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三六二章 洛阳新贵

时间:2018-01-15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伸手不打笑脸人。

    众人盛情相邀,吕布却也不知该如何推却,应酬交际这方面,一直都是他的短板。总不能把他们全抓起来,挨个暴揍一顿吧。

    此时,天子近前的小黄门快步而来,告知吕布,说天子要见他。

    几位力邀吕布的官员一听,自然是陛下为大,邀请吕布入府的提议,也只能暂且作罢。

    跟着小黄门一路走到章德殿外,通禀过后,吕布才得以面见天子。

    “臣吕布,参见陛下。”

    虽说不在朝堂,但礼仪觐见这些环节,自是不能缺少。

    刘宏给吕布赐了座,问他是否知晓设立西园八校尉的用意。

    这点吕布自然晓得,近两年来,大将军何进的派系发展得过于壮大,天子想要稍加压制,所以才成立的西园八校尉,好借机分去何进在洛阳执掌的大半兵权。

    刘宏对吕布的这番回答不置与否,他又问:“那你可知,为何朕要力排众议,独独将你推上上军校尉的位置?”

    吕布摇头,这点他还真没想明白。

    八人之中,五人来源于官宦世家,蹇硕和冯芳则属于宦官派系。按照亲近远梳,也是蹇硕更讨天子欢心。

    为何上军校尉的职位没到蹇硕身上,反而给了自己?

    吕布想不通彻。

    天子见吕布不知,也没有要点明的意思,同他闲叨几句,便摆手让他回去。

    蹇硕固然不错,但仍旧要听命于张让赵忠等人,在某些时候,肯定会更偏向于宦官。而没有任何身份背景的吕布,反倒恰恰成了最佳的人选。

    以前的时候,刘宏想让双方相互制衡掣肘,现在他更想将吕布培植成周旋其中的第三方势力。无论外戚宦官哪方的强势,都可以用吕布来进行联合压制,达到双方平衡的效果。

    临走之际,吕布犹豫了小会儿,抱拳问向天子:“陛下,臣有个问题,不知该如何应对,想要请教陛下。”

    刘宏目光投来,示意吕布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吕布便接着说道:“朝中许多官员,都邀臣去他们府上做客。臣不知当去,还是不当去。”

    这件事情令吕布颇为头疼,即便今天躲过去了,还有明天后天大后天。只要他还受天子宠信,这些个官员肯定还会天天来请。

    吃饭喝酒倒在其次,就怕个别的不怀好意,给他暗中下套。

    刘宏听完也没给出明确答复,只是说着:“这是你的事情,朕就不给你做主了,去不去的,你自个儿看着办吧。”

    从皇宫回到府邸,亮闪闪的几十箱礼品摆在厅堂。

    吕布见状,顾不得歇息,招来府中管事,略微有些愠怒的质问起来:“这些东西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一番时日的相处,管事也大致了解熟悉了吕布的脾性爱好。听得主子发问,他当即躬身回道:“回老爷,是城中的一些老爷大人们,遣家仆送至府中。”

    不是别人送的,难不成能是它们自个儿长脚飞进来的!

    吕布心中怄气,他当然知道这些东西是别人送的,他要问的是:“谁让你把这些东西收进府中!”

    “是小人自作的主意,请老爷责罚。”一听吕布的语气,管事就知道自个儿不该收这些礼物,当即跪下,赶忙主动认起错来。

    其实这也不怪管事,主要还是吕布之前,也没说过不能收礼纳钱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吕布的口气为之和缓了许多。他先让管事起来,随后定下规矩:“把这些东西,全都给我退回去。还有,以后再有人来送礼,一概给我否了,一个子儿也不要带进府里,明白了吗!”

    管事赶忙点头应下,立马着手叫仆人把这堂内的东西,挨件挨件的全都退回去物归原主。

    此时,戏策听得这边响动,走了过来。他打了个招呼,见到吕布脸上怒气未消,好奇的询问起来:“什么事情,让将军这般动气?”

    吕布望见戏策走来,脸色好了不少,将管事擅自收礼的事情同戏策说了,并说要定下今后不得收礼的规矩。

    “先生,你知道这事吗?”吕布问道。

    戏策点了点头,毫不遮掩道:“当时我就在府中,看着他们把东西一件一件的搬进厅堂。”

    今天朝堂里发生了什么,戏策不知道,但他用脚趾头都能猜到,吕布在官职上,肯定有了极大的突破。

    平日里府内苍蝇蚊虫都不来一个,今儿个,光送礼的都来了七八趟。

    这已经表明,吕布成为了天子宠臣,洛阳新贵。

    “先生你也是,既然在府中,怎么就不叫人拦着,这事情要是捅落出去,叫别人抓住了把柄。我之前的种种努力,岂不全都付诸东流!”得知戏策当时就在府中,吕布语气里略有怨言,他觉得戏策这回犯了个天大的糊涂。

    戏策倒是淡然得很,不紧不慢的劝说起吕布:“将军,胆子放大些,别人敢收,为何你就不敢?刚来洛阳的那会儿,低调些没错,现在不一样了,你已经有了天子作为坚实后盾,那还怕些什么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吕布欲言又止,这样私下收取贿赂,岂非成了百姓口中的‘贪官’。

    “将军,你得露出破绽,得有把柄落在天子手上。否则,无欲无求,天子同样也不会毫不保留的用你。”戏策微微摇头,压低声音,随后还赠了吕布一句名言。

    水至清,则无鱼。

    吕布在那慢慢琢磨戏策话里的意思,这时候戏策却从堂中抱起了案桌上的那一大摞的请柬,不由分说的全部塞在吕布怀里,委以重任:“从今天起,将军你就好好去摸索学习,官场上的应酬交际。”

    吕布看着怀中堆叠的红艳请柬,虽没能琢磨透那番话的意思,却也觉得戏策说的颇有道理。他告诉正忙着盘点箱子的管事,不必去退还那些物件,今后若有东西礼品送来,照单全收便是。

    管事起初还以为自己的耳朵出现了幻觉,吕布刚才还斥责他不该收这些东西,怎么一转眼,又变了呢?

    不过既然老爷都发了话,管事自是无不遵从。

    吕布将那些请柬交给管事,并让他从明天起开始安排行程。

    交代完事情,吕布觉得有些乏了,便准备回房歇息。

    看着吕布离去的背影,戏策的眼神之中藏有复杂。

    郭嘉这时候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,凑到戏策面前,满脸笑意道:“戏志才,我就这点服你,敢把吕布这样连蒙带骗的往火坑里推。”

    吕布起于微末,南征北战,未尝享过富贵荣华。偏偏这洛阳城又是繁华地靡乐场,声色犬马、奇珍异宝,数不尽数。

    “等到吕布沉迷其中,玩物丧志,到时候你就哭吧你。”郭嘉勾起嘴角,他输给戏策这么多回。

    这次,也该扳回一局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