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三二五章 那位将军

时间:2017-12-26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眭固深知严重后果,抱拳向陈卫主动致歉:“我这兄弟‘性’情莽直,若有冲撞贵驾的地方,还望阁下海涵,我这就带着他们离去。”

    说着,眭固令手下喽啰全部收起兵器,‘欲’往林中退去。

    “慢着,我叫你们走了吗?”陈卫冷声说着,目光在眭固身上停留了稍许,“你若单单冲撞了我,倒没什么,但惊着了车驾中的人物,你们的死活可就由不得我来做主。”

    “劳烦壮士通禀,我等愿意赔偿。”眭固听到陈卫喝止,溜之不成的他只好回头躬欠着身子,愈发的放低了姿态。

    眭固的态度不错,陈卫也就没有过多为难于他,“汝等在此候着,待我询问之后,再来定你们的死活。”

    说着,陈卫勒马回头走至吕布车驾的窗帘处,小声请示起来:“将军,这些个山贼如何处置。”

    车驾中,闭目养神的吕布微微敛开双眸,脸‘色’如沉没万年的古井,掀不起丁点‘波’澜,却于眼眸深处悄然多了一丝‘阴’戾:“将军、郡守的车驾都敢拦劫,我看他们是嫌命太长,要我给他们垫上一步。陈卫,去把他们给我通通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未说完,吕布宽大手掌被嫩软的小手指轻轻拉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阿爹,大马怎么不走了?”小铃铛睁大着乌溜水灵的眼珠,满是好奇。

    吕布低头看向‘女’儿,脸上不觉的添了几分温和,‘摸’着她的小脑袋,笑说起来:“马上就走,我让陈叔父去前面催催。”

    透过车帘,吕布轻轻挥了挥手,看在小铃铛的份上,这次就饶过这群不长眼的山贼。

    陈卫领命而去。

    得到宽赦,眭固自是叩谢连连,领着一帮子山贼主动避让在道路两旁。

    马车缓缓行驶而过,躬着身子的眭固依稀听到从车驾里传出的幼‘女’欢呼。

    直到车驾走了许远,眭固才慢慢直起身来。

    “我说兔老弟,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怂了!”张青牛极为不满的嚷嚷起来,他觉得眭固胆子实在太小,还错失了天大良机。

    张青牛发着牢‘骚’,眭固瞥了他一眼,悠悠叹了一声:“蛮牛,你知道车驾中的是什么人吗?”

    “我管他什么牛鬼蛇神,到了我们这地儿,还用得着给他们脸?”张青牛依旧没有认识到这件事情的本质。

    “难道你就没注意到那个青年腰间的牌子?”

    张青牛一怔,“什么牌子?”

    “一块正面镌刻有‘狼骑’两字的牌子,狼骑两个字你不会不认得吧。”眭固也是在后来同陈卫‘交’锋的时候,无意中看到,所以他后面的态度,才一直保持着谦卑。

    因为在那时,他便猜到了车驾中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什么,他们是狼骑营!那车驾里的人,岂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张青牛的眼珠瞪得如同牛铃,语气也从惊呼变为了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并州好赖也有四五十万人,吕布这种级别的人物居然让他们给碰上了!

    吕布,何许人也?

    整个并州恐怕无人不知,大英雄大将军。据说当初率领军队在牛佘野同鲜卑人大战了三天三夜,十几万鲜卑大军被他打得狼狈北逃,再也不敢南下半步,以致鲜卑小儿听到吕布两字,皆是夜不敢啼。

    “你‘摸’‘摸’,我脑袋还在不在脖子上?”张青牛愣在原地,丝毫不敢动弹,望向眭固的表情都快憋哭了。

    哪怕对面只有五十骑,可那是狼骑营的五十骑,不是普通的杂牌军,是无数次战火厮杀中,造就而出的铁血骑兵。

    他这滥竽充数的几百喽啰,就算给人家塞牙缝,都还不够资格。

    张青牛这回是真的怂了,眭固捡起地上的长枪,过去拍了拍他肩膀,语气中略微夹杂着些许告诫:“脑袋还在,以后再干事情,要先多动动脑子,幸亏方才没做出太过火的举动,否则……”

    眭固的话点到即止,能活着,就值得回去烧高香了,那还敢奢望其他。

    张青牛慌不迭以的点着脑袋,平时听不进去训导的他,在这一刻彷如听话的乖宝宝,不停的点头称是。

    “兔老弟,不,打今天起,你就是我大哥了,还是你有头脑,要不是你,咱们几百弟兄今天就都得玩完儿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一想到我是在跟狼骑营还有那位将军叫板,我两‘腿’就使不上劲儿,软得慌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说那小子的枪术,快的离谱,敢情是从那里面出来的,怪不得,怪不得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,你说那位将军,是不是真的有人们传言的那般厉害……”

    回寨的途中,张青牛喋喋不休的讲了一路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上党郡,严家府邸。

    为了迎接即将到来的新年,府中仆人婢‘女’里里外外的忙碌行动起来,掸尘扫叶,祭灶祈福,备好一桌桌的美食佳酿。

    府堂之内,严老夫人在堂中来回踱着步子,嘴里念叨着不知说过多少遍的词句:“礼儿昨天也到家了,就剩薇娘和信儿。十多天前就来信说动身出发,今天都二七了,怎么还没到,也不见个身影,可真急人的紧……”

    严老夫人一边走,一边说,絮絮叨叨个没完。

    “老婆子,别在我眼前蹿蹿,看得我眼睛都‘花’了。”坐在主位上的严老爷子听得不耐烦,板起脸来,“天天念,天天念,我耳朵都要起茧子了,五原到上党,将近千里的路程,哪能这么快就到……”

    话虽如此,老夫人心中却仍旧放心不下,惦念不安,“会不会遇到了什么豺狼虫豹,要不老爷你派赵护卫,带上几十名护院,去走上一趟,也好做个接应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闻言后,没好气的说了起来:“玲绮他爹不也跟着一起的吗,有他在,别说蛇虫鼠蚁,就是山贼大王,都未必敢动他。”

    这话还真给老爷子说中了。

    严老夫人却坚决不同意,愁容满面,“老爷,那可是咱们的儿子和‘女’儿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行行,老婆子你先消停会儿,我这就让赵丰去接应他们。”

    受不了啰嗦的严老爷子赶忙打住,正当他准备唤来赵丰吩咐的时候,府外的管事急忙跑至堂‘门’,站在‘门’槛外边大喜过望的禀报起来:“老爷,四公子和小姐回来啦!”

    老夫人听到这个消息,脸上的高兴和喜悦自是不必多说,当即就往外走,嘴里又开始了新的叨叨:“老爷,信儿和薇娘回来了,我们快去接他们进来。”

    严阚也起身急走两步,那股子望儿盼‘女’的思念之情,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但他很快便顿下了步子,转身回到座位,轻咳两声:“回来就回来吧,又不是什么贵客,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