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三四五章 路中悍鬼袁长水

时间:2018-01-05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虎贲营和御林军的战火触之即发,在魏长林被暗算的那一刻,这位虎贲营的左仆射怒从胸中起,大声的招呼起身后弟兄,怒吼起来:“给我上!”

    三百虎贲将士听到魏长林的号令,当即催马挺戟,呼吼着杀向对面的羽林军。

    周游这个时候也顾不得盘查是哪个扔的石子,既然虎贲营要打,他们同样也不会胆怯,将手里长戟一挥,下令羽林军也发起了冲锋。

    两支皇家禁军顷刻间交锋在了一起,战马鸣啸和兵器交戈的声音此起彼伏,响彻了这座驻营。

    远处观望的吕布嘴角微勾,抱着臂膀看起好戏,似乎并没有要过去劝架的意思。

    别看双方吼得厉害,其实下手都晓得轻重,知根知底。弄出人命不至于,最多就是见点红,给对方身上添上几道血痕。

    他们心里都明白,真要弄出人命,谁都担待不起。

    三百对两千,在双方实力相差无几的情况下,不到一炷香的功夫,虎贲营的将士大半都落下马背,败相显露。

    魏长林狼狈在地,周游勒马停在他的面前,语气冷漠:“魏仆射,带上你的虎贲,老老实实的回你们虎贲营去。我们这里,不欢迎弱者!”

    “滚回去!”身后的某个士卒高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其他羽林士卒也都纷纷大吼起来:“滚回去!滚回去!”

    被虎贲营屡屡欺压,这回总算是出了口恶气。

    魏长林从地上强撑着站起,吐了口血痰,望向羽林军的周游,从他脸上的表情就能得知,他并不服气。

    “周游,你不过是仗着人多罢了,不然凭你们这些三脚猫的把式,也想赢我们!”魏长林嘲讽起来,在他眼里,虎贲营就应该比羽林军强,而且强得不只是一丁半点。

    输人不输阵,纵使败了,虎贲营的将士也并未有太多的气馁和沮丧,反倒是胸中燃起的好胜之心,愈发激昂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天子禁军,远非寻常军队可比。”吕布心中微微感叹,胜负已定,看情形也打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那颗石子的确是他所扔,他之前也说过,在洛阳要行事低调,尽量不要惹事。

    但有些事情可以忍让退步,有些事情,他半步都不会纵容。

    一个虎贲营的左仆射都敢来羽林军这里耀武扬威,今天若是将校场借他演练,那明天呢,后天呢?

    人善被人欺,亘古不变的道理。

    今天不给他们些教训,这些虎贲营的人就长不住记性。

    在自家的地盘上,还被别人给熊了,那吕布今后也干脆垂着脑袋,低起腰杆,苟且偷生算了。

    当然,吕布这么做还有一点个人的原因,他的确想看看虎贲和羽林,哪方更胜一筹。

    虎贲营虽然输了,却并不意味着他们比羽林军差,而是吃了人数的亏。

    双方的实力,吕布总结起来就八个字:棋逢对手,旗鼓相当。

    “手下败将,也敢言勇。等你把伤养好,我们再找个地方,一决高下!”周游见魏长林口出狂言,也是忍他不得,当即发下战书。

    “好,你们羽林军的挑战,我接下了,到时候可不要后悔!”

    魏长林撂下狠话,当场应了下来。他忍着身上疼痛,走回到战马面前,牵起马缰,回头朝那些虎贲将士虎吼一声:“儿郎们,我们走!”

    就在魏长林等人准备往营外离去时,外边忽然马蹄声大震,从营门方向,疾驰而来。

    听得此番蹄声,魏长林的脸上顿时大喜过望,而周游的眉头,却锁得紧紧。

    来者不善啊!

    千余名虎贲士卒趋马而入,自觉地立于两旁。

    在所有虎贲士卒勒住马缰之后,后方再度响起清悦的蹄声,传入了在场每个人的耳中。

    吕布侧头看去,那人的衣着配饰同他无二,身份也就不言而喻,此人便是掌管虎贲营的中郎将。

    当看清马背上那位虎贲中郎将的模样时,吕布的脑海里忽地响起了一些各式各样的言语,或狂妄、或轻蔑、或自大,或不甘。

    “那袁本初何许人?庶子尔!”

    “玉玺在手,天道昭命于我!汉室天祚已尽,唯吾可继之!”

    “吕布,同我结了这门姻亲。天下间,再无人可敌你我!”

    “代汉者,当涂高也。天下为何负我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当所有的声音全部沉静之后,吕布深吸口气,再望向那位大摇大摆骑马而来的虎贲中郎将时,脸上多了一抹讥诮,缓缓念出了他的名字,袁公路。

    上一世,两人可谓是有过欢喜有过愁,相互攻伐过,也联盟约誓过。甚至还差一点,就成了儿女亲家。

    没想到,这一世居然会在羽林营中见面。

    骑着高头大马的袁术来到魏长林的面前,看到他的凄惨模样,故意提高声音,询问起来:“怎么回事啊?”

    “将军,您可算来了!”

    袁术带着虎贲营的将士到来,这就意味着有人替他们撑腰。

    魏长林的身板儿也随之硬朗起来,恶人先告状:“今早起来,我本想带弟兄们练练骑术,为了不妨碍营中士卒练戟,于是我就琢磨带着手下弟兄来羽林军这里借场地用用。他们不肯也就罢了,没想到还动手打人,仗着人多,您看看弟兄们都被他们欺负成什么样了!”

    袁术仅仅瞟了一眼,便将目光移到周游的脸上,沉敛起眼皮,淡淡说道:“周左监,过分了吧。”

    袁术能有这股子嚣张气焰,除了官职比周游高外,更重要的还是他的背景。

    汝南袁氏,四世三公,门生故吏遍布天下。自老太尉杨赐离世之后,袁家已然成为了官吏集团的首脑人物。

    而这位虎贲中郎将袁公路,便是袁家的嫡子。

    只要不出意外,未来的袁家家主之位,便是他的。

    早在任职虎贲中郎将前,袁术还担任过一阵子的长水校尉。仗着身份家景,袁术到处摆耍威风,骑乘豪华的车马,气势压人,百姓们敢怒不敢言,便起了外号,讽刺于他。

    路中悍鬼袁长水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