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三七二章 熬

时间:2018-01-21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士卒们当然不会放董卓离去,又齐齐跑了过来,团团围着马驾,不让他走。

    进退不得,董卓只能再从车驾中走出,熊魁的身躯直起,站在车夫的位置上,高声吼道:“汝等,欲陷卓于不忠乎!”

    “将军,留下来吧!”

    士卒们一次又一次的深情呼喊着,那份难舍与执着,如心头割肉,令人动容。

    董卓亦是熊目含泪,当他看到人群后方的皇甫嵩时,主动跳下马车,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左将军,非吾不应诏,实乃将士兵丁难舍,请将军体谅。稍顷,我自当以写奏折,呈报天子请罪。”董卓抱拳,说得恳切。

    听到董卓不走,士卒们喜出望外,高兴得鼓舞欢呼起来。

    皇甫嵩看不透董卓的想法,只能默认。即便看透了,他又能如何?兵权不在他的手里,长安城现在仍是董卓说了算。

    回到府邸,李儒早已恭候多时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贤婿,你这法子可真灵!”人未至,豪爽的笑声先到。

    董卓迈着步子,走入堂中。

    李儒起身,行礼喊了声‘主公’。

    董卓摆手让他坐下,随后问道:“贤婿,接下来我们应当如何?”

    “朝廷既然派了皇甫嵩来,那我们仍旧尊他为左将军,不过他这个左将军,只能是有名无实。主公可在府中称病避客,也不要放兵权给他。”李儒捻着下颚的寸长短须,目光里阴寒渐重:“总之就是一个字,熬。”

    “熬?”

    董卓的脸上露出疑色,他实在想不明白,这样耗着的意义何在。

    主上不懂,李儒自然要为其解惑:“熬到天子崩薨,熬到天下有变。到时候,主公尽可挥兵东进,以勤王之名占据洛阳。两位皇子年幼,主公大可独揽朝权,号令天下!”

    简简单单的几句话,彻底点燃了董卓胸中的热血。他这一生所奋斗的目标,就是要做一个权倾天下的大人物,受万人敬仰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,董卓的心又凉了下来。

    天子今年才二十有九,正是年轻力健时,这样熬下去,就怕天子没熬死,先把自己熬进黄土堆里了。

    李儒知道董卓的担忧,拱手毫不避讳说道:“主公有所不知,根据洛阳城内眼线传来的消息,天子近年身体已是羸弱不堪,又纵情酒色,照此下去,应该没有多少日子了。”

    李儒掌握着董卓手下所有的情报信息,他一旦出谋,不说百分之百的把握,起码十拿九稳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便依你之言,从即日起,闭门称病。”董卓眼中凶芒大盛,笑容里透着狰狞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洛阳这边,吕布已经不再参加他人的请宴,开始将重心放到校营练兵。

    他要练就一支精锐,纵使不能以一敌百,起码也要能和董卓的军队过上两招。

    根据记忆,董卓会在三年后以勤王的名义来到洛阳,然后就是一系列的残暴施政,独断专权。

    最后一把大火,将洛阳付之一炬。

    既然重生了,吕布就不能再让这种事情重演。

    三年时间,足够将这支新募的队伍,练成熊虎之师。

    吕布每天到西园督促练兵,这在其余七校看来,是一件很诡异的事情。

    大将军府。

    议事的厅堂里,何进沉着眉头,跪坐在竹席,他本就生得矮胖,此时跪坐于地,像极了竖立在地里的胖冬瓜。

    下方坐着的都是他的亲信心腹,别看何进出身不咋样,但如今他手下,可谓是人才济济,就连袁绍、曹操这些未来的大佬,现在也都是跟着何进在混。

    今天召集众人齐聚,主要是因为何进听说吕布最近练兵练得厉害。当初天子设西园八校尉,何进知道是天子不放心他,但因为八校尉中有四人都是他的心腹,故而何进当时也没作抗议。

    如今吕布勤奋练兵,使得何进有些坐卧不安,这是不是在传递着天子的某种讯息。

    西园校营两万将士,上军校尉吕布一个人就掌管了八千,其余七校共分余下一万二。

    吕布的身份,在何进以及众多士族眼中,并不坐好,超过七成的人都以为吕布早已同十常侍等人站在同一阵线。

    何进在那发愁,中军校尉袁绍率先起身抱拳:“将军,请您早作决断,诛杀宦官奸佞,助陛下重振大汉!”

    这些话何进耳朵早已听出了茧子,其实吧,仔细想想,他跟十常侍也没啥深仇大恨。主要还是袁绍这些世家党人,在背后一个劲儿的出言怂恿推波助澜,才搞到今天双方水火不容的局势。

    “吕布练兵,未必会是冲着我来的吧?”何进思索许久,冒出这么句话来。

    “不是将军,难道还会是阉宦不成?”

    袁绍快被何进给气坏了,他是胸怀大志,想要留名青史的人。诛杀宦官,绝对可以让他留名于史,遂苦口婆心的再次劝说着这位当场的大将军:“陛下即位的那会儿,大将军窦武准备诛杀内宦,结果事机不密,言语漏泄,最终反受其害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将军位高权重,兄弟并领强兵,军队将吏都是天下英杰,乐于为将军尽力效命。将军应抓住机会,清君侧,为天下除掉祸害,以名垂后世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何进踌躇犹豫小会儿,还是下不了这个决定。他之前只是个杀猪的屠户,骨子里有着君威神授的理念。要他带兵进宫,当着天子面弄死张让这些宦官,他是脚底发凉,真没这勇气。

    “不能再等了,等到吕布将那八千军士训练出来,以吕布之勇,天下何人能挡?”看到何进的优柔寡断,袁绍是急得不行,就差当众上蹿下跳了。

    此时,曹操也起身帮衬着说起话来:“大将军,我也以为本初说得不错,此事宜早不宜迟,迟则容易生变。”

    在场之人,估计也就曹操和吕布攀有几分交情。他不知道吕布练兵的用意何在,但眼下的确是铲除宦官的良好时机。

    何进看了两人一眼,又扫了众人一圈,仍抱有念想的问道:“你们的意思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等皆有此意,请大将军下令!”众人纷纷拱手,表示赞成袁绍意见。

    这些人要么是世家后辈,要么是先前受‘党锢之祸’波及的党人。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就是仇恨阉宦。

    不过嘛,凡事无绝对,总会有那么一两个与众不同的个别意见,何苗就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何进是大将军,他这个当弟弟的,自然不会差到哪去,官拜后将军。他给何进出起了新的建议:“兄长,既然难做决定,何不去宫中问问妹妹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嘿,这还真是个好主意!

    何进赞赏的看了何苗一眼,再无之前的踌躇犹豫,当即拍板:“你们在此稍后,待本将军去宫中问问皇后的意思,回来再做决断。”

    何进兴冲冲的离去,曹操掩面愁叹:“国家大事系于妇人,安能不败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