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三四零章 府宅

时间:2018-01-02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回到抬宣馆,奉常张沅笑脸迎来,说了些‘将军辛苦’之类的阿谀话语,又令馆中扈仆去放上热水,为吕布沐浴更衣。

    期间,张沅若有若无的探询起吕布入宫的相关事宜。

    吕布似乎并没有要瞒他的意思,并告诉张沅,天子封了他羽林中郎将,要他执掌羽林军,还给他赐了府宅。

    此番际遇,听得张沅那叫一个眼红心热。

    他在洛阳当差这么多年,别说入宫朝圣,就连天子的面都没见过几回。

    至于升迁,更是遥遥无期。

    数日后,抬宣馆来了名身穿灰衣的中年管事,说是要求见吕布。

    此人正是张让派来,要带吕布去看新住宅的府中管事。

    临走之际,吕布走到张沅近前,在其耳旁低声说着:“张奉常,这些时日受你照顾,布铭记在心。等将来某在这洛阳站稳脚跟,必当为陛下引荐于你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张沅心中猛地剧烈跳动,他甚至有些想哭,这么多年,总算有一个能够记得他张沅的人了。

    他想当场拜谢,却被吕布用眼神制止下来。

    吕布跟着管事在洛阳城内走了许久,从南走到北,进入到一条名为‘北宁’的街道后,再走了不远,便在一处府宅前,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家主,我们到了。”管事躬立一旁,为吕布让开道来。

    映入眼帘的府邸高有两丈余,兴许是洛阳的建筑偏好,大多府宅皆是以阙为门。

    吕布这座府邸也不例外,左右各自立有单阙,以实木砖瓦架连为门,放置匾额的位置空空荡荡,朱漆色的大门大大敞开,虽不如朝中那些显赫公卿的大宅,但也绝非普通平民能够居住得起。

    在洛阳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,即便有钱,都未必能够买得到这么好的宅院。

    上流人群的府邸,更是身份的象征。

    站在门前的婢女仆人多达三十余人,见到管事带着吕布而来,皆是没能想到,新的家主竟会如此的年轻神俊。

    在管事轻咳一声后,他们纷纷行礼问安起来:“奴等拜见家主,家主福寿安康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张公特意给家主准备的婢子下人,还望家主不要推却张公的一番心意。”管事在一旁谦恭的做起了介绍。

    吕布微微点头,上了石梯,迈步走入府中。

    府宅很大,起码比在五原的小院,大了数倍不止。不说府内各处的苑落厅堂,光是住宿的屋舍,都多达二十余间。

    这令吕布感到大为吃惊,他真没想过张让会有如此大的手笔,心中不禁对这位大常侍的魄力,起了些许钦佩。

    可实际上,张让也很心痛,谁让这是皇帝下的意思。

    天子最在意的是什么?脸面!

    倘若哪天皇帝闲得无聊,想来吕布的府上坐坐,要是一看这么穷酸,你让天子的脸面往哪搁。

    张让熟知天子脾性,所以哪怕再不情愿,也给吕布送了这么大一所府宅。

    吕布在管事的陪同下,足足逛了小半晌,才算把这座宅院走完一圈。

    后来吕布才知道,这所府宅的前任主人,乃是昔日九卿之一的大司农,因弹劾十常侍结党营私,而被下狱灭族。

    这座按律应该充公的府宅,也被见风使舵的盘点官员,划到了张让名下。

    当然,送这座府宅给吕布,张让还有更深的一层意思,就是以此来暗示吕布,跟他作对,会有什么样的下场。

    逛完府邸,吕布决定去趟杨家,将戏策等人接回府中居住。

    不然这么大的一处宅院,他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,那得多无聊。

    到了杨家府邸,吕布跟看门的仆人说了声:“劳烦通禀,羽林中郎将吕布求见。”

    府中,杨廷正同戏策、曹性等人闲谈往事,听得管事来禀,说羽林中郎将前来拜谒。

    杨廷对此很是纳闷儿了,羽林中郎将胡广林此时应该在宫中当值才对,而且胡广林是经过张让推举才坐上的中郎将位置,跟他们杨家也是从无来往,如今来此拜会,莫不是张让在背后授意?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杨廷会晓得羽林中郎将的名字叫做胡广林,那是因为在老太尉辞世之前,他就是宫中的羽林右监,在羽林军中的地位,仅次于羽林中郎将。

    老太尉离世,作为其后代的子女儿孙,必须回去守孝,就算是在朝为官也不能例外,得等到守孝期满,方可重新回朝为官。

    在摸清胡广林的来意之前,杨廷自然没有将其挡在门外的道理。他让戏策等人稍坐,自己则同管事去了府门迎接。

    来到府门,门口立着道高挺身影。

    这道身影于杨廷而言,再也熟悉不过,他当即高喊了一声,言语间是抑制不住的喜悦:“吕奉先,你终于来了!”

    “杨公子,别来无恙啊!”

    吕布见到杨廷,同样颇为高兴,到底是自己带出来的兵,要说没点感情,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随后,杨廷迈出门槛,招呼着吕布的同时,又往左右看了看,别说胡广林的人影了,街道上连个过路的都没有。

    他不由微微有些恼怒,以为是仆人胡诌瞎传,便直接斥责起管事:“你说的羽林中郎将呢!”

    熟料,身旁的吕布轻启嘴角,笑说起来:“我便是。”

    杨廷愕然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入了府内,吕布见到各处挂起的缟素,一颗心很快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得知吕布是来拜会祖父,杨廷便将老太尉辞世的消息,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果然如此……

    猜想得到证实,吕布心中的沉重感不由加重几分,这令他觉得胸口有些难受发堵。和老太尉虽仅有一面之缘,但那个老人同他说得那些话语,至今也仍是记忆犹新。

    更何况,老太尉曾多次站出来帮他说话,也救过他于水火。

    如今,恩情未报,老人便已撒手西去。

    吕布上完香,在老人的遗像前站上许久,才重重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会客的厅堂里,戏策等人见到吕布到来,俱是各自起身行礼,同时也替吕布舒了口大气。

    戏策心中虽有把握,但还是忐忑那位青年天子,会不按常理出牌。

    如今吕布安然无恙的归来,这就说明,一切皆在他的推算之中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