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三二七章 严礼

时间:2017-12-27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小家伙可以无法无天,大人们却不能坐视不理。

    “小铃铛,快下来,不要揪着翁翁的胡须。”严薇最先出言,轻声唤着小家伙,自家女儿毕竟还小,作此举动,纯属是高兴所至。

    严信也同时朝小家伙招手,示意来自己这里坐着。

    老爷子宁可憋疼也不肯说出口,大家伙看着心疼,唯独严义和吕布心里暗爽。

    一个是在老爷子训条下,从小打到大的,另一个则是总不给好脸,就像欠了他百万钱财似得。

    如今小铃铛正义出手,简直是在给受苦多年的二舅父和老爹平反昭雪啊!

    小家伙听得娘亲的呼唤,很听话的放下手里的白胡子,这让存心看好戏的二舅父和老爹,心中一阵惋惜。

    还没抱呢,这就要走了。

    老爷子心里很是不舍,但碍于脸面,又不能主动伸手把小家伙抱回来。

    熟料,小家伙在往前走上两步后,忽地调过头来,走回到老爷子面前,在堂内众人皆以为她又要再揪老爷子胡须的时候,小家伙却甜甜的往翁翁脸上‘啵唧’一下。

    那一刻,老爷子起了皱纹的眼眶里,泪光闪烁。

    他再也不顾什么家主脸面,伸手抱过心念念的小外孙,忽略掉下方愕然的满堂儿孙,大手一挥,开席!

    仆人们从堂外依次而进,将端着的美食逐次放到每一张案桌上。

    趁着这会儿功夫,吕布微微扫视了一圈堂内诸人,却恰巧与严义的目光对上。

    因奚河谷一役凉州甲骑全军覆没,作为统领的严义难辞其咎,朝廷为此大为震怒,如果不是兄长严礼从中斡旋,这件事情哪能就这么轻易了之。

    “妹夫,见到舅哥们,怎么连招呼也不打上一个?莫不是嫌我如今没了官职,看不起我了吧?”严义玩笑起来,他对这个妹夫可以说是极为满意,更何况吕布还从数万叛军的围剿之中,救过他的性命。

    “二哥玩笑了,我这才刚坐不久,正欲抱拳见礼,结果二哥你倒先开了口。”吕布笑说起来,整个严府里性情最为直爽的,当属这位严家二公子。

    严义将夫人儿子尽皆招至身旁,同吕布一一介绍起来:“妹夫,我给你介绍介绍,这位是我夫人。这两个呢,是我家的傻小子,大的十二岁,取名叫严武,小的这个,半月前才满的四岁,叫严磐。”

    严磐?

    吕布望着那个虎头虎脑的小家伙,嘴角挂有笑意。记得第一次来严府见薇娘的时候,他还是个小不点,被严薇抱在怀里哄着入睡,醒来之后还哭哭嚷嚷的唤唤着要找娘亲。

    如今仿似转眼,竟也这般大了。

    “侄儿见过姑父。”两孩童朝吕布有模有样的行礼问安。

    吕布冲那美妇人喊了声‘舅嫂’,又对两个后辈点了点头,笑着说道:“以后来五原,姑父带你们去骑马射箭,别的不敢说,马匹弓箭管够。”

    两孩子一听,顿时双眼绽放欣喜,恨不得立马就飞去五原。

    随后,吕布摆正姿态,望向严义落座的旁边一桌,那里坐着个饮酒温儒的中年男人。不用猜就知道,这位素昧谋面的男人,便是吕布的大舅哥,严家的大长子,当朝议政的侍郎,也是未来接任老爷子家主的最佳人选,严礼。

    吕布拱了拱手,面向严礼,谦恭的喊了声“大舅哥”。

    然则,在严礼的身边却并无女子,仅有一名十五六岁的清秀少年,坐姿得体,和他父亲一般,文质彬彬。

    少年名叫严简,是严家的嫡长孙,如今在洛阳读书进学。

    后来吕布才得知,严礼的夫人在十几年前就已难产而死。

    打那以后,严礼陆续纳过几房妾室,却再未续娶。

    严礼随之点了点头,算是认可了这个妹夫。

    吕布认不得他,他却认得吕布。当初吕布进洛阳面圣的时候,严礼就在朝堂之中,又听说吕布是并州人氏,故而多加留意了几分。

    只是那时候,吕布还是个单身汉,尚未迎娶严薇。

    膳宴过后,妇人们带着孩童走出堂外,严薇也带着小家伙跟着一块儿离开。

    男人们议事,女人不能进行干预旁听,甚至连在场都不允许,这是妇德。

    妇人们离开之后,堂内的仆人也尽皆屏退,喝了两大坛酒的严义趴在桌上呼呼大睡,老爷子看着来气,遂让仆人将其扶回了房内歇息。

    如今的大堂,仅剩下老爷子、严礼、严信以及吕布四人。

    静默了小会儿,严礼呡了口茶水,如似平常的起了话头:“四弟,你这五原郡守,当得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大事没有,日常繁琐事务一大堆。”严信苦笑说着,“哪能比得上大兄你,在朝为官,能够天天得见圣颜。”

    伴君如伴虎啊!

    严礼微叹一声,寻常人眼中,朝臣便是当廷要员,能够时常面见天子,权势荣华,可谓享之不尽。

    这些话倒也不错,但那种整日如履薄冰的惊悚感觉,又有几人能知。

    尤其是近两年陛下的脾性,愈发乖张阴戾,难以捉摸。好几位素有名声的朝臣,都因出言直谏,而触怒陛下,送了性命。

    听得严礼叹息,从小教育子女要奋发向上的老爷子,罕见的改变了态度,望向大儿子说着:“老大,实在呆不下去,就辞官回来。和老四一样,做个州内郡守,平平安安过一辈子,总比在朝廷里担惊受怕强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,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严礼温和回答,并示意老爷子不必担心。

    永远屈居并州,严家根本不会有发扬光大的出头之日。在并州能够呼风唤雨,但要放在洛阳,撑破天也就只是个二流世家。

    所以严礼才努力的想在洛阳站稳脚跟,他从小就接受老爷子的传统教育,已然将严家的未来前程,当成了此生的使命。

    哪怕粉身碎骨,他也要努力让严家走出并州。

    起码要让天下人知道,在大汉北方,还有个严家。

    严家父子间的交谈,吕布插不上话,只好坐在位置上静静听着。

    此时,严礼却忽然问来了一句:“妹夫,你恨不恨十常侍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