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三四一章 斥责

时间:2018-01-03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闲聊半响,吕布道明来意。

    得知有了新的住处,曹性等人皆愿随往。

    在杨府的这些日子,饮食起居方面没的说,衣来伸手饭来张口。杨廷还特意给他们配置了使唤的仆从,可以说他们在杨府里的小日子,过得跟些富家老爷一般,惬意无比。

    然则杨府虽好,总归不是自家的一亩三分地。寄居在这里,时间长了,纵使别人不说闲话,自个儿也不好意思厚着脸皮再待下去。

    更何况老太尉辞世不久,府内严禁大声说话喧哗,更不能耍刀弄剑,担心会惊着阴灵。许许多多的细节礼仪,也憋坏了他们这几个粗人。

    杨廷尊重曹性等人的意见,并未强留,军营中人性情直爽,没有那么多的虚礼客套。

    将吕布等人送出府外,杨廷抱拳行了军中的饯别礼,并告与曹性他们,有空就可以来杨家找他,随时欢迎。

    点头应下过后,吕布转身的瞬间,居然从戏策的眼眸里,看到了一丝眷念。

    这可是稀奇事。

    从认识戏策的那天起,吕布就觉得这位先生,与寻常人物不同,不仅博古今,晓阴阳通八卦,性情也是淡然随和,不以物喜不以己悲。仿佛在这世间,从来都没有人或事可以羁绊于他。

    这位谋士的眼中,似乎永远只有天下的山川与河流。

    “先生,怎么了?”吕布出声询问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戏策微微摇头,将目光从杨家收回,迈开步履,率先走了开来。

    途中,吕布同戏策等人简单说了下入宫的事情,以及天子授令他为羽林中郎将的职衔。

    听闻吕布得到天子青睐,戏策等人自是拱手恭贺了一番。能在皇宫里边当值,这是多少人一生都梦求不到的事情。

    吕布脸上却并没有太多的喜悦之情,摇头苦笑:“皇宫哪有你们想的那么美好,我倒宁愿在五原当个闲散自由的将军。”

    “人往高处走,水往低处流。”

    听到吕布的牢骚,戏策笑着宽慰起来,“将军,把握好机会,说不定封侯拜相,已经近在咫尺。”

    一路闲谈,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北宁街的府邸。

    站在府邸门前,吕布迈上石阶,往大门走去。

    曹性几人却仍站在街道上,迟迟没有挪步,眼珠瞪得极大,神情里满是惊愕。

    “头儿,这是你的宅子?”曹性咽了咽发干的喉咙,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。在他想来,吕布所说的新住处,应该是像五原那样的精致小院儿,而不是眼前这个看起来都尤为气派肃威的深府大宅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们此行也没带多少家当。洛阳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,想要买下这么大所宅子,就算把他们全卖了,估计都买不起这扇敞开的朱漆大门。

    那么问题就来了,吕布是通过何种方式,成为了这座府宅的主人?

    吕布见曹性在那贼溜溜的转着眼珠,就知道他脑子里准没想着好事,估计这会儿正琢磨着,是不是他杀人越货,抢来的这座宅子。

    “别瞎想了,这是陛下赐给我,用来暂做栖身之地的住所。”

    吕布讲明来由,几人听完顿时恍然大悟,如果说是天子的手笔,那也没有什么说不通的了。

    守门的仆人见到吕布走来,躬身齐齐喊了声‘家主’。

    吕布没作任何回应,直接迈入府中。身为这座府宅的主人,自然无须同这些下人回礼。

    然则这声‘家主’在曹性听来,心里那叫一个爽,就好像那些仆人是在喊他一般。他跟在吕布后头,背着双手,有模有样的学起吕布走路的姿态,奈何因身材不够高大,本该气势十足的走姿,在他走起来,倒颇有几分沐猴而冠的滑稽。

    吕布将几人带至会客的堂屋,逐次坐下后,又有婢女轻移莲步,缓缓走来。

    她们端着煮热的茶水,挨个盛满器具,放于每人面前的案桌。

    曹性看得眼睛都直了,他狠狠嗅动鼻子,从那些女子衣衫里散发出的香气,令他快要神魂颠倒。

    倒好茶水,婢女们向吕布轻曲身姿,依次而出。

    曹性探长脑袋,眼巴巴的看着那些貌美女子离去,直到彻底看不见身影,才回过头望向吕布,意犹未尽:“头儿,这些个婆娘,可真是水灵。要是能让我睡上一宿,死也值了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老子也要在洛阳当个大官,让皇帝老儿也送我几座大宅子,还有很多漂亮的女人……”

    曹性转过身,看向戏策等人,在那口无遮拦的说得起劲儿,坐在主位的吕布却直接打断了曹性,低沉起眉头,语气里带着几分警告:“曹性,我只说一次,以后给我管好你的嘴巴。这里是洛阳,天子脚下,不是并州五原。可能因为你说错一句话,不止是你,连带我们,甚至是我们的家人亲朋,一个都逃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今后再敢胡乱说话,就给我滚回五原!”

    吕布对手下将士很少说过重话,都是生死与共的弟兄袍泽,即便犯些小错,他也会尽量宽恕。

    但曹性这回是真的不知天高地厚,皇帝老儿这种话,以前在军营里胡诌诌也就罢了,到了洛阳还敢这么说,不是找死,又是什么!

    吕布动怒,曹性被吓得话都不敢再说,双手捂住嘴巴,一个劲儿的点头回应。

    “还有,这些仆人婢女都是张让送来的,你要不怕死,大可去试试。”吕布见曹性被他吓得不敢吱声,语气也随之稍微缓和了些许。

    经过吕布的训斥,曹性哪还敢再动歪门心思,估计没个一两天功夫,是缓不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将军,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。”

    居于曹性下方的黄忠侧身向吕布拱了拱手,说出了自个儿的意见看法:“张让送将军这么些仆人婢女,其目的会不会是想让他们暗中监视将军?”

    答案显而易见。

    如果说换个人送,比如杨廷、皇甫嵩,自然就不会存在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但张让是谁,或许大汉朝见过张让的人,仅有那么一小撮。可要说到张让的名字,十三州郡的百姓,大多都是晓得此人,并且是臭名昭著。

    “先生,你有何看法?”

    吕布将这个问题抛给了戏策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