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三五零章 小露身手

时间:2018-01-09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清晨,吕布来到羽林驻营。

    门口站岗的士卒见到吕布,挺直身板,喊了声‘将军’,眼神之中充满敬意。

    吕布点头回应,迈步走入营中。

    羽林将士已经训练了小半时辰,吕布将他们聚拢于校台下方。

    “相信大家也已经知道,六天之后,我们将同虎贲营比试高低。所以,我要从你们之中,挑选出六名勇士,代表羽林军迎战虎贲。”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要选六个人,当然是有备无患。

    “虎贲营的实力我不清楚,但我会按照我的方式来训练你们。现在,我要问的只有一句,尔等,敢应战否?”

    说至最后,吕布蓦然高喝。

    羽林将士受此激励,胸中顿时热血奔腾,齐声大吼:“战!战!战!”

    一时间,士气如虹。

    经过昨天的事情,他们心中已经认可了这个青年将军。抛开实力不谈,起码吕布知道护着他们,仅此一点,就值得他们敬重。

    按照天子定下的规矩,比试总共有三轮,武艺、骑射,以及勇气。

    勇气的比试内容是什么,吕布不知道,但三局两胜,只要赢了武艺和骑射,就算他们赢了。

    试问天下间,有几人能在武艺和骑射方面,胜过吕布?

    吕布看着下方将士,高声询问:“你们之中,谁的实力最强?”

    听得这个问题,羽林将士们一阵骚动,关于这个事情,还真没有个定论。

    羽林军不像狼骑营,有个排名榜,实力前一百的都有特制的令牌,上面刻着一到九十九不等的数字。

    为此,狼骑营眼红那些牌子的人,可不在少数。那是一种荣誉的象征,弱者想变强,强者想变得更强。

    “将军,你问这个,是想同我们之中的强者比试吗?如果是,不知道我能不能同将军过上两招?”

    人群中,一名蓄有浓腮胡的汉子高声说道。

    吕布确有此意,点了点头:“好,那你便上来试试。”

    敬重归敬重,羽林军中没人见过吕布出手,所以他们对吕布的实力,或多或少的持有些怀疑。

    这个浓腮胡、体型健壮的大汉名叫徐魁,虽说未必能够算是军中第一,但也绝对是排得上号的人物。

    因此,羽林将士对这一战,皆是充满了期待。

    徐魁走上校台,同吕布报了个拳,以示武人之间的行礼。

    吕布同样回敬一礼,双方各自挑选好兵器,相峙而立。

    “将军,得罪了。”

    见吕布准备就绪,徐魁道了一声,脚下疾走两步,手中大刀斜劈吕布胸膛。

    锵!

    一声金属的轻鸣,众人还未看清吕布如何出手,这一招就已经被他轻松化解。

    “别压制,尽管全力来攻便是。”

    吕布微微笑道,他看得出,刚刚徐魁故意保存了实力,兴许是顾及到自己将军的颜面,怕一招不敌,下不来台。

    听得吕布这话,徐魁眼中诧色闪过,方才那一招虽谈不上杀伤十足,但也不至于被人这般轻松挡去。

    这个新来的将军,是真有本事的!

    徐魁再不敢有丝毫怠慢,提神凝息,气贯丹田,手中大刀带动着破空的声响,虎虎生威,前方停手,后手又起,一刀接连一刀重劈而出,宛若山崩摧压,气势十足。

    处于防御之中的吕布长戟挥动自如,‘锵锵、锵锵’的兵器交碰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吕布的身形依旧立于原处,不偏不倚,仿佛立于云海之巅看潮起潮落,无关胜负,多了几分世外高人的轻描淡写。

    没有金刚钻,不揽瓷器活。

    自荐上台的徐魁,起码还是有几分真正本事。

    这点,吕布可以感受得到。

    两人在台上交锋,台下的羽林士卒们看得是目瞪口呆,对这位新任的将军,简直崇拜得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吕布站在原地,任由徐魁强攻二十余合,身形没动分毫,甚至从始至终连脚步都没挪过。

    这意味着什么,已经无需多讲。

    两人的实力,相差了何止数倍!

    咚!

    伴随着一声闷响,大刀被长戟砸入地面。

    “将军,我输了。”

    徐魁放弃了进攻,意识到两人之间的实力差距,他选择了主动认输。

    再斗下去,他仍旧是赢不了。

    吕布过去拍了拍他肩膀,委以重任:“把关的任务就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什么把关任务?

    徐魁莫名所以,但他随后便看见中郎将指着他,朝着校台下的众将士说道:“能在二十合内击败徐魁,便算合格。”

    吕布这也算使了个小聪明,要是羽林军一千八百人挨个挨个挑战,那还不得把他折腾个够呛。

    先选个标准出来,再来慢慢筛选,这才是上策。

    校台下的将士一听这标准,不少人当场都打起了退堂鼓。徐魁的实力不低,要在二十合内击败他,于九成九的人而言,无疑是天方夜谭。

    吕布将长戟插回兵器架上,回头对徐魁说了声:“好好替我把关。”

    这可把徐魁感动到了,在他心里觉得,吕布肯将此番重任交于他手,就是对他的绝对信任。

    “定不负将军所托!”

    徐魁回答得笃定无比。

    评选武艺的标准有了,吕布还得着手另外一件事情,骑射。

    “你们要是觉得没信心赢得过徐魁,也可以来试试骑射。”吕布说完,让人在校场上立起箭靶。

    随后,吕布下了校台,从一名士卒手中牵过骏马,翻身乘上。

    吕布轻拍,胯下战马开始围绕着校场奔跑起来。

    骑射和比武不同,武艺偏向于力道,骑射则更偏向于技巧,与其说技巧,倒不如说是感觉。

    那种弓手在猎取目标时才独有的感觉,一旦拿捏住,几乎箭无虚发。

    有的人弓马娴熟,有的人,只能在陆地称王。

    天赋这种东西,还是尤为重要。

    战马前奔,此时箭靶距吕布的位置,大概还有一百五十步。

    从箭筒里抽出羽箭,吕布搭箭上弦。

    通过刚才比武展示出的实力,再也没人敢小看这位年轻的将军。

    吕布手中的箭还未射出,但在羽林将士们的心中,都升起了这样一种感觉。

    稳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