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三五五章 责罚

时间:2018-01-10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吴匈如此快的败北,百官瞠目结舌的同时,也切切实实感受到了校台上那个青年中郎将的强悍实力。

    第一场比试结束,接下来便是骑射。

    吕布挑了匹高大的赤色鬃马,来到起始点,与韩沮并排而立。

    两人骑上马背,施令官照例询问完两人的状态,将手中赤令旗举起。

    伴随着令旗落下的瞬间,两人同时拍马前冲。

    冲至两百步的时候,吕布按下了想要取弓的冲动,继续往前。

    他想看看,李乘究竟是因何坠马,输了比赛。

    及至一百五十步处,吕布取出弓箭,搭箭上弦。

    而此时,与他齐头并进的韩沮嘴角露出抹阴气笑容,故技重施。

    夹着马腹的左脚悄然松开,趁吕布拉弓不备,张开踢向其胯下的战马。鞋尖上露出的寸长绵针,在灿烂阳光上,泛起一星亮眼的白芒。

    针尖不长,因此不会给战马带来巨大的伤害,但绝对可以让战马感觉到那股子刺心的疼痛。

    由于两人挨离不远,所以这番小动作,基本上不会有人察觉得出。

    却不料吕布早就防范着他,伸出右脚踩住韩沮的脚踝,牵制着不让他把左脚收回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吕布还将手中弓弦拉满。

    韩沮见阴袭失败,眼中闪过诧异,但此时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让他考虑对策了,必须得射击铜钱,赢得比赛才行。

    韩沮拉弓速度也是飞快,搭箭上弦,一气呵成。

    正当他准备射下铜钱时,一股巨力狠狠踩在了他的左脚。韩沮猝不及防,连手中弓箭都没来得及射出,身躯便因重心不稳而摔下马背,战马疾驰的后蹄重重踏在他的腿上,响起一声骨裂的闷响。

    呜啊!

    倒地的韩沮猛地坐起,双目瞪得极大,痛苦嚎啕一声,便又直挺挺的往后倒在了地上,已经是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叮!

    白色的羽箭毫无意外的射中铜钱,并将其带落下了横杆。

    这一局,又是吕布胜了。

    两个得力手下接连惨败于吕布,袁术对此仍旧不肯买账,大声怒叱:“吕布,你这卑鄙小人,居然使诈!”

    走至天子近前,吕布也同样出言反击:“袁将军,你这话说的。羽林军的将士落马,就是骑术不佳,怎么到了你手下的人落马,就该是我使诈?某倒想问问,这算哪门子说法?”

    要说卑劣使诈,也是韩沮动手在先,他不过是以‘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’罢了。

    袁术找不到辩驳的话说,一时间有些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他只好转身对着天子拱手,“陛下,请您为臣做主!”

    “赢就是赢,输就是输,哪来这么多的借口。”

    刘宏不耐烦的挥了挥手,看向袁术:“别扯远了,咱们接着讨论,你欺瞒朕的罪过!”

    袁术心头一惊,赶忙再度跪下,他居然把这茬给忘了。

    天子扫视了群臣一圈,最后还是把目光落到了吕布身上,“吕爱卿,你还是坚持以为,袁卿家非死不可吗?”

    “回陛下,袁公路罪犯欺君,罪无可赦!”吕布的回答,依旧坚定不移。

    袁术见吕布一心想置他于死地,天子谁都不问,偏偏只问他一人,这说明了什么?

    想到这里,袁术的心已经凉去了半截。

    百官们不敢再替袁术发声,全都立在一旁,静候天子的最终处置。

    刘宏板起脸,问向袁术:“袁卿家,你可知罪?”

    “臣知罪!臣冒犯天威,罪该万死!”

    这时候的袁术再也嚣张不起来,他是真的知道怕了。如果一切可以重来,他保证会好好的听父亲教导,收敛性子,再也不到处惹是生非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知罪,肯悔改,又有大将军及百官替你求情。朕念在你袁家世代效忠大汉的份上,就宽恕你这一回,下不为例。”

    天子的声音传入耳中,以为必死的袁术怔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,紧随着连忙叩头谢恩。

    “不过死罪可免,活罪难逃,不给你些惩处,你就难长记性。来啊,将袁公路拉出校场外,重则军棍二十。”

    天子发下命令,立马就有十数名士卒前来,拖着袁术,出了校场。

    “一、二、三、四……”

    很快,校场外的计数声,和着挨打的声音,一并传入了校场。

    袁术倒是有点骨气,从头到尾没喊一声疼。只不过他把这些痛楚和仇恨,全都记在了吕布的头上。

    二十军棍打完,袁术被两名士卒架扶到天子近前。

    此时的袁术脸色苍白,仅吊着半口气,坚持到了天子面前。

    “长记性了没有?”天子问他。

    “长了。”

    “长了就好,从今天起,你的虎贲中郎将也别当了,带着你这两个手下,滚回去给朕好好反省,听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听到了。”

    在天子面前,袁术是升不起半点脾气的。丢了虎贲中郎将他并不心疼,以袁家的势力人脉,当官只是早晚的事情,捡着条小命才是最为重要。

    刘宏处罚完袁术,又将目光移到了袁术老子的身上,“袁逢,你太仆的职位也暂时卸下,回去好好教教你的儿子,告诉他什么是君,什么是臣。”

    一直跪着的袁逢听到这个结果,重重磕了个头,语气感激万分:“谢陛下天恩。”

    这也就意味着,天子已经原谅了袁术,不会再针对于他。

    处理完袁家父子,按说此事也算是该告一段落。

    可天子似乎并没有起驾的意思,他转头看向吕布,同样责斥起来:“我大汉自建国起,历代贤君皆以仁孝治天下。你和袁术同朝为臣,他落难时,你不仅不替他求情,反倒心思歹毒,一心想置其于死地。你也给朕回去,好好面壁思过,没有朕的旨意,不得再来羽林!”

    吕布眼中有过明显的惊愕,他怎么都不会想到,天子会连他一块责罚。

    跪在地上,吕布将脑袋磕于手背,沉闷应道:“臣,领命。”

    百官们见吕布受责,完全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,仿佛在说:该,让你瞎嘚瑟,这下挨骂了吧,活该!

    期待已久的比试,最终落了个不欢而散。

    天子摆驾回宫,吕布也拖着疲倦的身躯,离开了校场。

    走在回府的路途,头顶上方的阳光很是刺眼,吕布用手遮了遮,神情充满迷茫。

    错了吗?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