起哄她入睡,结果吕布先一步蹲下身躯,让女儿趴在了自己背上。

    没了小铃铛的闹腾,一路上清静了许多。

    看着女儿趴在背上睡着,严薇过去用手帕轻轻擦了擦女儿嘴角溢出的口水,并取下她小手里攥着的糖果玩具。

    “睡着啦?”吕布小声问着。

    严薇轻轻点头,又替女儿撩去飘到嘴角的两缕头发,语气有些颇为无奈:“夫君,小铃铛都快被你宠坏了。”

    “当爹的都不宠女儿,那还能指望谁来宠咱们家的小铃铛?”吕布面带笑意的反问起来,不过有件事情,他觉得还是有必要和妻子说说:“你空闲的时候,也记得多教教小铃铛,不能单凭人的相貌而定好坏是非。”

    吕布所说的自然是指上回马忠的那件事情,小铃铛还小,很多事情都不明白,但却因为她的错误理解,而于无形之中伤到了他人的自尊。

    这在吕布看来,并不是一种好的现象。

    作为爹娘,他们有义务教育好小铃铛,如何去正确看待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然则吕布每每看到女儿,别说呵责了,就是声音都不忍加大提高。更何况他又只会带兵打仗这类的粗活,教育女儿的伟大重任,自然就只能落到妻子薇娘身上。

    “妾身知道。”严薇小声回复,其实她早就同女儿说过这些。然则小铃铛虽然听娘亲的话,也模模糊糊的明白了个大概,但小孩子终究是小孩子,很多道理,得长大了才会明白。

    吕布侧身看着妻子,如今的薇娘早已褪去了并州时穿的粗布襦裙,在来的第二天,吕布就命人为妻女裁作好了新衣。

    换上步留裙,系有青丝带,腰间挂有娟绣香囊,整个人的气质,仿佛又回到了以前在严家锦衣玉食时的风光。

    唯一美中不足的是,严薇的发髻上还插着当初从长安给她买来的木簪,吕布心中有些过意不去。别人家的夫人都是穿金戴银,薇娘跟着自己,苦了不少年,如今连件像样的首饰都没有,这哪行!汉末之吕布再世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