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三四七章 强势带队

时间:2018-01-06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“吕中郎将到任没有?”

    相比虎贲和羽林的冲突,天子似乎更为在意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回陛下,今儿一早中郎将就去太尉府报了到,此时应该也在。”

    “走,陪朕看看去。”

    校场上,执刑和受罚的双方皆已就绪。

    袁术正欲下令,却有人抢先了他一步,“虎贲中郎将如此兴师动众,不知所为何来啊?”

    众人顿时看了过去,新任的羽林中郎将轻踏着步子,缓缓而来。

    “将军,将军……”

    羽林将士们纷纷喊了起来,这位新任的中郎将肯在这个节骨眼儿上站出来,就说明还是有些骨气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将士们的眼中不由多了几分期盼。

    袁术瞥着往这边走来的家伙,狐疑问道:“羽林中郎将吕布?”

    羽林中郎将换人的消息他是知道的,虽没见过吕布,却也晓得世间有这么一号人物。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吕布走至羽林军前,淡然点头。

    袁术见这厮居然没有笑脸来讨好自己,心中略有不悦,试问在洛阳为官当值的人,有几个不晓得他袁术之名。

    巴结他的人数都数不过来,这个看起来高高大大的愣头青,居然没有半点反应。

    想来是常年在边塞为将,不熟悉他的家世背景。

    袁术拿捏起语气,带着问责的口气:“吕将军,你手下的人伤了虎贲营的将士,本中郎将略施惩戒,不过分吧?”

    “明明是你们先……”羽林军的将士们急着辩驳。

    吕布抬起手掌,他又不是瞎子,方才种种,他早在旁边看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“我没记错的话,这里是羽林营,而不是你虎贲驻地吧。”

    针尖对麦芒,吕布也是丝毫不让:“袁将军方才质问羽林左监,说他哪来的资格教训虎贲营的将士。现在某也想反问一句,我羽林军的儿郎,轮得到你虎贲营来指手画脚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羽林将士皆是为之一振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位新任的中郎将看起来年纪轻轻,行事作风倒是强硬无比,不失为一条好汉。

    虽说这是第一次见面,但吕布的形象,在这些羽林将士的心中,早已无形的上了好几个台阶,好感度更是蹭蹭蹭的直往上涨。

    吕布的公然驳斥与叫板,显然让袁术尤为火大,堂堂的袁家嫡子,什么时候这么下不来台过。

    恼羞成怒的袁术当即下了命令:“给我打!”

    魏长林等人领命,刚准备动手,吕布这边也下了将令:“羽林军!”

    “有!”

    羽林将士们个个奋发大吼,吕布的强硬态势,让他们再无所惧。

    “盯着那些人,谁敢先动手,就给我上前按住,连本带利的讨回来。”吕布轻描淡写的说着,反正他和袁术走不到一块儿,所以也就无所谓得不得罪袁家。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羽林将士领命,齐齐抱拳应命。

    吕布的口气强硬,羽林军又虎视眈眈,执刑的魏长林一时间也拿捏不准主意,只好纠结的回头看向袁术,想听听这位主子的意见。

    袁术打小起便是众星捧月,何曾受过这种窝囊,他将目光挪到吕布身上,阴沉的说着:“姓吕的,你可知道我是何人?得罪了我,今后又有何等下场?”

    “我的下场,我不知道。但我晓得,你将来肯定会因求蜜水不得,而气极呕血而死。”吕布一语成谶,剧透了袁术未来的结局。

    “你敢咒我!”

    袁术怒声斥道,区区蜜水,以他的家世背景,要喝多少就有多少。若是因此而亡,岂非天大笑话!

    “吕布,你不过是个边鄙乡夫,靠踩着狗屎运才能入京当值。给本将军提鞋都不够资格,竟也敢同我作对!”

    气急败坏的袁术也顾不得身份,对着吕布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通乱骂。

    想骂就骂吧。

    吕布懒得搭理,此时的袁术在他眼中,与跳梁小丑无二,不仅鼠目寸光,而且心胸狭隘。

    这倒令他想起了另外一个人,曹孟德。

    两人的度量,可谓是天壤地别。

    可笑自己前世,居然还想跟这种人联姻,怪不得到头来,身死人手。

    袁术骂了许久,见吕布也不同他置气相争,以为是吕布认识到了错误,心里总算是稍微好受了一点。

    袁术歇口气,吕布便接替着说了起来,他也不怕撕破脸皮,沉闷着声音,如庙寺里的瓮钟:“吾乃王臣,而非你袁家家奴。我倒想问问,这天下是陛下之天下,还是你袁家之天下?”

    校场外,一袭黑墨帝服的刘宏恰好听到这句。

    他顿下步子,嘴角挂起旁人难以琢磨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陛下,怎么不走了?”跟随身旁的张让低声询问。

    天子没说,却也不着急进入校场,他倒很想听听袁术的说法。

    袁术行事嚣张不假,但起码还是带了脑子。这个锅他肯定不能接,否则传至天子耳中,他袁家满门都得从历史上抹去除名。

    “吕布,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!天下,自然是陛下的天下,我等为臣,岂能动有私念。”袁术‘义正言辞’的说得慷慨激昂,宛如一片赤胆忠心的良臣贤将。

    吕布没控制住自己,嘴角不由偷偷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一笑,盯着他的袁术就更为冒火,语气愈发阴沉:“你笑什么,难道你觉得我说得不对?”

    这一世的袁术是不是忠诚汉室,吕布不清楚,但在上一世,汉家天下分崩离析之后,第一个跳起来称帝的家伙,就是眼前这位袁家的嫡子。

    此时的天空,已然大亮,万里无云映照着又将是个美好的晴天。

    吕布望了眼天色,也没心思再跟袁术干耗,说得直截了当:“袁将军,时辰也不早了。你要走,我不拦着,但你要我交人受罚,那也绝无可能。纵使闹到陛下那里,我也一样是这个态度,孰轻孰重,袁将军你自个儿掂量。”

    吕布下了逐客令,袁术心里虽然不忿,却也没再要求魏长林等人执刑,撂下狠话:“姓吕的,你小子有种!今天这话,我记下了,你最好祈祷,以后不要有把柄落我手里。否则,你终将为你今天的愚蠢,付出代价!”

    这件事情真要闹到天子那里,袁术同样也脱不了干系,姑且不论对错,他起码得有个治下不严之罪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还是,打起来他根本讨不到便宜,据说眼前这个姓吕的,强得离谱。虽未亲眼见过,但三年前的皇宫比试,他还是有所耳闻。

    袁术都认了怂,魏长林也只能灰溜溜的跟着走了。

    然则袁术带着虎贲营的将士,刚刚调转马头,便听得一声嘹亮清肃的宣报声响起:“陛下驾到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