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三二九章 且以深情共白头

时间:2017-12-28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自从上任刺史张懿死在鲜卑人的手里,身为皇室宗亲的刘焉就上奏皇帝,请求改刺史为州牧,总揽地方行政军事权宜。

    当时虽被天子否了,但这个建议却让不少人,起了心思。

    “如何得知,不重要。重要的是,舅哥觉得我方才所说,可行否?”吕布望向严礼,等待着他的答复。

    事关严家未来,兹事体大,严礼一时半会儿也拿不定主意。

    老爷子不出声,朝严礼招手道:“老大,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吕布见状,识趣的站起身来,揉了揉脑袋,笑着对老爷子以及两位舅哥说着:“这桂花酿的酒劲儿太强,容我出去透透风。”

    脸上在笑,心中却有些委屈。

    终究是外来的女婿,比不得儿。

    某处苑内,趴在假山石头上的小铃铛见到老爹走来,迈着小脚朝着吕布扑扑跑来。

    见到女儿,吕布阴郁的心情总会飘散远去,继而升起暖暖的阳光。

    蹲下身,将小家伙抱在怀中,周围的一切,还是那么熟悉。

    院落中央的古树,依旧盛开灿烂,粉色的叶瓣挂满枝头;大树底下的凉亭,四角飞卷,亭内不沾一丝灰尘;苑墙下的花草,生机盎然。

    回想起第一次来这苑落,纯属是因为喝多了酒,误打误撞。

    吕布嘴角微微勾起,带有一丝温暖和煦的笑意,也不管小家伙爱不爱听,指向那边树底的亭子,缓缓回忆起了初次相遇的情景。

    “第一次见你娘亲的时候哇,她就站在那个凉亭里,梳着飞仙髻,一袭淡紫留仙裙,亭亭玉立,跟个仙女儿似得,看得我啊,哈喇子都流了一地,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个时候,你娘亲手里也抱了个小不点,当时我还以为是你呢!”

    “你娘亲是大家闺秀,你老爹我呢,是个武夫粗人,按理说八竿子都打不着的身份关系,结果不仅成亲拜堂,如今还生下你这么个可爱兮兮的小家伙……”

    一切的一切,都仿如昨日。

    吕布在那越说越起劲,站在身旁的严薇可没吕布这么厚的脸皮,听到那些往事,秀美的脸庞不禁升起一抹微羞,略带责备的娇嗔了一声:“这些羞臊的事情也拿出来说,可别教坏了女儿。”

    吕布闻言,便不再言语,轻轻的握着妻子小手,抬头望向那棵古树。

    岁月静好。

    如果那天吕布没来严府,或者没有喝醉,亦或是没有错进这间小苑……

    冥冥之中,有缘,也有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在苑落里闲呆了小会儿后,吕布见天色尚早,准备去城外走走,说是要去‘还愿’。

    心思细密的严薇哪会猜不到丈夫的想法,抱着小铃铛,也随之一同出了城去。

    郡城南边的小道上,掺着泥沙河石的马路有些硌脚,小家伙没走多远,就走不动了。

    吕布便将女儿抱起,放在脖子上骑着,双手握住她的小脚,一路往前走着。

    走了小半柱香的功夫,前边的路旁显现出一块丈余高的大石,形状怪异。

    这块石头名为‘三生’,据说将自己和喜欢人的名字写在上面,两人就能够举案齐眉,携手共老。

    在三生石处,吕布驻足停留。

    数年的风吹雨打,使得石头上密密麻麻的姓氏名字,许多已经辨认不出,可吕布还是一眼就找到了那两个他亲手用石子刻上,紧挨在一起的名字。

    当时因为着急匆忙,故而字迹看起来有些蹩脚。

    吕布笑了笑,似乎并没有修正的意思,晃了两下脖子上的小铃铛,听到女儿乐呵呵的笑声,他也尤为高兴,连带往前迈进的脚步,都变得轻快了许多。

    严薇站在三生石前,沉默了少许。

    本以为夫君会写上他两的名字,以求白头偕老,结果却只是看了一眼,便继续往前走了。

    这令她心中有一点小小的失落。

    不管是女孩、少女,还是成了亲的女子,在她们掩藏的心底,总会有那么一颗憧憬幸福甜蜜的少女心。

    看了眼前方走着的夫君,严薇悄悄拿起石旁架子上的朱砂笔,偷偷写上了两个娟秀的名字。

    奉先,薇娘。

    过了三生石,再往前走不远,便是此行的终点,长生古树。

    尽管如今是寒冬腊月,依旧有着数以百计的人,来此祈福许愿。

    古树的树叶早已落完,光叉叉的枝丫上挂满了红绸,每当有风吹过,便呼呼的随风起舞飞扬。

    万条飘扬的红带,说不尽人们心中祈下的美好愿望。

    吕布也曾在这里提笔许愿,希望可以大破鲜卑。

    那条红带还有没有在树上挂着,吕布无从得知,但既然愿望达成,鲜卑人北退草原,他自然应当前来还愿。

    对着古树恭恭敬敬的作揖三下,算是还愿。

    随后,吕布又从旁边的商贩处买来了新的布条,一家三口,一人一个。

    小家伙不会写,就在布条上戳了个红手印,由吕布抱起举高,亲手挂在了枝头。

    由于只有一张布条,严薇在那提笔写了许久,也写了很长一段。

    等到写完,再由吕布挂上树枝。

    新的愿望许下,吕布走回到严薇面前,他看着眼前的女子,语气温柔:“薇娘,还记得以前,我在这树下给你念过诗吗?”

    严薇当然记得,那个时候啊,眼前的男人穿起儒生服,系着文人的纶巾,傻不楞丁的,还错将关雎念成了蒹葭。

    也正是在这棵千年古树下,吕布勇敢的向严薇表白,掳获了佳人芳心。

    故地重游,吕布再度将妻子拥入怀中。如今的他,很难再开口说出那种喜欢或者爱之类的字眼,但一个拥抱,就足以说明他对妻子的感情。

    严薇小鸟依人的依靠在丈夫怀中,很是心满意足,笑起来的两个酒窝里盛满了幸福。

    小铃铛见到爹爹和娘亲在面前抱抱,却没带上自己,很不高兴。嘟着嘴用力拉了拉爹爹的裤腿,仿佛是在抗议,你们怎么可以忘了我!

    见到小家伙可爱的吃醋模样,吕布忍不住哈哈大笑,宠溺的刮了下小家伙的脑袋,大手牵小手。

    “走,咱们回家。”

    夕阳的余辉,将这一家三口的身影,在布满细小泥石的道路上,拉得极长。

    原有岁月可回首,且以深情共白头。

    (完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