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三六一章 八校尉

时间:2018-01-14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喝完酒回来,吕布手上多了两样东西。

    左手握着木鼗,也就是后世所称的拨浪鼓,花了十三钱;怀里蜷缩着只比巴掌大一点的小黑猫,据说是从西域大食国经丝绸之路贩旅而来。

    头一回来洛阳,吕布瞅见洛阳的贵妇人喜欢玩弄这种乖巧的小畜生,便也琢磨着给薇娘捎上一只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这小东西的价钱,竟比普通战马的价钱还要昂贵,吕布一年的俸禄折合成现,十二万钱。

    这只小东西,一口价就是十五万钱。

    至于他和袁术之间的矛盾,肯定不会因为曹操的一场酒宴而彻底消除。心胸狭隘,这是袁术的秉性,再加上身份背景上的差异,他和吕布注定不会是一条路子上的人。

    倒是那位如今在大将军手下当值的袁本初,能够折节下士,不因身份差异,而主动和吕布攀谈,言语之间,似有拉拢吕布的意思。

    吕布跟十常侍不对付,却也不会去投奔何进。可能他一旦投靠了何进,第一个要他性命的人,就是当今的天子。

    以前有得选,现在,早已断了退路。

    回到府中,那个名为‘马忠’的青年也候在客堂。

    在去同曹操等人喝酒之前,吕布让陈卫带着此人去看了医郎,给断裂的腿骨绑上木块,行动虽然不如常人,但起码可以拄着拐棍直起行走。

    吕布到堂内坐下后,询问了马忠身上的伤病情况,又招来管事,“去取两千钱来,赠与这位壮士。”

    管事领命而去,盘点好两千钱放入钱袋,交到马忠手里。

    “不用感激我,你的腿瘸了,也有我一份责任。带上这些钱,离开洛阳城,再也不要回来,袁术是什么样的性子,你应该比我清楚。”

    吕布叮嘱完后,示意马忠可以随时离去。

    看着手中沉甸甸的钱袋,又看了看主位处的吕布,马忠心里的那股子感激之情,根本难以用语言述说。

    昔日的主子对他赶尽杀绝,吕布对他却是存有敬重,不仅救他于危难,还让人带他看病,赠与返乡的盘缠。

    这,不就是我苦苦寻觅的良主吗!

    马忠心情激荡,钱袋放于桌面,拄着拐杖走到堂中。随即整个身躯直坠而下,重重跪于地面,叩完三个响头,才抱拳笃定的回道:“将军不以小人卑贱貌丑,救于危难,又赠钱财。如此礼遇厚待,小人无以为报。马忠今生,愿为将军效死,为奴为仆,赴汤蹈火在所不辞。若违此誓,甘受万箭穿心,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说完,马忠又将脑袋磕在了地面。

    “壮士这是作甚,快快请起。”吕布从位置处起身,往马忠这里走来。

    “将军若不答应,小人便长跪不起。”说着,马忠又将头颅重重磕在地面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这撒泼耍赖的功夫,是跟我学的吧?”曹性在一旁揶揄起来,据他对头儿的了解,吕布是最不吃这一套的人,更何况马忠样貌丑陋,衣衫穿着破破烂烂,同乞丐无二。

    然则接下来的一幕,却令曹性大跌眼镜。

    吕布走至马忠面前,亲手将其扶起,语气诚挚:“能得壮士相助,实乃某之荣幸,袁公路不会识人,弃用阁下,此乃其无知也!阁下骑射之术,万中难觅一人,想要跟随于我,吕某自是万分欢迎,只是你又何须立此毒誓,陷自己于死境。”

    马忠听后,挣开吕布的搀扶,退后两步,喊了一声‘主公’,抱拳跪下,口中笃然激昂:“为图将军之恩,忠愿以死相报!”

    吕布在见到马忠流落为乞时,就存了收服的想法,能让袁术拿出来在御前比试,又岂会是寻常的泛泛之辈?

    腿瘸了不要紧,只要心中的那股希望不灭,稍作努力,他迟早会变成那个骑射强猛的神射手。

    习武之人,哪会有不遇挫折的道理。

    有的人因此一蹶不振,成为废人;有的人,越挫越勇,突破瓶颈,一举晋升强者之列。

    马忠在沦为乞丐时,觉得生活了无希望,开始自暴自弃。是吕布的出现,给了他一个人应有的尊严,让他焕发出新的斗志,重新回归武途一道。

    客堂外,两个听墙角的家伙在堂内落下帷幕的时候,也都站直起了身躯。

    戏策脸上笑意盛放,搂着那个白狐少年的肩膀倍显亲近,嘴角勾起笑意十足:“郭奉孝,你又输了。”

    郭嘉撇了撇嘴,哼上一声:“运气好而已。”

    五月二十三,晴。

    这一天,在后汉史上极具意义。

    崇德殿内,汉天子刘宏做出了一项重大决策,将于洛阳西园征召壮丁两万,进行训练编制,设八名校尉进行统管。

    人选名单已经拟好,分别是:右校尉淳于琼,左校尉蹇硕,助军右校尉冯芳,助军左校尉赵融,典军校尉曹操,下军校尉鲍鸿,中军校尉袁绍,上军校尉吕布。

    当‘吕布’名字最后报出的那一刻,朝堂内的官员们不淡定了,不少人更是直言其恐难当此大任。

    按照天子设定八校尉的等级,上军校尉总管各军,直接受命于皇帝,连大将军何进亦要受其辖制。

    如此重要的职责,岂能由一个毫无背景家世的人来出任。

    刘宏懒得听百官们的絮叨,直接大手一挥,众卿无需多言,这件事情,就这么定了。

    由于这八人之中有五人来源于外戚及世家,所以一些个大佬对此事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别人怎么说他们不管,自个儿捞着好处就行。

    被宣召至殿内的八人拱手谢恩,百官们无奈,也得跟着齐呼:“陛下圣明。”

    退朝之后,吕布前脚走出崇德殿外,后脚就有朝官紧赶追上,“吕将军,恭喜恭喜。不知将军今晚是否有空,老朽那里有好几坛陈年佳酿,想请将军往府上一尝。”

    “吕将军,府上新纳了八名西域歌姬,舞姿婀娜,请将军务必赏脸。”

    “吕将军,前两日我亦得了一把宝刀,吹毛断发削铁如泥,正所谓宝刀赠英雄……”

    “吕将军……”

    七八名官员围在吕布身旁,如闹山麻雀般叽叽喳喳的争闹个不停。

    面对突如其来的邀请,吕布脸上有过瞬间的愕然,随后他便明白过来,心中不由为之冷笑。

    记得初来洛阳时,百官视他为草芥,冷嘲热讽,嬉笑怒骂。

    后来,大破鲜卑、平定蛾贼,天子招其于洛阳,授予羽林中郎将。百官知其功绩名声,对其仍是鄙夷居多,避而远之。

    如今,天子授他为上军校尉,这些个昔日鄙夷他的官员,竟然厚着脸皮,如同许久未见的故人好友,开始对他笑脸逢迎。

    这也让吕布第一次切切实实的感受到了,权利和地位,真的是个好东西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