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三四八章 七日之后,再较高低

时间:2018-01-09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吕布、袁术皆是一惊,显然是没想到天子会驾临此地。

    两人赶忙带着各自的麾下将士分列开来,拱手抱拳:“臣等恭迎陛下,陛下千秋无期。”

    刘宏从两人中间的道路走过,也不开口,找了位置坐下,随后也没有要叫两人的意思,和旁边的张让闲聊起来。

    吕、袁两人及麾下将士只能躬着身子,谁也不敢直起身来。

    晾了好一会儿后,刘宏才让众人平身。

    袁术怕吕布抖落实情,干脆先咬一口,满脸委屈的说着:“陛下,请您为臣做主,吕将军这才刚来,就唆使手下将士……”

    “原因什么的朕不想听,朕只想知道,谁赢了?”

    刘宏瞅了袁术一眼,淡淡的语气里透着股帝王才拥有的威严气势。

    天子这么一问,两人心中皆是没底。听天子的口气,显然是知道了他们殴斗,那他问这话,又是何意呢?

    “陛下明鉴,臣等不过是闹着玩的罢了,哪有什么胜负之分。”在天子面前,袁术可不敢有丝毫的嚣张。

    “吕将军,真是这样吗?你若是有委屈,尽可当面全说出来,陛下会为你做主。”张让这时候插了一句,他看向吕布的时候面带笑意,尤为和善。

    这是在帮我?

    吕布有过短暂的狐疑,然而这番话在袁术听来,就是另外一个意思了。

    怪不得这姓吕的这般有恃无恐,原来是张让老贼在背后给他撑腰,仗着陛下的宠信,横行无忌。

    哼,等大将军灭了这帮阉宦,我定叫你求生不能,求死不得!

    袁术心中阴毒的想着。

    吕布没有读心术,自然不会知道袁术的阴狠心思。见天子看向自个儿,吕布抱拳回道:“袁将军说得没错,臣等不过玩闹罢了,未有胜负之分。”

    既然袁术都先认了错,吕布也没有将此事捅大的想法。

    双方都想息事宁人,天子却并未就此作罢,手指有节律的敲打起石桌,漫不经心的说着:“没出胜负,那就找个时间,分出胜负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听,静默于原处,皆是不懂天子话里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朕给你们七天时间,七天后,依旧在这个校场。你们双方各派三人出来比试,朕想看看,朕的两支亲军,到底哪支更胜一筹。”

    刘宏定下了比试的日期,思虑片刻:“至于比试的内容嘛,朕想想……有了,就比武艺,骑射,还有胆量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两位卿家可敢?”

    吕布、袁术同时抱拳应道:“臣领命。”

    羽林军长期被虎贲营压制,既然吕布来做了中郎将,不说反压虎贲一头,起码双方应该平起平坐。

    借此机会,也稍稍打压虎贲一番,让他们今后不敢再擅自来闯羽林驻营。

    袁术想得就更简单了,本来他看吕布就不顺眼,今天的事情没完,正好借天子设下的比试,好好教吕布做人。

    两人应答果断,刘宏对此极为满意的点了点头,并立下承诺:“比试输了的人,朕也不怪罪。至于胜者嘛,朕下月想去广成苑狩猎,就由获胜的一方陪同随行好了。”

    双方将士一听,眼中浮起战意,皆是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随行天子左右,这便是他们的荣耀。

    少许,天子摆驾回宫。

    吕布袁术等人再度抱拳行礼:“臣等恭送陛下。”

    等到天子的身影出了营门,消失于眼帘,双方将士才直起身来。

    “吕将军,山不转水转,咱们七日后见高低,到时候可不要让我失望啊!”袁术皮笑肉不笑的说着,听他的口气,仿佛已经是胜券在握。

    是谁给你的勇气?

    吕布很想这样问他,笑着说道:“袁将军若是想亲自找吕某过招,现在就可以腾开空地,咱两比划比划。”

    “骑驴看唱本,咱们走着瞧。”

    袁术冷哼一声,他知道自己斗不过吕布,却也不肯承认,丢下这话,带着虎贲营的将士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天子、袁术相继走后,羽林营剩下的便是自家的儿郎弟兄。

    穿好衣甲的周游走到吕布面前,跪地抱拳,脸上带着感激与羞惭:“将军,卑职无能,给您添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羽林将士全都看向吕布,想知道这位新任的中郎将会如何责罚周游,毕竟这件事情,一个巴掌拍不响。

    “周左监,这件事情你做得很好。”

    温和的声音传来,周游似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他抬头望向那个高大的青年将军,由于逆光的原因,他第一眼并未看清吕布的样貌。

    一双大手从黑暗之中将他托了起来。

    那一刻,周游觉得,他仿佛是迎着光芒而生。

    “危急时刻,你宁可自己出来受罚,也不愿交出人给虎贲营。这就说明,你是个硬堂堂的汉子,我吕布素来敬奉热血男儿,你又何罪之有?”

    吕布慷慨陈词,不知不觉间,口才也在慢慢进步。

    他问向众将士:“弟兄们,你们说,周左监错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没有!没有!没有!”羽林将士举动着手中长戟,集体高呼。

    这回派来的将军,真是对了他们的胃口。

    “将军……”周游语气哽咽,已经感动得说不出话来,眼中泛起了泪光。

    吕布好言安抚他一番,随后望向营中将士,继续凝聚起了人心,高声说着:“还有你们,也都是好样的,打得好!下回谁再敢来犯,别来问我,先打了再说!”

    羽林将士听到这话,顿时群情澎湃,纷纷欢吼起来:“将军威武,将军威武!”

    回宫的御道上,刘宏躺坐于龙撵,双手拢进袖口,眯合着眼睛,看起来像是已经睡着。

    “阿父,你觉得吕卿家,如何?”天子淡然开口,依旧没有睁眼。

    跟在龙撵旁的老宦官迅速琢磨起天子心思,可能因为吕布那一句‘吾乃王臣’,今后明面上,估计就没人动得了吕布。

    除非,天子厌恶了此人。

    “老奴嘴笨,说不上来。但吕将军总给老奴这样一种感觉,就像是困在笼子里怒吼咆哮的猛兽,每每与他对视,老奴都心惊胆战。”

    张让回答起来,吕布冷下来的眼神,确实让人感到后背发凉。

    天子未再作声,入了梦乡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