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三六四章 将军变了

时间:2018-01-16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醒来的时候,屋外尚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。

    吕布从榻上坐起身子,揉了揉胀疼的脑袋,踏着鞋履出了屋外。

    关于昨晚是怎么回到的府邸,他已经记不得了。

    守在门外的仆人见到吕布出来,行礼唤了声‘老爷’。

    吕布揉按起额边两处的穴位,问了声:“现在,几时了?”

    “回老爷,寅时二刻。”仆人恭敬回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早啊。”

    吕布低念,现在让他回屋去睡,肯定也是睡不着了。不如趁着精神,四处走走,也好给自己透透气。

    来到府内西北角的练武场,这里距寝睡歇息的房屋隔有许远。即便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训练打斗,也不会影响到其他人的休息。

    吕布本想进去练上两手,却发现有道身影正在里边挥使长刀兵器。

    劈砍、展挑、削撩……

    一招一式,都颇具气势。只是其下盘不稳,行动起来一瘸一跛,移动的速度完全跟不上长刀出手的方向。

    没想到马忠除了箭术,武艺也同样不俗。如果腿没瘸的话,将来绝对能在战场驰骋。

    吕布心中微微叹息,却也没作打扰,挪步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清晨,戏策尚未早起,吕布出门去了西园校营。

    现在营中主要事务就是练兵,然则练兵这种事情,没有数月年载的功夫,很难收到成效。吕布觉得,眼下洛阳无战事,训练的事情,也没着急的非要往死里练,顺其自然就好。

    下午回来,吕布按照各家的请柬行程,去了御史中丞王宣的府邸。

    起初的时日还好,知道克制。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,吕布似乎已经渐渐习惯了这种奢靡酒醉的生活。

    行为也从起初的谨慎小心,变得放开言辞,府上送来的礼品越来越多,吕布不问缘由,照单全收。

    宿醉之后,早上就去军营里呼呼大睡。睡醒了,又接着去各家的府邸继续喝酒作乐,完全沉迷其中。

    大半月的时间过去,吕布回府的次数是越来越少。

    吕府门口,戏策端了个小马扎放在梯前的街道,他坐在上面,背靠镇府石狮,拢起双手,享受着夕阳的余晖。

    这一坐,便是天黑。

    到了用膳的时点,郭嘉没有瞧见戏策。从府里走出,当看到那个靠着石狮快要睡着的瘦削文士,这位有‘鬼才’之谓的白狐少年心中难免有些发酸。

    走至戏策近前,郭嘉拍了拍他肩膀,低声说了句:“别等了,他不会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戏策偏扬起脑袋,眸子里有着难以言喻的复杂失落。在与郭嘉对视的时候,戏策故意避开了视线,伸手打着呵欠,似是无所谓的转移起话题:“原来都这么晚了,我也该回房歇着了。郭奉孝,明儿见。”

    戏策慢腾腾的收拾起马扎,拎起拾级迈上石梯。

    郭嘉追了上去,戏策来洛阳这段时日里的情绪变化,没人比他更能感受得到。

    “戏志才,我就不明白。你既然想做吕布的谋臣,不惊醒点拨他也就罢了,反倒明知是陷阱火坑,还把他往里面推。我们这类人应该比别人更清楚,金银珠宝,名器女人这些东西,有时候比战场交锋,更容易致人性命。”

    戏策没有回应,继续抬腿迈步。

    郭嘉见到他这状态,顿时来了火气,一把拉住戏策胳膊,陡然提高了几度声音:“那些个官员费尽心力的讨好吕布,你以为是想要真心对他好吗?无非是看他现在有天子撑腰,想拿来当枪使。一旦吕布失了势,第一个跳出来‘墙倒众人推,破鼓万人捶’的,就是这些个家伙,你明不明白!”

    府内黄忠、陈卫等人闻声赶了出来,见到郭嘉拉着戏策,颇有痛打一番的冲动,赶忙过来拉开两人。

    “你问问他们,现在的吕布变成了什么鬼样子!贪图享乐,沉迷其中,哪还有一点当初平蛾贼时志气!”

    郭嘉指着黄忠等人,质问起戏策。

    “喂,姓郭的,你说什么!信不信老子锤扁你!”曹性撸起袖子,骂他可以,如果要骂头儿就绝对不行。虽然现在的头儿有些日子没和大家在一起吃饭说话,但他相信,头儿还是以前的头儿,不会抛弃他们。

    陈卫、黄忠等人皆是缄默不语,吕布近些日子的变化大家有目共睹,分明是被酒色财气迷了心志,疏远了大伙儿。

    他们这些当属下的觉得,吕布经历过那么多的生死拼杀,如今享享乐,也是理所应当,人之常情。

    只要吕布一句话,他们照样是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。

    “我说吕布,沉迷酒色,已经是废人一个!”面对曹性的威胁,郭嘉不甘示弱,一字一句都说得尤为大声。

    “你个小犊子,老子今天不把你打得跪地求饶,你就不知道心花为谁开!”

    曹性气极,说完直接握拳冲向郭嘉,陈卫黄忠两人赶忙过去抱拦着曹性,让他不要冲动。曹性的武艺在狼骑营中虽然垫底,但要对付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郭奉孝,还是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两人又拉又抱的将曹性扛回府中。

    没了曹性的胡搅蛮缠,府外瞬间为之清静了不少。

    戏策走进府苑,往自个儿的歇息处而去。

    “戏志才你可真能沉得住气,明明你稍加点拨就能解决的事情,非要在这犟着不肯开口,你就不怕吕布迷失在这繁华地里?到时候,小心你哭都哭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郭嘉紧黏在其身旁,叨叨个不休,仿佛今天不得到戏策的答案,就绝不罢休。

    戏策本就心情不好,加上郭嘉在耳旁一直叨叨,板着脸给了郭嘉一板栗,没好气的说着:“我宁愿他今天在这里声色犬马,成为废人,也不愿他将来权赫一方时,沉迷其中,为他人作嫁衣裳。”

    这关过不去,那也是他自己心志不坚,怪不得旁人。

    “说话就说话,你敲我作甚!”郭嘉揉着吃痛的脑勺,脸上满是幽怨。

    见到郭嘉委屈模样,戏策脸上总算有了一丝笑意。他找了处石凳坐下,抬头问向郭嘉:“你觉得将军这个人,怎么样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