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三三七章 可愿在宫中当值

时间:2018-01-01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吕布抱拳行礼,刘宏并未应答,以为是在故意诈他。直到吕布再度朗声问安,刘宏才确定吕布是真正的认出了他来。

    此时,香炉里燃烧的熏香,尚存有小截。

    被吕布辩出,青年天子起身从摊位里走出,非但不恼,反倒极为开怀的哈哈大笑,显然是颇为高兴。

    张让也往这边走来,刘宏看向这位大常侍,笑着说道:“阿父,你输了!”

    “陛下圣明独照,天下间哪有人能够赢得了陛下。”张让躬身赔笑,曲意逢迎的功夫已然是登峰造极。

    看了眼依旧躬身于摊前的吕布,刘宏抬了抬手,显得尤为平易近人:“吕卿平身,这里不是崇德殿,无须那般多的繁文缛礼。”

    吕布这才直起身来,天子不叫起,臣子不可以自作主张。就算弓着身子挨到天黑,也必须得老老实实的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否则,就是大不敬的罪名。

    “方才在你来时,阿父同朕打赌。说若是吕卿能在这圭临园中找出朕的身影,便算朕赢。反之,如若找不到朕,那就得罚你庭杖五十。”

    刘宏出了摊位,走在细沙石铺成的灰白街道上,背手前行,吕布和张让跟在其后。

    天子不以为意的随口说着,可这在吕布听来,心中的感受简直可以用惊涛骇浪来形容。

    如果方才不是生出急智,恐怕这会儿,就已经在领命受罚了。五十庭杖下去,就算不死,也得在床上瘫上好几月。

    这老阉宦,真是阴毒!

    吕布心中发寒,偏头看向张让,恰巧这位大常侍也同样看了过来。四目相对,吕布的眼中多了两许愤然,而在张让褶皱起的眼皮子底下,更多的则是难以捉摸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吕卿,朕很好奇,你是如何在这茫茫数百人中,辩出了朕来。”刘宏的声音将两人的目光拆开。

    如果这个问题让张让回答,他肯定会说‘陛下九五之尊,所在之地蕴有真龙盘旋于顶,纵使千万里外,亦能望见’,又或者是‘陛下身披红芒,如圣人临世,目盲者亦能见之,何况臣乎!’

    溜须拍马的功夫,吕布自然是没有学过,所以当他如实的将方才所想的方法,告知了天子后,喜怒无常的青年帝王脸上起了愠色。

    那五名本想借此来博天子欢心的小宦官,偷鸡不成蚀把米,遭了无妄之灾,全被拉下去庭杖了三十,打得皮开肉绽,以作惩戒。

    走近雕有飞龙的亭阁,刘宏掀起衣摆,跪坐于亭中的软蒲,张让从身旁黄门的手里端过羹汤,递至天子手中。

    “吕卿,知道朕为何召你入宫吗?”天子吹起微微有些发烫的汤羹,说得漫不经心。

    “臣不知。”吕布老老实实的回答起来。

    “朕听说你在五原跟匈奴人起了摩擦,可有此事?”天子嘬上一小口汤羹,将精美的玉瓷碗搁在了面前石桌,淡然询问。

    吕布一听是这事,抱拳拱手,说了声‘是’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本是边境上起的小摩擦,没曾想居然会捅到天子这里,如果说其中没人捣鬼,打死也没人能信。

    “那你可知,你差点就给大汉朝招来了兵祸。”天子的语气里增添了两分凝重。

    “臣知道。”吕布也不狡辩,恭声回答。

    如果当初须卜骨都侯忍不下那口气,选择双方斗个鱼死网破,可能此时的五原和朔方,已经重燃起了战火。

    “吕将军,你可不能因为个人的荣辱,而给朝廷带来巨大灾祸啊!一旦起了战事,你知道将会给朝廷增加多大的负担,又会让多少的无辜百姓,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吗?”

    瞧准机会,张让摆出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,这番昧良心的话,也亏得他能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得出口。

    吕布没有搭理张让,他很清楚,跟这老阉宦比嘴皮子心机,肯定会是以卵击石。他望向天子,语气铿锵有力:“陛下如要因此而降罪于臣,臣甘愿领罪受罚,但臣心中有一席话语,不吐不快。”

    见刘宏没有出声制止,吕布就又接着说了起来:“臣以为,匈奴人在数十年前投奔于我大汉,寄居在朔方一带游牧,不过是我大汉番臣罢了。如今,他们越边在先,又擅自屠杀我五原上百汉民,臣深受天恩,受封度辽将军兼使匈奴中郎将,若坐视不理,任其宰杀大汉平民,那岂非是上负陛下圣恩,下负黎民百姓。”

    早在五原的时候,戏策就推算过,天子千里迢迢的召吕布入京,如果仅仅只是为了降罪于他,大可不必费此周章。

    如今天子提及此事,那就说明,吕布当时的所作所为,至少是符合天子心中所想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恕臣斗胆,说一句越权的话,不管是鲜卑人、匈奴人还是乌桓人,在臣的眼里,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!”

    说完,吕布主动跪下,将头磕在地面,等候天子判罚。

    刘宏听完这话,非但没有一丝怪罪的意思,反而手掌用力的拍在桌面,满脸激扬之色,赞赏有加:“好!好一句‘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’,朕果然没有错看于你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张让本想接着落井下石,在听得刘宏的赞赏后,当即语气一转,跟着陪笑起来,“吕将军,你做的没错,对这些异族人呐,最是讲不得心慈手软。陛下方才,是在考验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起来吧,吕卿家。”

    刘宏重新给吕布赐了座位,对于这个杀伐果决的青年将军,他是越看越喜。按照年龄,他比吕布也仅仅只大了三岁而已。

    “吕卿啊,这回来洛阳就别走了,留在宫内当值,如何?”

    刘宏笑着询问起吕布,作为大汉朝的第一人,能够主动征求臣下意见,这也算给足了吕布脸面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吕布和张让俱是一惊。

    “陛下,臣性情莽直鲁钝,若在宫中当值,恐冲撞了宫中贵人。恳请陛下将臣发放五原,臣愿为陛下世代镇守边疆,驱逐蛮夷。”

    刚刚坐下的吕布,再度站起,躬身抱拳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