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三六七章 夜谈

时间:2018-01-17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王允莫名其妙的挨了骂,也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吕布,满头雾水。怎么才小睡一会儿,醒来就跟换了个人似的。

    王允不明白,吕布却很清楚。他懒得搭理王允,起身也不说告辞,直接出了王府。

    夜空中,不见了明月,群星闪烁。

    回到府邸,已是亥时。

    敲开紧闭的府门,开门的仆人很是惊讶,没想到这个时候,老爷居然回来了。

    迈过府门,吕布也不要仆人伺候,去了戏策的住处。

    咚咚咚~咚咚咚~~

    轻轻的叩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府中的人基本都已歇下。吕布犹豫了稍许,还是敲响了戏策的门,他脑子里格外的乱,有很多话,在这洛阳城内,只能对戏策一个人说。

    “奉孝,别来扰人清梦,我困着呢,有事明天再说。”被吵醒的戏策打了个呵欠,睡眼惺忪,显然是将敲门之人当做了郭嘉。

    “先生,是我。”吕布在门外低声说着。

    将军!

    这两个字穿过脑海的一刹,戏策陡然睁开双眸,眼中睡意全无。

    麻利的起身踏上布鞋,走到门口,将房门打开。

    门外站着的雄武男子,可不正是吕布吗!

    “将军,你怎么来了?”戏策的语气里夹杂着几分好奇,往日这个时辰,吕布要么在自个儿房中呼呼大睡,要么在其他官员府邸之中留宿。

    戏策跟了吕布三年,三年的时光,吕布从未有在他睡觉的时候,吵醒惊扰。

    今天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戏策脑子里打起一个大大的问号,而且看吕布的脸色,似乎颇为凝重。

    吕布拱手抱拳,诚恳说道:“布有惑,欲求教于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将军,先进屋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戏策将吕布引进屋内,又合上屋门。

    两人坐于小方桌前,点燃一根烛火,映照着两人红通的脸。

    “将军有何疑惑,不妨先说来听听。”戏策提起茶壶,倒上杯水,给吕布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着杯中茶水,吕布端起之后却又很快放下。有些话他不知该怎么开口,但终究还是要说的。

    “我这些时日的所为所为,让先生失望了吧。”

    吕布低垂起目光,像是做了错事的孩童。

    戏策闻言,嘴角已然有了笑意,脸上却仍是故作不知:“将军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屋内就吕布和戏策两人,吕布也不怕揭自己的短,将回府途中所想的种种,尽与戏策说了:“我沉迷酒色,疏远先生与兄弟,武艺也是多日荒废。仗着天子鸿恩,以为山鸡成凤凰,变得目中无人,纵情享乐。致使心志颓败,迷失在这片靡乐林里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吕布的诚心忏悔,戏策眼神温和,暗自点头。这也彻底证实了心中的想法,他的这位将军,终于不负所望的依靠自己,醒悟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失望呢,是有那么一点。”

    吕布闻言,心里不免有些沮丧,刚想开口说话,戏策却又继续说着:“将军是不是想问,为什么我不出言提醒?因为我啊,更想看到的是,将军不借外力,凭自己走出困境。为此,我还和郭奉孝打了赌,不过看样子,小鬼头这回是又输了。”

    说道后面,戏策颇为开怀,能趁着郭嘉成长起来之前,肆意打压。那种感觉,简直不要太爽。

    这番话落入吕布耳中,如良师之言,令他心中有股说不出的感动:原来先生竟在我的身上,寄予了如此厚望!

    如果不是猛然醒悟,可能我现在仍旧浑浑噩噩,过着堕于酒色的日子。

    吕布心中懊恼,起身当着戏策的面立下誓言,保证今后再不沉迷于此。

    “我在你身旁,你便总会觉得,事事我都会提醒于你,这种习惯不好,也是人的劣根性。假使哪天我不在了,你又当如何?”

    “今后很多的事,都得靠将军自己来琢磨,我能帮你一时,却帮不了你一世。”

    听得戏策愈发落寞的语气,吕布不由有些急了,与戏策四目相对:“怎么,先生要走?”

    见到吕布这般着急的神情,戏策内心得到了空前的满足,作为一介谋臣,能够得明主如此看重垂爱,此生,当无憾矣!

    他微微摇头,笑着说道:“我是说以后,以后……”

    戏策顿了一下,压下心底的悲凉,接着说道:“以后,总会有不得不分开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偶有分别,也会再有重逢嘛。”吕布面带笑意,完全没能理解戏策话里的意思。他以为戏策所说的分别,是像当初平蛾贼和讨西凉一般,分别不久,就又能重逢。

    咳咳~咳咳~

    “不会再重逢了。”

    戏策剧烈咳嗽两声,心里叹息,却也没有说出。

    “好了,将军的疑惑已解,快回屋歇着吧,时辰也不早了。”戏策估摸时间,准备让满身酒气的吕布回去歇着,既然已经醒悟,那他也没啥好交代的了。

    过了这一劫,算是往前迈进了一个大坎儿。

    吕布却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,重新坐回位置,语气里透着几分凝重:“先生,我要问的不是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这个?”戏策眉头皱起,愣了小会儿。

    他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来,眼下除了这个,还能有什么事情,让吕布感到困惑。

    以前吕布不管想些什么,他只要稍稍动脑,就能揣摩得一清二楚,而此时此刻,戏策竟觉得,自己根本看不透眼前男子的心思。

    还是那张脸,还是那个人,他却看不透了。

    灌上一口凉水,戏策才接着说道:“将军请说。”

    吕布没有开口,左手提起烛火,往方桌正中的边上挪了挪,另一只手朝戏策招了招。

    戏策心中不解,问个问题而已,有必要搞得这么神神秘秘的吗?但他也没有多说,胳膊肘压在桌面,脑袋往中间凑了凑,吕布也将脑袋伸了过去。

    两人几乎快要额头抵着额头,烛火将两人的头颅影子映照在墙面,硕大而狰狞,像极了神话故事里的远古妖魔。

    吕布压低着声音,熊熊的火焰在他眼中跳动:“我想问先生,倘若山陵崩,天下乱,吾当如何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