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三四二章 琐事

时间:2018-01-03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在入府的时候,吕布就想到了这点,只是他当时存有顾虑。如果二话不说就将这些仆人退回给张让,这无疑是表明要跟张让撕破脸皮。

    而如今的吕布在洛阳城内根基都没站稳,又如何跟那老宦官斗。

    所以吕布当时也没说什么,想等着戏策来后,问问他的意见。

    戏策往堂门外边看了一眼,坐于下方的陈卫会意,立马起身出门探了探,见无人窃听,他便守住门口,朝戏策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照我估算,这些仆从肯定不全是张让的耳目,只是有个别混入其中。”

    戏策呡了口茶水,继续说道:“或许你们以为这是坏事,其实不然,这应该是件好事。”

    这回不止黄忠想不明白,吕布也跟着起了些许纳闷儿,有人监视,为什么还成了好事?

    只有郭嘉嘴角露有不屑,十常侍的手段也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郭嘉不出声,戏策只好自个儿点破这其中关键:“因为如此一来,我们想让他知道什么,他就会知道什么。而我们不想让他知道的,他连一个字,都不会知道。”

    听完戏策分析,吕布顿时恍然醒悟,茅塞顿开。

    这样明着让其监视,总比暗地里被人窥探要好。将来必要的时候,还可以通过这些传递的‘情报’,来反客为主,引诱张让上钩。

    “将军,要不要我从狼骑营里调些弟兄过来,护卫府宅安全?”

    陈卫低声说了起来,毕竟这里里外外的仆人都是张让安排来的,他们也总该有些自家的弟兄照应才是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不急,我新来洛阳,宫廷里的规矩礼仪都还很陌生。等我正式任职之后,肯定会有无数的眼睛盯着咱们这里。在此之前,不宜有过大的动作,招人耳目。”

    吕布暂时否定了这一想法,他现在已经不是度辽将军,没有调动和支配狼骑营的权力。如果让狼骑营的士卒来充当府内护卫,让有心人发现并且抓住这点,将会是件很麻烦的事情。

    洛阳城的治安,不说夜不闭户,起码没有大规模的贼匪,敢来寇犯这里。更何况有吕布、陈卫、黄忠三人镇宅,就算来个百来号的亡命之徒,他们也能带着戏策、郭嘉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“还有,你们今后行事也要低调小心些,不要被人拿住把柄。洛阳这块龙虎地,看似繁华,实则遍地杀机。当步步谨慎,如履薄冰才是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主要是对陈卫、曹性、黄忠三人所说,至于戏策和郭嘉,根本无须叮咛,都知道该如何在这洛阳城内处事为人。

    “我等明白!”几人起身抱拳以应。

    再度坐下,戏策的眼中藏有蔚然,这个时候的吕布,性子已经从最开的锋芒,变得渐渐沉稳起来。

    将来的路通向何方,他现在还不能妄下决断。

    但起码,这是一个不错的开端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随后的下午,吕布独自去了城内的东边。

    来洛阳也有些时日了,不去拜访在洛阳为官的大舅哥严礼,怎么都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按照之前给的位置,吕布一路走一路问,花了不少功夫,才算是找到了严礼的府邸。

    报上‘羽林中郎将’的名头,看门的仆人不敢怠慢丝毫,赶紧入府通报。

    严礼听说羽林中郎将前来拜访,起身出来迎接,当见到站在门口的是自家妹夫时,明显愕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压根儿就没想到吕布会来,因为这个时候的吕布应该在五原才对,怎么会突然就来了洛阳?

    严礼如今在朝中任职议郎,隶属光禄勋,俸禄仅有六百石。

    《汉书?百官公卿表上》有载:郎掌守门户,出充车骑,有议郎、中郎、侍郎、郎中,皆无员,多至千人。

    与中郎、侍郎这些郎官不同的是,议郎可以参预朝政。

    这就代表着,朝堂上所讨论的事情,议郎也可以耳闻,并且可以抒发己见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议郎的职位也比较悠闲,没有繁沉的公务,一般都是负责天子或者上属的应答,以及等候诏令,听宣行事。

    入了府内,吕布将来洛阳的事迹同严礼说了。

    这位严家的大舅哥听完后,并未因吕布官拜羽林中郎将而有所喜悦,反倒不厌其烦的教起了吕布为官之道。

    “在洛阳城,尤其是皇宫,行事绝对不能太过高调,枪打出头鸟,明哲保身才是上策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更不要卷进了朝堂里的势力党争,现在外戚和宦官斗得厉害,几乎快要达到‘不是你死,就是我亡’的境界。”

    “你如今身为羽林中郎将,天子出行狩猎的时候,你得保护天子周全,事事也得顺着天子。千万不要做鲁莽举动,触怒圣颜。”

    “伴君如伴虎,任何事情皆需慎言,慎行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严礼在那叨叨的说个不停,吕布心中涌起一股子感动,这些事情他晓得,却也没忍心出言打断,静静地听着大舅哥在那苦口婆心的为他出谋划策。

    上一次在严家见面时,老实说,这位大舅哥给吕布的印象不是很好。相比二哥严义的爽朗率直,四哥严信的温和灵睿,严礼给吕布更多的感觉则是,具有极深的城府。

    到了今天,吕布才算是明白过来,想在朝野安安稳稳的谋求生存,光会看清形势远远不够,还得存有自身的价值,以及别人难以琢磨的心思。

    感受到那股真情实感的关怀,吕布看着近前这位面冷心热的大舅哥,拱手感激起来:“谢过舅哥指点,布受教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聊了小会儿,吕布见天色不早,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严礼也没留他在府中用膳,吕布既在宫内当值,两人今后还是应该保持一定的距离。

    府邸门口,吕布走下台阶的时候,一名相貌清秀的儒服少年正迈着步子,走了上来。

    吕布低头看他,他亦抬头。

    “侄儿严简,见过姑父。”

    少年认出吕布,出于礼貌的主动开口,站立在原处,从他的表情来看,似是存有一丝怯意。

    吕布点了点头,面带笑意的问着:“下学回来啦?”

    他这个大侄儿可了不得,在太学读书。

    太学是什么地方?

    武帝时期,董仲舒提及的‘天人三策’中,其中一策便是:愿陛下兴太学,置明师,以养天下之士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