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三五四章 吕卿,敢应战否

时间:2018-01-10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刘宏此时也反应了过来,当他再度看向袁术时,起初的赞赏神情不在,变得阴戾深沉。

    “陛下,臣万死!”

    感受到那股子喜怒无常的帝王气息,袁术‘砰砰砰’的磕着脑袋。他现在终于知道怕了,万一天子下定决心,真要将他砍头处死,可能任由谁来劝说,都不好使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他犯了欺君之罪,谁还会出来替他求情。

    百官们缄默了,这会儿天子摆明动了怒气,傻子才会往枪口上撞。连太仆袁逢都跪在了地上,自请罪责:“臣教子无方,请陛下重罚。”

    唯有一人出列,朝着天子拱手抱拳:“陛下,臣以为这件事情,未必只有表面那般简单。或许在这其中,袁中郎将也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,陛下不妨先听他作何解释。”

    此人乃是当朝的国舅,大将军何进。

    这杀猪的,真是越来越嚣张了呢!

    刘宏眼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阴沉,但还是决定先听听袁术的说法。

    这种危难时刻,何进这个矮胖子居然愿意挺身救他,这令袁术自是感激倍增。

    “陛下容禀,非臣有意欺瞒,实是那二人在昨夜受了臣的责骂,心怀怨恨,逃出了城去。臣唯恐扫了陛下兴致,故才用此拙劣手段。”

    情急之下,袁术竟也生出了急智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也算是能够比较说得过去。

    “恳请陛下念在他的一番孝心,饶他死罪。”何进接过袁术的话语,拱手求情。光有袁绍还仅仅不够,他想要的是将整个袁家都拉到自己的战车上来。

    何进开了口,朝中文武自是得卖他一个面子,齐声替袁术求情:“恳请陛下,饶他不死!”

    群臣求情,按照刘宏以往的脾性,从来都是想杀谁杀谁,任何人求情都不管用。但他这回却是将目光投到了吕布身上,想听听这位羽林中郎将的意见。

    “臣以为,袁术欺瞒圣上,罪犯欺君,当斩!”既然选择了孤臣这条路,在天子让他抉择的时候,吕布就不会、也不能留有半点余地。

    袁术本以为局面有了新的转变,结果听到吕布这话,气得是一佛出世二佛升天,当场指着吕布怒骂起来:“匹贼,你就是借机报复,怀恨在心!你妒忌我手下有能人异士,抢了你的风头,想故意陷我于死地!”

    百官们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,吕布的行径在他们看来,无非是落井下石,与小人无二。

    吕布不管其他人怎么想,当他听到袁术这番话时,却是嗤夷连连:“能人异士?嫉妒?你那两人在某眼里,不过土鸡瓦狗,蛇鼠之辈。”

    袁术更为光火,同时激将起来:“那你可敢同他们比试!”

    吕布没做回应,将目光投向天子,以示征求意见。天子如今高坐此处,一切事务,自是轮不到他来决定。

    见此情景,刘宏又来了兴致,他暂先将袁术的事情放在一边,问向吕布:“吕卿,敢应战否?”

    吕布抱拳,“固所请耳!”

    比试仍是之前的比试。

    登台之前,袁术走至吴匈面前,压低声音嘱托了一声:“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吴匈眼中有过明显的错愕,天子面前杀人,不太好吧。

    袁术却不管那么多了,满脸的阴冷:“出了事,我来扛。”

    他今天索性豁出去了,就算会被天子处死,他也要拉吕布垫背。

    两人登上校台,彼此行礼过后,施令官说了声‘开始’,两人便应声而动。

    吴匈率先发难,手中三尖刀当头纵劈吕布头顶,既然主公想要他死,那就留他不得。

    这一招杀气极重,吕布也不硬接,当即拖戟倒退数步。

    吴匈以为吕布这是怯了自己,心中顿时信心大增。然则接下来的一幕,差点令他气到吐血。

    倒退之后的吕布顿下脚步,将手中长戟往地上一插,竟赤手空拳的迎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是要空手搏白刃!

    竖子,狂妄!

    气得发狂的吴匈须发倒竖,怎么说他在汝南也是颇具实力的人物,吕布居然这般托大,不用兵器就想获胜,简直是目中无人。

    小看于吾,那就用你的性命来作歉礼吧!

    吴匈拖起三尖刀,脚下发力,直奔吕布。

    看台处的天子百官见状,霎时又将目光转移到吕布身上,本以为吕布会知难而退,谁知他仍不避退,反倒加快速度,猛地迎上前来。

    去死吧!

    两人冲至一起的瞬间,吴匈心中怒吼连连,手中刀锋更是毫不留情的斩向吕布头颅,力求一击毙命。

    刀锋斩落,寒芒大振。

    吴匈眼中的狰狞已是清晰可见,然则那股子狠劲儿,很快便化作了惊愕。

    吕布的身形迅疾如风,在刀锋起落的同时,就已经预算好了其劈下的轨迹,身子往左偏动两步,轻松的便闪开了三尖刀的攻势。

    借着落空的刹那时间,吕布连肩带肘,狠狠撞击在吴匈胸口。吴匈受力下倾,吕布便顺势抓稳吴匈肩膀,抬腿挺膝,直接就是一记膝撞重击。

    这一击有多凶残,恐怕只有吴匈才能感受得到。

    天子百官还未看清动作,便听得‘哇’的一声,吴匈的嘴巴张开,胃里泛黄的胆汁,全都吐在了校台。

    那分泌物看着都恶心,众人自是一脸嫌弃。

    垂下脑袋的吴匈仍是不甘,握着三尖刀的右手再度平砍吕布。不过此时的攻击,已经没有多大的力道,吕布轻松捏住那只握刀的手腕,发力一捏。

    吴匈吃痛,握刀的五指散开,‘咣当’一声,五十斤沉的三尖刀,坠落于地。

    卸去了兵器,接下来的事情就容易多了。

    抓住吴匈的腰部和颈背,吕布轻喝一声,双臂发力,在众人瞩目之下,将他给举到了头顶。

    随后,一步步的往袁术所在的方向,走动过去。

    吴匈见状,像是提前看到了结局一般,抗议无比的晃动着手脚,剧烈挣扎起来。

    当初以力著称的西羌第一勇士都挣脱不开吕布,更何况是吴匈。

    走到袁术所在的边角,吕布对其置之一笑。

    随即双手往前一抛,头顶上方的吴匈便从丈余高的校台摔落下去,重重砸在地面,也落在了主子面前。

    短时间内,肯定是爬不起来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