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三七六章 天子之怒

时间:2018-01-22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两日之后,皇宫明光殿内,司空府呈来奏简,请天子过目。

    刘宏不常早朝,并不意味着他不翻看群臣奏折,尤其是三公府呈上的奏简,刘宏多少还是会阅览一些。

    近些时日,天子陛下的心情颇好,正如当空的艳阳红灿。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,前些日子身边的黄门给他弄来了壮阳的药方,据药性刚烈。刘宏服用过后,重拾男人雄风,杀得妃妾是丢盔弃甲,连连讨饶。

    刘宏自是高兴无比,当即擢升了黄门为黄门侍郎。

    打那之后,刘宏几乎是隔三差五就要服用一次,在后宫妃嫔之间,以显帝王之雄。

    得知司空府有加急奏简,心情不错的刘宏便让人取来一阅。

    然则奏简还没看完,天子的脸色倒是变得阴沉如霾。再看了两行,刘宏更是直接将手中竹简扔到了地上,随后猛地将桌上的奏简全都掀落于地,起身一脚,当场把摆放奏简的桌案踢翻。

    “反了!反了!反了!”

    明光殿内,充斥着这位大汉天子的愤怒咆哮。

    殿内的侍官们低头瞥着那散落一地的竹简,没人敢上前去捡,皆是噤若寒蝉,心怀忐忑,不知道是谁又惹了陛下生气。

    咳咳~咳咳咳~~

    愤怒还未消停,殿内又响起了一阵剧烈而又急促的咳嗽声。

    天子身旁的近侍赶忙上前,从袖袍内掏出绢帕,心翼翼的递给天子。

    刘宏接过绢帕,捂嘴咳了好一阵子,觉得舒坦许多之后,便将绢帕扔给了那名近侍。

    近侍看着绢帕,呆若木鸡。

    刘宏见他神色异样,冷着声音问他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近侍胆颤,脑子里一片空白,根本不知道该些什么,‘扑通’跪在地上,口中喊着‘陛下饶命’。

    刘宏夺过他手中绢帕一看,白色的丝帕上面,有着一口猩红的血。

    霎时间,刘宏整个人如遭雷击,宫殿里的人和物也都变得天旋地转起来,他想挪动步子,却觉得浑身使不上力气,刚迈出一步,身子便往后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太医,快传太医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不知昏睡了多久,刘宏睁开眼睛,映入眼帘的是张让那一张充满关切的干瘦老脸。

    “陛下,您醒啦。”

    见到刘宏醒来,张让的眼中多了几分欣喜。得知天子昏倒的那一刻,张让直接撂下了手中事务,疾步走来。

    “是阿父啊,你怎么来了。”刘宏的语气显得有气无力,手拄着床榻。

    张让见他想要坐起,便将软枕靠在榻上,随后扶着天子,慢慢靠坐龙榻。

    从刘宏十一岁登基起,张让就一直服侍着他,可以是看着刘宏从一个娃娃,一步步的成长为喜怒无常的大汉帝王。

    他是个无根的男人,也注定了不会有后人传宗接代。

    除了利用天子加官进爵,或许张让自己都不知道,在他阴黑的骨子里,对刘宏还有着那么一丝丝的亲情。

    “朕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刘宏问向张让,他今年还未满三十,正是人这一辈子中最身强力壮的时候。突然间的晕倒,再加上绢帕上的血,令他心里有着股不出的惊慌。

    “陛下安心,太医们已经诊过脉了,是天气渐热,陛下心火过重,再加上怒急攻心,才会晕倒过去。只需好好调养一段时日,便能恢复如初。”

    张让替刘宏舒着胸口,随后又补充了些许:“太医们还了,陛下近些时日最好控制情欲,少动肝火,这样有利于调节病情。”

    “朕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得知自己个儿并无大碍后,刘宏舒了口气,心里也好受了不少。

    然则张让却没有照实以,经太医诊测,天子晕倒的主要原因,皆是因为近些时日纵欲过度,再加上多年的沉迷酒色,早已掏空了身体,导致腑气内虚,加上方才急火攻心,才导致晕厥。

    如果再继续放纵下去,身体恐怕会严重负荷,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后面的话,太医没有明,但大家心里都清楚。

    张让之所以没有如实以告,是因为他熟知天子的脾性。

    以刘宏的性子,即便知道了,也肯定不会戒去酒色,反而还会大发雷霆的骂这些人是庸医,并将他们推出去斩首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宫内医师被刘宏斩了个七七八八,要是再斩了这批老医官,就真没几个靠谱的了。

    “阿父,差人去把吕卿叫来,朕要见他。”靠着软枕的刘宏吩咐着,脸上恢复了些许血气。

    张让点头应下。

    走至宫殿门外,招来心腹。

    张让交代了他两件事情,一是派人去请吕布入宫;二是将那新晋的黄门侍郎,以及明光殿内的那些侍官……

    到这里,张让比了个抹脖子的动作,双目阴寒。

    宦官领命而去,不出半个时辰便来到殿外汇报张让。

    “义父,明光殿里的内侍全部解决,唯独那黄门侍郎,似是提前知晓了风声,不知去了何处。要不要发下人去,全城搜捕?”宦官汇报完情况,征求着张让的意见。

    “算了,逃了便逃了吧,区区一个黄门侍郎,没必要弄得满城风雨。”张让摆了摆手,示意宦官暂且退下。

    他最怕这件事情传到何进耳中,所以才将所有知情者尽皆灭口。至于那些太医们,张让已经让他们封了口,今后不得再谈此事。

    走出大殿,天空中的阳光正灿。

    这位宫中当值三十余载的老宦官长长叹了口气:“风雨欲来啊!”

    洛阳城,城东的某处僻静街巷。

    两名身份迥异的行人,正在这里会面。

    “您交代的事情,我都已经办好,您看……”中年男人左顾右盼,似是做贼一般,话的声音也是细声细气,全然没有一点男人应有的雄豪气概。

    “好,办得不错,拿着这些地契和钱财,带上你喜欢的女人,去过喜欢的日子吧。”身穿绸衣的青年把手里的东西递了过去,从他的衣着打扮来看,应该是城内某处府上的大家公子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见青年做事爽快,贪婪的接过那些够他几辈子挥霍的东西,出言告辞:“谢过公子厚赠,要没其他吩咐的话,人就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青年笑着点了点头,示意他随时可以离去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提着包袱,欢欢喜喜的走了。

    看着男人离去的背影,青年嘴角微挑,勾了勾手指。

    黑暗中,一道身影闪过。

    出了巷道,转过几个街角,青年走进了一处豪宅大府。

    从府门匾额上的名字不难看出,这家大户人家,姓崔。

    lt; cssadhtl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