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三二六章 父女

时间:2017-12-26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严府外,两架马车停于大门前的宽阔石道。

    车帘掀开,吕布从车驾内探出身子,麻利的下了马车,随后伸手将钻出来的小女儿抱下,然后才扶着妻子,小心的下到地面。

    抬眼望去,府宅正门匾额上的‘严府’两字,依旧气势磅礴。

    吕布上次来严府的时候,还是一年前征讨完蛾贼回来。途经上党,吕布寻思着来拜会老爷子,结果老爷子恰巧外出,倒是丈母娘热情款待了一番。

    镇府的两头大石狮,栩栩如生,立于梯道左右,威武不凡。

    头一回来这里的小家伙看得眼睛都直了,拽着吕布的大手,指着石狮又吼又跳,小眼珠里满是兴奋的神采。

    “走吧,别让父亲母亲,还有兄长们久等。”严信招呼着吕家三口,迈上了梯坎。

    小家伙站在石墩下方,仰起脑袋看着那从未见过的生物,被吸引得迟迟挪不开步子。

    吕布见状,遂将小家伙抱起,看向那边的严信和严薇,笑着说道:“四哥,你和薇娘先进去问安,我带小铃铛在这玩会儿,稍许便进来。”

    严信点头,说了声早些进来,便带着小妹入了府门。

    留在石狮处的吕布则陪起了女儿,看着小家伙想摸又不敢摸的可爱模样,作为父亲的吕布自然要做出表率,大手伸出往石狮的脑袋上轻拍起来。

    见到爹爹的大胆举动,小家伙眼中神采飞扬。

    “摸摸它。”吕布轻声细语的鼓舞起女儿。

    小家伙看了看爹爹,又看了看威风凛凛的石狮子,鼓起腮帮子,嚯然大吼起来。

    呜噜噜!噜啦~啦!

    听她那口气,仿佛是在说,本萌主,才不怕你。

    小家伙大声的示威了好一阵子,手上的动作却依旧没有半分进展。

    吕布看在眼中,大手握着小手,轻轻的往那石狮的脑袋摸去。

    小手微微有些抗拒,吕布的力气小家伙自然挣脱不开,他温柔的告诉女儿,“别怕,有爹爹在,任何猛兽都伤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小家伙似是听懂了一般,不再抗拒,顺着摸向石狮。

    手指触到狮子脑袋的那一瞬,微凉。

    小家伙却惊奇的张大了乌黑的眼珠,摸了好一会儿后,拍了拍,又拍了拍,回头看着老爹,眼中满是邀功请赏的雀跃。

    “对不对,不会咬你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小家伙重重点头,对爹爹真是越来越喜欢了呢。

    “我家的小铃铛呀,最勇敢了。”吕布亲昵的刮了下女儿的精致粉鼻,毫无保留的夸赞起来,眉眼间皆是宠溺的笑容。

    随后,他抱起小家伙,骑在了石狮的背上。

    哇~

    小家伙伏在石狮后背,张大着嘴巴,脸蛋儿因兴奋的欢呼而变得红润起来。

    女儿开心,他这个当爹的,自然更为高兴。

    在石狮这里玩耍了小会儿,吕布担心女儿着凉,便抱起小铃铛迈上梯阶,走入府中。

    严府很大,吕布几乎是一路走,一路问。好在那些仆人都晓得这位身材高挺的男子是严府的姑爷,一个个的也不敢怠慢,问安行礼,主动带路。

    到了用膳的大堂,吕布跨过门槛,堂内坐着的人可是不少。

    居于上方中央的便是严家的老爷子严阚,他的正室妻子严氏坐在身旁,见到吕布进来,慈祥的招呼着:“贤婿,快去薇娘那里坐着,你到了,我们也好开宴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对这名女婿,可以说是相当满意,不仅相貌堂堂,而且在并州声名卓著,每当百姓们提及吕布的名字,总会忍不住夸赞一番。

    听到别人夸赞女婿,她这个当丈母娘的,自然也是高兴得紧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吕布是真心对待自家女儿。

    一颗真心,对女人来说,比天底下任何金银珠宝,都要值价。

    吕布向二老行礼问安过后,才回到严薇的身边坐下。

    “嗡嗡,嗡嗡~”

    坐在严薇怀里的小家伙抓握着小手,眼睛闪闪的望向老爷子那边,一个劲儿的想要往外爬动。

    跪坐中央的严老爷子古板着脸,看到小家伙要他抱抱,心里的那种感动,像是冰山消融。他不喜欢吕布,可这并不妨碍老爷子对小外孙女的疼爱。

    当年,有名游方相士为女儿卜卦,并料言女儿将来会贵不可言。

    什么叫贵不可言?

    普天之下,当得起这四个字的,只有皇家。

    所以当初严阚宁肯以断绝父女关系相逼,也不愿让女儿下嫁给吕布这么个边塞校尉。

    如今女儿成了将军夫人,严阚对吕布的评价,也仅仅只是勉强及格。

    毕竟在老爷子看来,吕布再怎么能拼能打,这辈子也不可能和贵不可言这四字,沾上丁点儿关系。

    女儿跟着他,总归是吃了亏。

    “小铃铛,快来外祖母这里,让我好好瞧瞧我们家的小心肝儿!”老夫人朝着小家伙招手,同床共枕几十年,她哪会不清楚身旁老伴儿的想法。无非是这么多儿女孙儿在场,老头子想要抱抱外孙女,却又拉不下脸,害怕丢了家主的威严。

    男人呐,从小到大,永远都是这么爱惜脸面。

    老夫人心中觉得好笑,只好代老头子说出他心中的那番话来。

    既然老夫人都发了话,严薇便由着小家伙去了。两父女天天在院子里跑闹追逐,这点距离,小家伙一个人都能上去,用不着她抱。

    小铃铛蹒跚起步子,顺着地面铺着的红毯,来到通往中央主位的梯坎前,手脚并用的爬了上去。

    然则,她并未去往外祖母那里,而是绕过桌角,爬向了另外一边的严老爷子。

    看着小家伙爬到近前,老爷子古板的脸色为之松和了许多,心里那叫一个得意和高兴:看见没有,哪怕这么久没见,我的小外孙女依然还记得老头子我。这回你们知道了吧,她有多喜欢我这个阿翁。

    都说男人越老越像孩子,这话一点儿没假。

    大半年没见小家伙,看上去好像又壮实了不少。

    来,让阿翁称称你的体重。

    老爷子心中如此想着,正欲伸手抱起小铃铛,小家伙却先一步伸出小手,一把揪住老爷子的白胡须。

    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下,开心的吊起了秋千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