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三七一章 上对政策,下有对策

时间:2018-01-21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吃过晌午,小铃铛就开始眼巴巴的瞅着门外,等着他的爹爹回来。

    尽管娘亲说了,爹爹要太阳落坡才会回来,小铃铛依旧趴在府门的门槛上,张望着门前清冷的街道。

    吕布出了皇宫,一路上还琢磨着天子所谓的大礼,究竟会是什么。

    还没走到府门,就望见一个小家伙翻过门槛,迈着小脚步,扑棱扑棱的朝他小跑而来,腰间的铃铛叮叮铃铃,嘴里高兴的喊着‘爹爹、爹爹’。

    “小铃铛。”

    吕布下意识的轻喊出声,随后便用力揉了揉眼,似是不敢相信。这个时候,小家伙不是应该在五原么?

    难道,又是在做梦?

    吕布过去抱起了小家伙,小铃铛‘啵唧’一口亲在爹爹脸上。

    “小铃铛,又长高了哟!”

    吕布宠溺的笑着,不管怎么说,能够见到女儿,他这个当爹的,肯定是满怀的高兴。

    进了府内,宋宪以及狼骑营的五十名士卒,朝向吕布行礼。

    吕布却并没有太好的脸色,将宋宪、戏策等人全部召到客堂,扫视了一圈堂内诸人,语气里颇有不满:“说吧,是谁出的主意?”

    如今的洛阳城内波谲云诡,外戚宦官斗得不可开交,官员们有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这时候还把薇娘和小铃铛送来,不是故意给他添乱吗?

    家人团聚固然很好,但吕布不想在一口水深火热的锅里团聚,而且还是一口随时都会炸开的锅。

    见到吕布责问,宋宪拱手回道:“将军,这是陛下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天子之命不可抗。

    吕布明白这点,这下他也算是明白了,天子口中的大礼,居然会是他的家人。

    如果现在就把妻女送回五原,基本上就等于抗旨。

    吕布不能这么做,至少现在不能。

    想通了这里,吕布也就没再多说什么。至于宋宪带的这些狼骑营将士,吕布通通留了下来,充当府卫。

    如今他深受天子重用,不比刚来那会儿,养个几十名府丁,根本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交代完事情,吕布去见了薇娘。

    许久未见,小两口自是有说不完的相思寄语。

    到了晚膳的时候,吕布才从房内出来。

    席间,吕布瞅到下方马忠的脸上,戴着块银灰色的斑纹面具。即便是吃饭,马忠也只是将面具稍稍往上抬起一点,通过面具张开的缝隙,将食物递进嘴里。

    往日在一起吃饭的时候,也没见他戴过面具。

    吕布稍微一想,便猜测到这是马忠的自尊心在作祟,便同他说着:“取下来罢,好好用食。”在场之人皆是生性豪爽的汉子,即便是发妻薇娘,也同样不是那种以貌取人的肤浅女子。

    马忠却是不肯,如果吕布非要逼他摘下面具,他宁肯挪位到外面去吃。

    原来在小铃铛入府迈门槛的时候,因为偏头看了马忠一眼,而被吓得嚎啕不止。

    自尊心受挫的马忠赶忙转过身子,面墙而站。

    他本想说主公的女儿,真是可爱,却没想到自己的容貌,吓哭了她。

    后来他就去城内的市集,买了这张斑纹面具。

    马忠抬头望去,小少主正坐在主公怀里活泼撒娇。这样可爱的小姑娘,哪个会不喜欢?

    可是,一旦他摘下面具,小少主见到他的丑陋模样,就会嚎啕大哭,也会更加讨厌于他。

    所以,马忠宁肯戴着面具过一辈子,也不想再吓到这么乖巧萌萌的少主。

    马忠不愿摘去面具,吕布不好强求,便由着他去了。

    几日之后,数百里外的长安。

    董卓府上的议事厅堂,灯火明亮。

    偌大的堂内,仅有两人,董卓和他的女婿兼心腹谋士,李儒。

    皇甫嵩今天下午抵达了长安城,不仅找到董卓,还当众宣读了天子的诏旨。

    这令董卓很是忧愁,他打仗干架是把好手,但是搞政治不行啊,所以还是得问问李儒的意见看法。

    “贤婿,朝廷召我去洛阳任职少府,你以为当去,还是不当去?”

    天子这番举动,九成九是想要夺去董卓兵权。

    李儒看得透彻,躬身回应起来:“主公,此事来得蹊跷,极有可能是有小人在天子面前教唆,故意设计坑害于您。”

    少府卿虽为九卿之一,管的却是皇帝及后宫一系列的吃喝拉撒,稍有丁点不慎,就有可能引来杀头的重罪。

    哪有在关中自由自在的好,这样的九卿,不要也罢。

    更何况,好不容易才经营起来的关中,又岂能就此付之流水。

    听李儒这么细细一分析,董卓很快也就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然则他依旧存有顾虑,知道不能去是一码事,去不去又是另外一码事。这是天子下的圣旨,要是不去,那岂不是告诉全天下人,我董卓是个悖君之臣?

    可要想留下来,就必须抗旨。

    董卓愁啊!

    李儒这时候拱手献策:“儒有一计,或许可解主公之困。”

    “快快说来!”董卓双目放光,急忙催促。无论什么时候,他的这个女婿,永远都是最有办法的人。

    李儒压低声音,将计策一五一十的说了。

    董卓听完,顿时哈哈大笑起来,庞大的躯体将木榻压得咯吱咯吱,“到底是还是你有法子,好,吩咐下去,就照你说的办。”

    翌日上午,皇甫嵩按照流程,来找董卓索要兵权。

    行政办公的府邸前,早有密密麻麻的士卒全都堆积在了大门口,看这架势,足有上万人。

    见到董卓从府内走来,士卒们哗啦啦的一下子全都跪在了地上,不让董卓出去,涕泪四流的深情挽留。

    “将军,您就留下来吧,我们舍不得您走啊!”

    “您视我们如兄弟袍泽,您走了,我们该怎么办!”

    “将军,如果您执意要走,那我也跟你一起走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熟不料,董卓听到这番话后,是勃然怒斥:“混账,你们说的这叫什么话!你我皆为朝廷效力,如今朝廷提拔我为少府卿,我自当去洛阳任职。你们也要好好坚守岗位,保家卫国,切莫要让西凉叛军打来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倘若今后有缘再见,卓定当好酒好肉的招待大伙儿!”

    说完,董卓从人群中挤出一条道来,钻入停在府门前的马车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