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三一八章 宰肥羊

时间:2017-12-24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与之对视的须卜骨都侯不由打了个寒战,那股子发于眼眸的阴寒杀戾,绝对是无数次从死人堆里爬出,才能有的眼神。

    眼下的局势,可谓是骑虎难下。

    须卜骨都侯来之前算盘打得叮当响,可千算万算,还是没能想到,居然会遇到吕布这么个铁脑壳。

    这个不按套路常理出牌的家伙,令咱们的左贤王很是头疼。

    如今的南匈奴看似平稳,实则内部分化,主要还是关于他和于夫罗的单于之争。

    如果因为自己而引起了汉家的战争,这件事情一旦在族内传开,他肯定会名望大降,说不定迫于压力,老单于还会把他交由吕布处置。

    毕竟老单于是于夫罗的生父,这老家伙做梦都想着将自个儿给送上断头台去,然后好让他的儿子继任单于。

    我可不会让你这老鬼如愿!

    能够成为匈奴一人之下的左贤王,须卜骨都侯脑子里装的自然不会是豆腐渣。

    思虑再三,摆在面前的也仅有三条路可走。

    一是回去做掉老单于,号集全族儿郎,跟吕布干仗;二是将这里的人,全部灭口,不走漏半点风声;三就是现在认怂,丢车保帅,忍一时风平浪静。

    须卜骨都侯起初是准备选择走第二条路,但方才吕布的那个眼神,让他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当初汉、鲜大战,须卜骨都侯也关注过好一阵子战局,本以为汉军会溃败而亡,结果却奇迹般的赢了,还割下鲜卑人的头颅,筑建京观十二。

    在那之前还有人提起过,吕布单人独骑强冲鲜卑人六千精骑,那时候的须卜骨都侯压根儿没信,天底下哪有这种怪力乱神的人物。

    而如今,哪怕兵力三倍于汉军,他却不敢赌了。

    至于回去做掉老单于,说得容易,要是没有详细计划安排,根本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成事,而且这也是最下之策。

    两条路都否了,看来只能暂时性的选择第三条路,忍辱负重。

    怒意按下,须卜骨都侯打起了哈哈:“吕将军,本王素来是爱好和平,动刀动枪的事情,还是免了吧。”

    成大事者,能忍常人所不能忍。

    须卜骨都侯在心中如此告诫自己。

    身后的匈奴将士闻言,按住刀把的手掌悄然放回了原处。

    “那左贤王说说,这件事该如何解决。”须卜骨都侯没了之前的脾气,吕布便顺着来了个反客为主。

    谈判这种事情,比的就是定力。

    谁稳得住,谁就是赢家。

    “他们竟敢犯下此等罪孽勾当,本王实在不知。”须卜骨都侯先把锅甩到呼衍曷等人的身上,然后才向吕布继续说着:“请吕将军准许本王将他们带回严加惩处,以示族人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,我等不甘……”

    呼衍曷主动开口说着,受了这么大屈辱,就这样灰溜溜的回去,今后还怎么抬头做人。

    闭嘴!

    须卜骨都侯怒斥一声,直接打断了呼衍曷后面的话语。局势发展到现在,已经脱离了他所能掌控的范围。

    “左贤王此言谬矣。”

    光听这前半句,须卜骨都侯就知道要糟。

    吕布紧接着说了起来,语气铿锵有力:“国有国法家有家规,杀人偿命欠债还钱,都是天经地义的事情。这些死去的百姓皆是良善,而并非作奸犯科之徒,唯有以命抵命,本将军才能服众。”

    呼衍曷等人一听这话,顿时如霜打的茄子,蔫了吧唧。

    早知如此,当初就不该图一时痛快,杀死那些羌民了。

    吕布想当着众人的面,判决杀死百余匈奴士卒。

    且不说身为左贤王的须卜骨都侯会怎么想,但此事若是成了,身后的两万将士,肯定会对他这个左贤王,寒心无比。

    连自个儿的亲兵都保不了,今后还会有谁替他卖命。

    吕布是个穷兵黩武的疯子,好战嗜功。

    起码在须卜骨都侯看来,是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他眼下实在不想同吕布交锋,只能再按火气,催马前行至吕布近前,低声说着:“吕将军,念在他们是初犯,可否卖本王一个情面。”

    堂堂的匈奴左贤王,何曾有过如此忍气吞声。

    但为了将来的长远,也只能暂时忍下。

    “左贤王肯为他们屈身求情,真的是令吕某为之动容,不愧是爱兵如子,深得族人颂扬的贤王。”

    吕布一番‘情真意切’的感慨过后,在须卜骨都侯那渴望的小眼神下,终于点头应允:“既然左贤王都主动来求本将军了,本将军也不是铁石心肠之人,今日便破例一回,饶他们不死。只不过那些死去的百姓,左贤王总得拿点东西出来,抚恤其家人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。”

    须卜骨都侯点头应下,他再一次觉得,吕布是个很好说话的人。

    正欲答谢之际,却听得吕布先开出了条件:“那就拿十万石粮食好了,左贤王财大气粗,相信也不会差这九牛一毛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十万石!”须卜骨都侯听到这个条件,顿时炸毛了。死了区区百来个羌民,居然就要十万石粮食,简直是狮子大开口,拿他当肥羊宰。

    “怎么,左贤王不愿?”吕布眉头微挑,暗示性极重。如果不愿意,那他也只能说声对不起了,这些个犯了事的匈奴士卒,该怎么处置,还得怎么处置。

    我给!

    权衡利弊之下,须卜骨都侯咬牙答应下来。他目光死死的盯着眼前嘴角带笑的青年,仿佛是要将他给生吞活剥了一般。

    吕布这摆明是拿住了软肋,吃定了他。

    两人约定交接之后,须卜骨都侯便准备离去。

    浩浩荡荡的来,如今却要灰溜溜的回去,更痛心的是,子儿没捞着一个,反倒还搭进去十万石粮食。

    今日之辱,他日定要你百倍偿还!

    须卜骨都侯回望了吕布一眼,在心里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左贤王,别着急走呀。”吕布出声叫住了想要离去的一行人。

    不要欺人太甚!

    须卜骨都侯努力克制着自己,回过身来,脸上的怒容已经清晰可见:“吕将军,还有何指教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呢,得见匈奴左贤王的英姿风采,以及匈奴儿郎的威武身影。本将军心情难免有些激荡,决定在临别之际,讲个故事,为你们送行。”

    吕布说得无比轻松,嘴角却含有一丝捉摸不定的笑意。汉末之吕布再世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