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三四四章 冲突

时间:2018-01-04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羽林军列成方阵,于校场之中挥戟演练,每出一戟,口中必随之大喝。

    吕布坐于远处,听得这吼声气劲十足,心中不由暗自点头。来的时候,他还在猜测这羽林军会不会只是徒有其表,如今看来,倒是他小觑了这支皇家禁军。

    是确有本事,还是花拳绣腿,作为久历战场的猛将,吕布最具发言权。

    观摩了半晌,他起身拍去膝上泥尘,准备过去会见这些羽林将士。

    然则此时,数百道蹄声奔踏而来,从外边一路闯进了校场。

    吕布顺着马蹄声回头看去,从营门口而来的数百骑,装备战甲几乎同羽林军相差无二,唯一可以辨识的地方,便是兜盔上的羽毛,羽林军是白羽,而他们,是黑羽。

    “魏长林,你来此作甚!”羽林左监周游走上前来,挡在了那匹黑色骏马前头。

    马背上的领头男人相貌雄魁,他瞅了眼周游,手肘压着马脖,嗤夷的笑了起来:“我当是谁呢,原来是周左监,失敬失敬。”

    周游同样认得这个骑马带队的雄悍男人,虎贲营的左仆射,和他一个级别的将官。

    “魏长林,这里不是你们的虎贲营,请你离开!”周游压着心里的怒火,尽量平和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周左监,别动气嘛!这不,我们那边的校场,弟兄们正在早练,不方便我们溜马骑跑,我就琢磨着借你们羽林军的校场用用。”

    魏长林仿佛充耳不闻,依旧面带笑意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正在早练!”周游咬牙,一字一句,面上已有怒容。

    魏长林一听,忽地哈哈大笑起来,好似听到了格外好笑的事情,劝说起周游:“哎呀,你们练这个有什么用,费力不讨好,还不如回营多睡会儿,可别累着了羽林军的弟兄。”

    虎贲营和羽林军皆为皇家禁军,职责上也是大同小异,但仅从地位而言,虎贲营是要稍高羽林军一筹。

    “这个就不劳你魏仆射费心了,还有,这里不欢迎你们!”周游语气冷漠下来,再度下发了逐客令。

    “欢不欢迎,不是你周左监说了算。去把你们中郎将叫来,我倒要看看,他究竟欢不欢迎!”

    魏长林依旧没有丝毫要离开的意思,脸上甚至毫不遮掩那抹不屑之色,“现在陛下恩宠的是我们虎贲,也不想想,你们羽林军多久都有没入宫当过职了。我劝你们呐,还是早些散伙,投靠我们虎贲营得了。周游,到时我留个陛长的位置给你,如何?”

    魏长林身后的骑卒,尽皆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虎贲营和羽林军历来不和,这已经不是秘密。私底下的争强斗狠,互相殴斗,更是家常便饭。

    以往这些事情也曾传到过天子耳中,不过天子却从未有过明言责罚,照他的意思就是,狭路相逢勇者胜,优胜劣汰,胜者为王。

    面对虎贲营的寻衅以及冷嘲热讽,一些个暴躁的羽林儿郎忍不了了,纷纷吼骂起来:“期门奴,你们不要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虎贲营在此之前,名为‘期门’,到了平帝元始元年,才正式改名为虎贲。

    这些个虎贲营的将士哪里是来训练骑御,分明是醉翁之意不在酒,借此机会,特地来耀武扬威,奚落他们羽林。

    之前也有过许多类似的事情发生,任职羽林中郎将的胡广林在得知虎贲中郎将是袁术后,他这个靠买通张让上位的中郎将,哪里得罪得起袁家。当场就认了怂,赔礼道歉不说,还主动给虎贲营腾出地方,并要求手下将士,以后不得寻衅惹事。

    羽林军的将士憋了一肚子的火,却也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好在这姓胡的没当两月,就被下了职位,打发到外地去了。

    魏长林听到羽林将士称呼他们为‘期门奴’,脸上的笑意散去,取而代之的是冷漠与阴沉。他将手里长戟一指,愤然说道:“我虎贲营乃是陛下近卫,你们居然敢如此放肆,辱我虎贲!今天要不给个说法,就休想了结此事!”

    “是你们欺人太甚,我最后再说一次,尔等若再不退出我们羽林驻营,就休怪我周游翻脸不认人!”

    羽林左监的态度一如起初的强硬,并未因魏长林的威胁恐吓,而退后半步。

    他这回也是豁出去了,新任的中郎将尚未到来,羽林军中就属他最大。宁愿受陛下责罚降罪,他今天也要出了这口恶气。

    要他们道歉认错,绝无可能!

    “羽林儿郎!”周游大喝一声。

    “唔!”身后的羽林将士齐声应道。

    “上马,御敌!”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转眼之间,羽林军的将士也全都骑上战马,同虎贲营对峙起来。

    双方相隔了不到两丈,望向彼此的眼神中,皆是充满了愤恨与仇视。

    虎贲营来此的仅有三百余人,而羽林军却是将近两千。

    人数悬差如此之大,魏长林一时间也不敢轻举妄动,可就这样灰溜溜的退出,他又心有不甘。

    今天一旦认了怂,以后肯定会沦为双方将士的笑柄,再也抬不起头来。魏长林丢不起这个脸,所以他让两名骑卒离去,回虎贲营搬救兵前来助阵。

    不管是虎贲营还是羽林军,里面大多都是些热血儿郎,并不会因为人多人少而感到胆怯畏缩,心中只有奔腾的热血,在为之流淌。

    魏长林没有下令动手,只是如一头觅食的野豺,时刻监视着羽林这边。

    周游也同样没有贸然出击,倒不是担心打不过,而是先动手的注定理亏,后动手的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,都能够算是正当防卫。

    而且他也看见了魏长林叫人去搬救兵,按照以往的惯例,等到双方的中郎将到来,这件事情也就会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,最后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周游按下方才心头的冲动,他也不想捅出太大的篓子,毕竟他还想在羽林军里继续待下去。他只是不甘于虎贲营的打压,想给出一个强硬态度,证明羽林军并不是软弱可欺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,凝固在空气里的氛围,变得越发的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对峙的双方谁都没有吱声,整个驻营在这一刻,安静得出奇。

    嗖~

    一粒小石子从某个角落激射而来,带着破空声,不偏不倚,正中魏长林的额头。

    这下,沉寂许久的大海,陡然掀起了惊天巨浪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