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五八九章 策权

时间:2018-01-12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回到广成苑内的楼阁,天子没了继续狩猎的心思,摆驾回往皇宫。

    吕布将天子安然无恙的送回宫中后,才回羽林营卸去甲衣,也回了自个儿府中。

    戏策、郭嘉回来的时候,天色已晚。戏策的脸色似是不大好,整个人看上去,像是沧桑落寞了许多。

    吕布以为是半道出了岔子,上前主动询问起来:“先生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听得吕布的主动关怀,戏策脸上有了丝丝暖意。他微微摇头,只是说累了,想要歇歇。

    戏策不肯明说,吕布也不好再问。

    等到戏策回了房间,吕布才找到郭嘉,问他今天究竟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郭嘉对此也是无奈的耸了耸肩,他告诉吕布,戏策在半途就和他分道扬镳,今天白天压根儿就没和他在一起过。

    吕布听完,愈发的疑惑起来:先生今天究竟去做了什么,而且最近的行踪,也是神神秘秘,还不愿让人随行。

    想不通彻,吕布也就不再多想,戏策跟着他已有三年,事事替他着想,总归是不会害他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小铃铛的两岁生辰在即,吕布开始筹备起了女儿的生日礼物。

    去年送了两个铃铛,小家伙喜欢的不得了,今年又该送什么好呢?

    拿不定主意的吕布决定去洛阳城内的市集转转。

    《汉律》有言:吏五日得一下沐,言休息以洗沐也。

    就是说,大汉朝的官员,每工作五天,就会有一天的休息时间。根据每个官员的职责情况,休息的时间也会轮流错开,避免全都放假,无人处理政务。

    轮到吕布休息这天,他捎上陈卫,出了府邸,去洛阳市集游逛。

    城内的行人商旅一如既往,再加上前两日大儒郑玄的讲学,更是添了许多人口。

    还未走至市集,吕布却先撞见了一个熟人。

    “吕将军,别来无恙。”迎面走来的孙坚拱了拱手,笑意盈然。

    如今的孙坚,在洛阳任职议郎。

    吕布对他的印象不错,两人曾一起平叛蛾贼,又共讨过凉州叛军,可以说是存有渊源。

    孙坚身旁左右跟着两个孩子,大一点的约莫十来岁,相貌俊秀,双目有神。以吕布的眼光,一眼就能看出,这小子是块练武的好材料。

    小一点的男孩,仅有四五岁,抱着孙坚的裤腿,有些怯生。不过小家伙的相貌倒是差了他兄长许多,看起来有些貌丑,但在他睁眼的时候,竟会有浅绿的光芒闪过。

    这倒是件奇事。

    吕布看着孙家兄弟,抬头朝孙坚笑着说道:“想必这两位,便是文台兄的两位小公子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将军见笑,犬子孙策、孙权。”

    孙坚依次介绍起了两个儿子,由于好几年都未归家,所以两兄弟在家仆的陪同下,特意从吴郡赶来洛阳,看望父亲。

    “小子孙策(孙权)见过将军。”两兄弟异口同声。

    吕布点头示以微笑,挨个摸了摸孙家兄弟的脑袋,他有种莫名的预感,这两小子将来定非寻常之辈。

    “听闻将军有一小女,年满两岁,孙某今天也厚起脸皮,不如……”

    孙坚的话还未说完,吕布就笑着打起了哈哈,错开话题:“文台兄,某观两位公子样貌品行皆是不俗,想必将来定成大器!”

    孙坚方才话里的心思,吕布会不明白?

    这种政治上的联姻,上辈子有过一次就行了。

    今生,他不想再拿女儿的终身,来换作为政治上的筹码。

    吕布没有明确答复,孙坚也不强求。听得吕布夸赞儿子,他嘴上说着两个不成器的崽子,心里却是无比的高兴。

    得知孙坚此番也是准备去往市集,两人便一路同行。

    走到市集入口,吕布顿了一下脚步。他望见前方不远,有个蓬头散发、衣衫破烂的乞丐,因为瘸了条腿,正匍匐身子摇着破碗,求讨乞食。

    “陈卫,去买两个炊饼给他。”吕布淡淡说着。

    陈卫不明白这其中缘由,也没多问,去买了两个炊饼,小跑至那乞丐面前,将饼子放进了他的破碗。

    乞丐埋着头,感激的说了声谢谢。

    任务完成,陈卫刚准备离去,一帮子巡卫的士卒立马赶了过来。二话不说,直接粗暴夺过乞丐手里的炊饼,撕成碎块,又往地上重重的踩了踩。

    他们快活的大笑着:“吃吧,臭乞丐!”

    陈卫见状,握紧了铁拳,是怒从胸中起,这些个官兵简直是欺人太甚!

    但他想到吕布之前所说,不要在洛阳惹事,那对攥紧的拳头,又渐渐松了开来。

    乞丐没有任何的抗议,或许他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日子,身手捡着那些被踩得肮脏的饼末,缓缓的往嘴里递去。

    咀嚼,咽下,又伸出手去。

    领头的兵官见乞丐还要来捡,抬脚往饼末上又重重碾上两脚,随后吐上一口唾沫,踢到乞丐面前,“喏,吃这个。”

    乞丐迟迟没有伸手。

    这惹得吴向颇为不满,盯着乞丐的眼神变得尤为不善,语气更是随之阴沉了不少:“怎么,聋了,我叫你吃了它!是不是皮子又痒了,想挨打?”

    乞丐听到这话,身子不自觉的往后缩了一下,那是一种出于本能的畏惧。

    很显然,他挨过的打,不止一回。

    周围的百姓似是见惯了这种情形,没人愿为这个毫无相关的乞丐,去踩这趟浑水。只能在心中咒骂吴向这些官兵,王八操的,丧尽天良。

    此时,一张完整的炊饼从上方递来。

    “来,吃这个。”

    当着自己的面还敢给这臭乞丐投食,吴向一见这炊饼,顿时也来了火气。他偏头看向这个比他高出一大截的青年,以二流子般的口气质问着:“嘿,你丫谁……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话还没有说完,吕布反手就是一巴掌,抽在了吴向脸上。

    吴向差点被这一巴掌扇得摔倒在地,他轻捂着胀痛的脸,那叫一个疼。

    不过他却没有立马下令逮捕吕布,而是上前两步,小心翼翼的试探询问起来:“恕小人眼拙,敢问是哪家的公子?”

    敢在洛阳城里这样嚣张行事,绝对不是善茬。

    吕布懒得搭理吴向,他问了个在外人听来极为古怪的问题:“怨我吗?”

    乞丐一个劲儿的摇头,蓬垢的头发下面,露出一张丑陋的脸。

    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