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三六九章 举荐

时间:2018-01-19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两人相谈许久,不知不觉,天色朦胧渐亮。

    曹性今天起得较早,刚出房门,就有人同他打起了招呼:“大哥,早啊!”

    “小弟啊,这么早就起来活络筋骨了?”曹性看向马忠,痞笑着问道。对这位小他两岁的瘸腿青年,曹性觉得很是投缘,遂并连哄带骗的忽悠着马忠拜了自己作大哥。

    跟着主公已有月余,府中陈卫、黄忠等人对他不错,每个人都很好说话,不像外边的人,嫌弃自己容貌丑陋。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,也会叫上他一起,这令马忠感到无比的庆幸。

    以前跟袁术的时候,袁术不准他同堂用膳,府中若有宾客,更是要将他打发出府。

    今昔对比,一个天上一个地下。

    这也更坚定了马忠要报效吕布的决心。

    嘎吱~~

    一声轻缓的开门响起。

    “哟呵,戏策这厮今天起得倒是挺早啊!”

    听得响动,曹性看了过去,来洛阳好些日子,还真没见过戏策这么早就起来。

    然则,从戏策房屋中走出了一道高大的身影,却是曹性如何也想不到的人。

    吕布从里面走出,伸了个懒腰,轻拍起嘴巴,打着大呵欠。

    “将……”马忠刚准备上去给吕布问安,曹性立马捂住了他的嘴,将其拉向一旁的小山石处躲避,暗中观察。

    两人作为神射手,眼力自不会差。

    曹性敏锐的发现,将吕布送至门口的戏策居然只穿了件白色的内衫,隐隐可见其蓬松内衫里的白滑肌肤。

    而且,看戏策的模样似乎颇为憔悴,两只眼睛顶着大黑的眼袋,怕是一夜都没睡好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吕布制止了戏策的出门相送,带着歉意的开口了:“折腾一宿,先生也该累了,还是早些上榻歇着吧。”

    戏策手扶门框右侧,脸上带有欣慰笑容:“将军日后若有需求,尽管来找我便是,纵使再累,也是值得。”

    两人脸上的表情,以及口中的对话,在曹性马忠听来,完完全全的变了味儿。

    马忠前些日子才从曹性口中得知,吕布只娶了一房正妻,并无纳妾,而戏策也是个大龄单身汉,至今也没成家。

    种种事迹联想在一起,两人不禁同时打了个寒颤,鸡皮疙瘩起了一身。

    “你两在这鬼鬼祟祟的干什么呢?”吕布过来时,发现了石头后面的两人,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被抓住现行的马忠做贼心虚,支支吾吾,倒是曹性处变不惊,咧嘴笑道:“头儿,我们在这练拳呢。”

    说着,给了马忠一个眼神,马忠会意,立马和曹性假模假样的打起拳来。

    两人的姿态使得吕布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却也没有多说,简单交代几句,出了府门。

    “敢说出去,就杀了你!”

    吕布走后,曹性故露凶相,恶狠狠的威胁着刚收不久的小弟。在他心中,头儿英明高大的威武形象,决不能倒,更不能被这些东西给玷污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到了西园校营,吕布见到其余七名校尉,打起招呼:“诸位将军,早啊。”

    “见过上军校尉。”

    曹操袁绍等人抱拳行礼,礼仪虽然到位,眼中却没有任何敬奉之色。

    本以为吕布又会像往常一样,去军帐睡觉,结果今天他倒是来了兴致,说要阅览八校士卒的训练情况。

    你是老大,你说了算。

    众人心中嘀咕,却也不敢违逆。八校虽各自统有各自的兵马,但作为八校之首的吕布,还是具备代天子巡检的资格。

    然则当八校将士齐聚,吕布还没来得及检阅,就有小黄门来到校营,宣天子口谕,说要召见吕布。

    吕布担不起抗旨的罪名,跟着小黄门走了。

    检阅之事,也只好暂且作罢。

    望着吕布离去的身影,任典军校尉的曹操眼中神情熠熠,他朝向身旁的袁绍说着:“本初兄,你有没有觉得,今天的上军校尉好像换了个人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有些奇怪。”

    袁绍点头,有着与曹操相同的感觉。至于具体奇怪在哪,他一时间也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到了皇宫大内的明德殿,吕布见到天子,行礼问安。

    刘宏摆手示意吕布无须多礼,笑着说道:“有些时日没见卿家了,朕听说吕卿近来的日子,过得滋润无比。故想看看吕卿是否发福,也鼓起了臃肿的肚皮。”

    吕布听得这话,哪里还不明白天子已经晓得了他近来的劣迹,也不辩驳,抱拳请罪起来:“臣近些时日沉迷酒色,有负于陛下厚望,请陛下责罚。”

    大殿之内,掷地有声。

    刘宏瞧吕布的请罪态度诚恳,之前原本准备的那些话,就暂搁了一旁,抬了抬手让吕布起来,语气和善:“朕不过随口问问罢了,并没有要罚卿家的意思。朕虚长你三四岁,明白你的想法,年轻人嘛,喝喝酒玩玩女人,正常不过的事情,只是不要因之废公,忘记你的职责任务。”

    在某些方面,刘宏可以说是很开明的皇帝了。

    天子旁敲侧击,吕布自是明白,偷偷瞄了眼天子的气色,已是大不如第一次见时的精神状态。

    吕布拱手应道:“臣明白。”

    此时,黄门侍郎从殿外走进,双手奉着奏简,喊了声‘陛下’。

    刘宏懒得翻阅,出声问道:“何事?”

    “回禀陛下,少府卿李皖请辞,请陛下定夺。”黄门侍郎恭敬回答。

    “哼,顽固愚夫,以为凭此就能威胁朕了?这么想辞官,那就让他滚吧!”

    天子面色阴寒,就在前两天,少府卿因不满十常侍的欺压,与天子据理力争,最后挨了刘宏一通斥骂,弄得不欢而散。

    如今李皖想辞官,那就辞好了,刘宏根本不在乎朝中个把人员的流失。

    少府属于九卿之一,凡皇帝衣食起居,医药供奉,园林游兴,器物制作,皆归少府所领。

    有人辞官,就得有新的人来顶上,三公九卿级别的官员,都得由天子来亲自指派,刘宏正琢磨着该用谁来继任。

    听得少府卿的官职空出,吕布心中顿时有了主意,拱手说道:“陛下,臣有一人举荐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