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三五八章 天子失其鹿

时间:2018-01-12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羽林将士为此纳闷儿不已,中郎将这是唱的哪一出。

    刘宏瞥了眼跪地叩首的吕布,羽林将士已经停止了呼喊万岁,他抬了抬手:“吕卿,起来吧,箭是朕让你射的,你又何罪之有?”

    吕布见天子并不怪罪于他,这才慢慢站起身来。同时心中也告诉自己,以后再也不要如此耿性,做事之前,先想清楚结果再说。

    别的他倒不怕,就怕将来那些个言官借题发挥,说‘天子失其鹿,而吕布,逐之’。

    这种隐晦的暗喻,一旦天子信了,灭族都不为过。

    随后,天子显然没了狩猎的心思。天天在宫中声色犬马,纵情享乐,再加上又不肯锻炼运动,刘宏的身体早就垮了,根本受不起长时间的驰跑颠簸。

    在广成苑内的楼阁内歇息稍许,刘宏起身,朝吕布说着:“走,朕带你去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吕布不明所以,但也不敢违抗。

    羽林军见天子动身,便也跟着上马,然则天子却命令他们留守原地,不得跟随。连同带出来的那些黄门内侍,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天子骑马往林中深处走去,吕布跟随其后,有他在身边,普通的野兽山猪,根本近不了天子之身。

    绕过大半北邙山,天子终于停下脚步,下马将马绳交由吕布牵着。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,天子不说话,吕布也不开口。

    走上小会儿,前方出现了一座道观,几名道童正在劈柴担水。

    吕布颇为惊奇,这深山之中居然还藏有这么一处洞府。但看天子的神情,平淡如常,似乎对这里并无半分惊讶。

    刘宏踩着石梯登上道观,吕布则将马匹拴好,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道观空地,打坐的老道士知有贵客前来,睁眼起身,拂尘一掸,行了个道门礼仪:“贫道见过陛下。”

    天子‘嗯’了一声,找了个蒲垫坐下,询问起眼前道士:“史道人,朕的丹药练得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回陛下,仍在提炼之中,估计还需半月,方可炼成。”老道士回道。

    刘宏点了点头,也没多作催促。两人摆谈小会儿,刘宏又问起来:“辩儿呢?”

    “史侯在偏殿读书。”

    老道士不敢直呼其名,唯有以‘史侯’相称。

    刘宏有两个儿子,刘辩和刘协。

    刘辩出生之前,刘宏之前生下的皇子们都已夭折。所以刘辩出生以后,并未养在皇宫,而是养在了道人史子眇的观里,何氏想凭借其道术来保护自己的儿子。

    二皇子刘协的命运就更为坎坷,其母王美人,是前五官中郎将王苞的孙女、王章之女,出身于名门世家,举止文雅,再加上容貌姣好,深得天子宠爱。

    当时的何氏已经登上后位,执掌后宫,对王美人的嫉妒自是不必多说。因此在怀有身孕时,王美人怕招惹何皇后更深的嫉妒,就没有告诉皇帝,而是偷偷堕胎。然则堕胎药并没奏效,孩子最终还是生了下来。

    刘协生下不到一月,王美人便被何后毒杀。

    听闻此事的天子勃然大怒,本欲立即罢黜何氏的皇后,却被宦官们跪地劝阻。他怕刘协再遭暗害,于是将其抱到了永乐宫,请董太后抚养。

    这些皇家的秘史,吕布也是后来才知。

    刘宏带着吕布去了偏殿外,站在门口,却并没有想要进去的意思。

    殿内,一名岁的男孩穿着蓝白的小道袍,跪坐于蒲团,面前的案桌上摆有厚厚几摞竹简。

    看样子是在读书,可实际上,却是偷偷的在玩弄手掌上的虫蚁。

    这番小动作落在天子眼里,其内心的失望,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很快,刘宏便离开了这座道观。

    归去的途中,刘宏对道观的事情只字不提,他问了个与此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:“吕卿,你觉得大将军此人,如何?”

    何进?

    吕布脑海里浮现出那个身材矮胖的男人,略微思索,如实答道:“臣与大将军私下并无来往,对其也是知之甚少。”

    刘宏盯着吕布看了稍许,似是在判断其所说内容的真假。

    “那你说说,他千方百计的征召郑玄来洛阳讲学,这又是意欲何为?”刘宏又问。

    这点吕布还是知道的,“大将军出身低廉,大约是想借此机会,来提升自己在士人心中的名望。”

    “提升名望之后呢?”天子又问。

    吕布顺着这话,细细琢磨起来,提升名望之后嘛……还不就是……

    难道说,何进想取而代之?

    心中突然冒出的想法,将吕布给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要真是这样,那可得早些防着才是。

    “陛下,臣愿为你手中之刃!”

    反应过来的吕布当即抱拳,表明态度。

    刘宏却是笑了笑,他知道吕布想跑偏了,那个杀猪的,还没那胆量,起码在朕活着的时候没有。

    “吕卿,你觉得皇子辩如何?”今天天子陛下的问题,似乎格外的多。

    “陛下家事,臣不敢妄言。”吕布同样也很惆怅,天子的问题是一个比一个难答,这摆明了是奔着储君的方向在问。

    刘宏骑马慢走,吕布的回答似乎并不能让他感到满意,于是又问:“那你觉得,朕的两位皇子,谁更适合立为储君?”

    “立谁为储君,难道不是陛下说了算么?”吕布反问。

    刘宏叹了口气,有些伤神:“何进及百官已经不止一次在朝堂奏请,要朕立大皇子为太子。然则,皇子辩轻佻顽劣,偷懒耍巧,没有一点帝王应有的威仪。无论是性情还是样貌,跟朕都一点不像。”

    只要不是傻子,都能听得出刘宏话里的意思。他是想立皇子协为储君,只是以何进为首的百官俱不同意。

    如今的何进势力日日见长,身后还站有无数的世家门阀,为其擂鼓助威。

    吕布替那位道观里的皇子惋惜稍许,小孩子爱玩,其实没什么不好,只可惜他生在了皇家。

    “朕十一岁即位,大将军窦武因扶龙之功而权倾朝野,当时的朕,同傀儡无二。所以朕啊,不想将来,朕的儿子也变为别人的傀儡……”

    那天回去的路上,刘宏同吕布说了许多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