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三六零章 群星耀于洛阳

时间:2018-01-13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趣阁 om】!

    他起初也恨过、骂过,但他后来想明白了。沦落到如今的田地,不怨吕布,只怪自己眼瞎,跟错了主子。

    他用卑鄙手段在先,阴袭吕布不成,反倒落马被马蹄踩断右腿,这是报应。

    袁术丢了官职,见他又瘸了腿,觉得已经是个废物,将他扫地出门不,还让他在洛阳乞讨,令吴向这些官兵爪牙,日日羞辱于他。

    若不是他卑贱的残存求活,恐怕早就被逼死在了街头。

    以为遇见的明主,到头来,竟是个彻头彻尾的人。

    如今,赠给自己食物的,却是当日他欲害的那名将军。

    以德报怨,马忠的内心觉得羞愧无比。

    很快,袁术得知有人故意跟他作对,想要搭救马忠,立马带着数名家仆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到了这里一看,好嘛,真是冤家路窄。

    “吕布,又是你!”

    见到这个令他差点丧命的并州莽夫,袁术咬牙切齿的喊出了吕布名字,心里的气更是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本来自己在洛阳是顺风顺水,又在天子近前效命,巴结他的人数不胜数。然则因为吕布的到来,一切都变了,他丢了官罢了职,还差点把命给搭了进去。

    他对吕布的痛恨,用一个词来形容就是,不共戴天。

    “袁将军……不,是袁公子,好巧啊,又见面了。”吕布笑了起来,反正他和袁家已经撕破脸皮,也没必要去逢迎这位袁家嫡子。

    听到吕布话里的嘲讽语气,袁术气得快要双目喷火,他何曾受过这般侮辱!

    然则,吕布既然能够空手击败纪灵,这些家仆上去就是送菜,对付不了吕布,就只有拿贬作乞丐的马忠出气。

    袁术手往马忠那里一指,怒喝道:“给我打!”

    身后的恶仆听令,为讨主子欢心,当即呼吼着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不需吕布出手,陈卫就知道该怎么做,铁拳握起,轻松将那些个袁家的家仆撂翻在地。

    袁术见家仆倒了一地,躺在地上抱着腹部啊哟连天,盯着吕布,面沉似水:“怎么,我教训家奴,你也要管?”

    “且慢动手!”

    正当双方剑拔弩张之际,人群后方响起一声高亢的大喊。

    围观的百姓纷纷回头看去,两名相貌不俗的男人,正从后方缓缓走来。

    居左的那人短髯眼,身材不高。

    与他同行的另外一人,却是姿貌威容,头戴贤冠,走起路来威仪十足。

    吕布认得那个短髯的男人,也是注定与他宿命羁绊的男人,曹家孟德。

    “颍川一别,已有两年,奉先别来无恙乎?”曹**朗笑着,打起了招呼。

    样子还是那个样子,下颚的髯胡却长长了不少。

    或许唯一变的就是,比起平黄巾时的那股子热血,曹操身上的气质内敛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曹孟德,好久不见。”见到故人,吕布嘴角微翘。

    自从患染疫疾再经生死,许多事情他也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他这一生,不是单纯的靠杀一个曹操就能逃脱解决。如果自己不够强大,纵使杀了眼前的曹操,也还会再有第二个‘曹操’出现。

    吕布的反应令曹操愣了一下,随即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他清楚的记得,第一次和吕布见面,如果不是有皇甫嵩出言,恐怕这个强猛的青年就已经握戟杀死了他。

    在那之后,吕布对他的态度也是冷漠淡然,蕴藏杀机。

    如今两年之后再度相逢,吕布的态度竟然有了质的转变,没了以往的敌意和杀机。

    虽不知道这其中究竟经历了什么,但总归是好事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曹操拱了拱手,却发现站在一旁的孙坚,同样笑着打起了招呼:“文台兄,没想到你也在此处,失敬失敬。”

    曹操主动打起招呼,孙坚自然不能失礼,笑着还礼道:“孟德,听你做了济南相,如今现身洛阳,莫不是已经在朝堂谋求到新的职位。若真是如此,可要好好恭喜你了。”

    曹操摇了摇头,没有明。

    当初蛾贼平定,曹操因功迁任济南相。

    济南国有县十余个,各地县吏多依附贵势,贪赃枉法,无所顾忌。之前历任的国相皆置之不问。曹操到职后,大力整饬,一下奏免十分之八的长吏,济南震动,贪官污吏纷纷逃窜。

    曹操任职的这段时间,济南郡国‘政教大行,一郡清平’。

    后来,朝廷内的权贵觉得曹操不会做人,拜他为议郎,调往洛阳朝堂。

    曹操不肯迎合权贵,托病回归乡里,春夏读书,秋冬弋猎,过起了隐居的生活。

    前两日因郑玄讲学,他才来的洛阳。

    本来今天他约着袁绍出游,没想到碰到了吕布和袁术在这里起了争执。

    双方曹操都认识,所以这个和事佬嘛,自然是由他来当。

    “算是卖我曹孟德一个面子,都是自家弟兄,别因为一点事而伤了和气。”曹操走上前去,左手拉起袁术,右手拉着吕布,同时也招呼起孙坚:“走,今儿个我做东,咱们去找个坊间,一醉方休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距此较远的西北,有个体格健壮的豹头青年探头望向这边,眼中浮现出的兴趣颇浓,朝着前方两人喊了起来:“大哥二哥,那边好像出了热闹,咱们去瞧瞧呗。”

    走在前方的儒纶青年回头,其面如冠玉,耳垂阔大,声音里透着几分无奈,摇头道:“三弟,毌丘将军还在城外等着我们,眼下还是快快出城为好。”

    他本是安喜县尉,因不满朝堂派下的督邮谋求私利,将其捆绑鞭打两百下后,带着两个弟兄,弃官而走。

    此番来洛阳,是为了求见恩师卢植。

    卢植较为看好这个学生,给他谋了个职位,随同毌丘毅去往丹阳募兵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就去看一眼,绝不耽搁正事,好不好?”豹头青年央求起来。

    此时,儒纶青年身旁的绿袍高个也出声了,其面若重枣,唇若涂脂,丹凤眼、卧蚕眉,相貌堂堂,威风凛凛:“三弟,就别给大哥再添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青年闻言,只好耷拉着脑袋,跟在两人后头。

    一行三人,往着洛阳城外走去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