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三七三章 张让相请

时间:2018-01-21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不仅大将军府人心惶惶,十常侍这边心里也是七上八下。

    十一位中常侍聚在一起,以张让为首。

    “大常侍,你说那姓吕的练兵,会不会是冲着我们而来?”十常侍之一的郭胜低声询问起来。

    十常侍以张让为首,在称呼他的时候,其余诸人多称之为大常侍,以赫其名。

    “我也有这种感觉,这姓吕的可是早就跟我们结过梁子,我觉此番练兵,他九成是冲着我们来的!”另一名中常侍高望也出声应和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未必如此,说不准是冲何进去的呢?”中常侍张恭给出了自己意见。

    “别忘了,当初我们可是派人暗杀过他,又抹了他功勋,你觉得他会放过我们吗?”地位仅低于张让的赵忠开口,平蛾贼的时候,天子让他担任车骑将军,呈报上来的功勋都是经他之手,吕布的功劳自然是他叫人抹去。

    十位常侍在那低声争论,张让一直没有说话,垂低着眼眉,他在犹豫,在琢磨。

    如果单单只是为了对付何进,为什么不重用蹇硕,而要用一个同他们仇怨深重的吕布。可如果是对付自己等一伙人,天子一句话就能完事,又何必费这番周章。

    “陛下近来性子,摸不透啊!”

    张让心中叹了声,好在吕布府上有他安插的眼线,平日里的一举一动他都了如指掌。吕布跟袁家为首的世家集团不对付,照他的性子,估计也不会投靠何进。

    看来,是时候下点血本,把他拉拢过来了。

    张让眼中蕴含着老谋深算,在这位大宦官眼里,从来都没有绝对的敌人,只有永远的利益。

    天子近来宠信吕布,一时半会儿也弄不倒他,那就先试着拉拢再说。

    有了主意的张让瞅着还在争论的诸人,这些个家伙平日里圈钱耍威风厉害,就是脑子不太好,小聪明居多。如果上面不是有他罩着,‘十常侍’这个利益集团,不知完蛋多少回了。

    张让微有愠怒:“别争了,过两天咱家便请吕布来府上做客,探探他的口风。”

    郭胜等人见张让有火气,霎时间噤若寒蝉,也不敢多说什么,只能应声允道:“喏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几日过后,从校营归来的吕布回到府上。

    刚踏进门口,管事便过来躬身禀报,说张让差人来递了请柬,希望将军去府上一叙。

    “张让请我?”

    吕布愣了一下,他和十常侍之间的仇怨由来已久,张让肯定不会无缘无故的邀请自己,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?

    吕布找来戏策等人商议,该不该去赴这场宴席。

    “头儿,还是别去了,十常侍里没有一个是好东西!”曹性首先出声,愤愤说着。

    当初吕布在宛城身患疫疾,留守城中的将军张里拒绝拨给食物药材,想看着他们全部自生自灭,可谓歹毒至极。

    张里,就是张让手下的人。

    而且,吕布平蛾贼时候的功劳,也是一点没有。

    肯定也是张让他们从中捣鬼。

    曹性这种简单头脑都能看得明白,更何况堂内的其他人,遂纷纷劝说吕布不必前往。十常侍名声不好,跟他们交往,只会把自己也弄得名声败坏。

    戏策也建议没必要去张让府上,此事天子如果知道了,估计也会怀疑吕布站边了十常侍。天子想用吕布这把利剑来制衡外戚和宦官双方,如此一来,就很有可能会寻找新的目标来取代吕布。

    “十常侍这个时候邀我赴宴,会不会是有求于我呢?”

    吕布思索起来,除此之外,他实在想不到张让此举的用意。如果只是单纯的鸿门宴,那张让未免也太蠢了点,会把地点选在自个儿府上。就是安排些亡命徒来暗杀,都比这要靠谱。

    想通了这点,吕布决定去张让府走上一遭,看看这位张常侍到底想耍什么花样。

    众人见吕布有了决议,戏策便提议让黄忠、陈卫跟着同去,就算张让发难,也好有人接应。

    吕布本不想带人同去,但终究拗不过众人的担忧,只能将就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小铃铛也缠着想去,吕布没让,不管是不是鸿门宴,张让那里都不是什么太平之地。

    吕布带着陈卫黄忠出了府邸,他的府邸在城北,张让的府邸在城南临近皇宫,所以自然又要走上许久。

    公车府内,一名儒衫文士迈过大门,从里面走出。

    所谓公车府,即为朝廷选贤任能的地方。每年从各地举荐至洛阳的有学之士,皆要在此等候天子的召见。

    来洛阳足有两年,他因不肯逢迎上官,故而一直在公车府内待职。比他晚来的那些浅薄愚士,懂得做人塞了钱,早早的就去往了城内府衙或者州郡各地任职。

    只有他,天真的以为陛下总会诏他觐见,到时候只需一展胸中才华,让天子看重,委以重任。

    到那时,铲除以‘十常侍’为首的奸佞,匡扶汉室,定然指日可待。

    结果呢,春去秋来,白白贻误两年光阴。

    两年的时光,磨灭了他所有的幻想与热血,他也渐渐看明白了,公车府早已沦为张让等阉宦收刮钱财的工具,想当官?

    可以,先把钱交了再说。

    他虽有小资,但身存傲骨,倘若为官要靠向张让这伙人低头献媚的话,那他宁肯这辈子都不做官。

    公车府内有人同情他的遭遇,亦或是觉得他这身才华可惜,偷偷帮他交了钱,弄来个中牟县令的职位。

    起初的时候,他是不愿做此等地方县官的,一心想为天子效力朝堂,铲除奸臣。

    后来,他想通了。

    既然安不了朝廷,还不如去到地方,造福当地的百姓黎庶。

    走在洛阳城内的街道,儒衫文士的神情落寞,呆了两年的地方,今天终于要说再见。在他心中,仍旧抱有丝丝希望,他觉得,是金子,总会放光。

    只要天子圣明,总有一天,一定会遣人来将他请入宫中。

    文士如此想着,抬起头,已然能够看到洛阳的城廓,以及敞开的城门。

    忽然间,他似是听到了一声略显激动的呼喊,所喊内容正是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公台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