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三七四章 昔年共死,今朝再重逢

时间:2018-01-21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陈宫回过头去,街道上的百姓走卒川流不息,来来往往,那个高高挺挺的青年就那么站在离他两丈的距离,神情很是激动。

    陈宫自是不认识此人,却也觉得面熟,可偏偏就是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是在哪儿见过呢?

    蓦然间,一道电光闪过脑海。

    对了,是在荥阳城外的泥道上!

    陈宫想了起来,那一年,蛾贼叛乱,恰巧也是他受朝廷所征赶往洛阳。

    途中,他见到了许许多多南下平叛的汉军将领,其中有一人印象最为深刻。

    约莫是此人给了逃难小姑娘食物,让她在流离中存得一口生机。

    陈宫觉得此人心中有善,便过去和他攀谈了稍许。不过两人也就仅仅只有一面之缘,直至分别,也都是不晓对方姓名。

    本以为萍水相逢,今生再以难见,却不料在这繁锦洛阳城中,再度相逢。

    唯一令陈宫想不通的是,两人只见过一面,为何吕布在唤他之时,脸上浮现出的欣喜表情,就和见到失散多年的好友亲朋一般。

    不过既然吕布主动同他打起招呼,陈宫自然不能失了礼数,拱手还礼说道:“将军,好巧。”

    吕布走了过去,看着比记忆中要年轻许多的老伙计,露出欣然笑意。

    回想上一世,他败亡于下邳,受擒于白门楼,最后陪他走到生命尽头的也不过两人而已,高顺、陈宫。

    侯成宋宪等人先后背叛,张辽降曹……

    吕布不怪他们,他反思过无数次,上一世的自己,性格缺陷太大,纵使不死在曹操手中,也绝不可能笑到最后。

    陈宫一介文士,在生死之际,却推掉了曹操拉拢,宁愿陪自己赴死。

    这份情,很深。

    所以吕布从见到陈宫的那一刻起,就下定了主意,要将他再次拉回到自己身边。

    得知眼前青年就是最近传得沸沸扬扬的上军校尉吕布,陈宫的脸上有过短暂的惊愕,吕布这个名字,可以说是这几月他耳边听到过响起最多的名字。

    陈宫原以为此人不过是个和张让一样靠阿谀奉承上位的谄媚人物,却不想,竟是昔日所见的善心将军。

    “公台欲往何处?”吕布出声询问。

    陈宫没作隐瞒,如实回道:“领了朝廷诏令,去往中牟任职。”

    吕布一听,陈宫的本事他是知道的,如果当初自己能够听取陈宫建议,肯定也不会那么早就退出争霸舞台。

    如今陈宫只去当个小小的县官,未免太屈才了。

    想到此处,吕布遂出言说道:“公台一身才学,只做区区地方县令,未免太过于大材小用。不如暂且跟随于某,布必将视公台为座上宾,门中客。”

    陈宫面有狐疑,他和吕布的身份可谓相去甚远,一个是深受圣宠、掌有实权的上军校尉,一个是落魄出京的地方县令。

    要讨好,也应该是他讨好吕布才对。

    再说了,吕布怎么知道自己一定就有真才实学。

    吕布有记忆,陈宫却没有。

    吕布无缘无故的对他好,反而令他生出了几分警惕,以为吕布存有别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将军的好意,宫心领了。不过既然受了朝廷旨意,定然是要去中牟上任。”陈宫婉拒了吕布提议。

    听到陈宫的拒绝,吕布这才意识到是自己太急于求成。为了弥补上一世的主臣情谊,而急着想将陈宫收为麾下,以至于陈宫认为他心路不正,反倒弄巧成拙。

    强扭的瓜不甜,而且陈宫是个什么性子,吕布比谁都清楚。他也不想强迫陈宫,遂歉意说道:“是布失礼了,公台日后若有困难,尽管来找我便是。”

    随后,吕布似是想到什么一般,走到一处贩卖字画的摊铺前,扯过一张素布,在上面提笔挥墨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封举荐信,公台若是哪天厌烦了县令职位,大可凭着这封书信去到五原,找郡守严信,他见书信之后,定会对你委以重任。”吕布将写好文字的素布对折两次,交到陈宫手里。

    正所谓:亡羊补牢,为时未晚。

    吕布没有强行发难,使得陈宫对他的印象再次改观不少。他谢过吕布好意,收起那绢布写着的举荐信,望了眼天色,同吕布告辞。

    吕布没做挽留,只是说了声‘公台珍重’。

    走至城门口时,陈宫回头下意识的望了一眼,吕布仍旧站在原地,目送着他。

    那目光中夹杂的不舍,落入到陈宫眼中,心里似乎有什么东西,扑通跳了一下。

    如果你是陛下,那该多好。

    这个想法滋生,着实将陈宫自己给吓了一大跳。他素来忠君爱国,怎么会有这种忤逆不道的念头。

    他赶忙清醒了神志,快步走出洛阳。

    心里却有股莫名的感觉,他和这位将军,早晚还会再见。

    陈宫走了,吕布也收回目光。

    今天没能将其收为己用,吕布心中虽有遗憾,却也选择尊重陈宫的决定。

    或许将来的某一天,他们还会再见。

    命数这种东西,谁又说得准呢?

    身后陈卫、黄忠见吕布如此折节下士,心中难免有些好奇此人身份。然则主上的事情,不是他们能够过问,只好将心头念想强行压下。

    吕布见二人皆是好奇,也不瞒他们,笑着说道:“一位故人。”

    送走陈宫,吕布接着在街道上走动起来。

    沿着请柬上所标记的位置,一番摸索过后,吕布很快便来到了张让的府邸门前。

    得知吕布到来,张让亲自出门相迎,这也算是给足了吕布脸面。

    走进府中,吕布着实惊着了一番。

    张让的府邸,居然是仿造皇宫殿室所建,其奢华程度简直匪夷所思。他原以为自己的府邸就已经够大,现在跟张让的比起来,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,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天子以前喜欢登永安侯台,凭杆瞭望洛阳。

    张让知道后,心中没底,他不知道天子看到自家府宅会作何感想,于是就安排党羽中大人尚但,前去规劝天子说:“陛下不应登高,登高,老百姓就要虚散。”

    天子觉得有那么些道理,从此就不再登临亭台楼阁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