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三一七章 汉家礼仪,先礼后兵

时间:2017-12-24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须卜骨都侯话里的威胁之意不言而喻,而吕布则像个没事人一样,回顾完身后将士,又扭过头看向左贤王,笑问起来:“过分了吗?”

    “吕将军今日如果不给个合理说法,本王回去,恐难以服众!”须卜骨都侯懒得再同吕布兜圈子,直接要他给出解决方案。

    吕布表示自己也不知该如何处置,只好接着问道:“那依左贤王之意,此事应当如何?”

    听说话的口气,须卜骨都侯以为是吕布主动认了怂,他心里霎时也有了底气,雄朗着声音说道:“将那些动手参与之人,全部交由本王处置,再给我这些受伤的儿郎赔上汤药费。吕将军,这不过分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马背上的吕布笑着应道。

    见吕布这么好说话,不趁机敲上一笔,实在说不过去,须卜骨都侯遂又暗示起来:“还有,本王的军队千里迢迢而来,沿途损了不少战马,又耗了数车粮食,总不能白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五千匹战马,十万石粮食,左贤王以为如何?”吕布回答得极为爽快。

    身后的曹性坐不住了,头儿这是傻了吗!

    他正欲上前,却被宋宪拉住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虽然宋宪也不明白吕布的用意,但跟了这么些年,吕布的脾性他多少清楚一些。任由别人踩到脸上,这不是吕布该有的作风习惯。

    须卜骨都侯对此极为满意,先前他还听别人说吕布是个硬茬,不要轻易惹上。

    如今看来,也不过如此嘛。

    几十名匈奴骑卒得令上前,准备将那些之前动过手的狼骑营士卒抓绑起来,等候发落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吕布不急不缓的开了口:“慢着。”

    那些走至一半的匈奴骑卒为之停下,须卜骨都侯也随之看向吕布,雄武的脸庞上眉头微皱:“怎么,吕将军莫不是想反悔?”

    吕布摇头笑说起来:“当然不是,只不过刚刚左贤王算得是自个儿的帐,现在嘛,我们再来算算另外一笔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帐?”

    须卜骨都侯面色一怔,心中忽然有股不好的预感升起。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,就是在左贤王到来之前呢,贵部手下骑卒越边滋事,滥杀我五原百姓近百口,还掳人妻女以为吟乐。如今嘛,左贤王阁下又未经允许,便带着两万铁骑,擅闯入我五原郡地,这可有违当初立下的条令啊。”

    一桩桩的事情从吕布嘴里说出,云淡风轻。这些事情吧,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。

    但最后一件,倘若要往大了说,可以捅破天。

    “是你叫我来的!”须卜骨都侯心有不甘,他起初只顾着满脑子的高兴,却忘了当年先辈们同汉王朝立下的条令,这时候才醒悟过来,似乎已经落进了圈套。

    吕布对此轻耸双肩,摊手表示无奈:“我是叫你来啊,可我有让你带这么多兵来吗?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须卜骨都侯恼羞成怒的指向吕布,一时词穷的他也不知该如何驳斥,只能怒哼一声:“这是我们匈奴和羌人的恩怨,不劳将军记惦。”

    吕布轻摇其头,顺带提醒起来:“看来左贤王似乎忘了,承蒙朝廷恩赏,吕某身上还担着使匈奴中郎将一职。”

    使匈奴中郎将,主要有持节出使、领护或卫护匈奴,维护民族稳定团结等一系列职责。

    这是官家话,实际上主要任务还是,负责监察匈奴动静。

    关于拥节,和郡守与天子剖符不一样,是持节出使,具备一定的临时性和更大的独立性。

    使匈奴中郎将这个职位,比度辽将军低上些许,但在监管外族这一方面,可是拥有着度辽将军都无可比拟的权力。

    “回去我就写封奏折,传至洛阳。详详细细的写着,中平二年腊月冬,匈奴左贤王率铁骑两万,侵我五原边界……”

    “吕布,你是在逼我向你开战!”须卜骨都侯断然大喝,连‘将军’二字都省了,直接呼喊起吕布的姓名,可见其内心之愤怒。

    堂堂的匈奴左贤王被一个小了自己十来岁的汉家青年,当着双方数万将士的面摆耍了一通,会不生气才怪。

    “开战?好哇!”

    吕布等的就是这句话,当场朝着身后喊了声:“宋宪。”

    “末将在!”宋宪抱拳应道。

    “等会儿去临戎走一趟,给老单于递上本将军的照信。就说左贤王未得准许,擅自带兵闯入我五原郡边,纵容士卒杀戮五原百姓,吟人妻女,抢掠财物。而左贤王本人对此概不认错,也不交出人来,本将军身为度辽将军兼使匈奴中郎将,决不能坐视不理。从明天开始,本将军会亲率五万大军,踏平朔方!”

    “喏!”宋宪高声回答。

    匈奴这边一听吕布要动真格,皆是一阵骚动。

    作为此行主帅的须卜骨都侯也是怔了一下,随后望向那个汉家青年,硬着头皮说道:“本王就不信,你敢真打!”

    他本来是想拿着开战的噱头来吓唬吕布,这也是他惯用的杀手锏,起码对上一任的使匈奴中郎将是百用百灵。

    须卜骨都侯看准了如今并州的实力空虚,根本不敢轻启战端,所以想趁机扒拉点油水,好用来拉拢人心,巩固地位。

    如果真打起来,匈奴也同样够呛。

    “左贤王,你可知我这身甲胄战衣,是如何而来的吗?”

    吕布掸了掸肩部出的鳞甲,显摆起来:“这可是天子所赐,以彰我大破鲜卑之功。”

    须卜骨都侯不明白吕布炫耀这个是何用意,一边琢磨,一边静听下文。

    “记得当初,吕某只是个小小的百夫长,全凭一身力气,还有身后的这些弟兄,一步一步的打拼到了度辽将军的位置。这个位置啊,坐至今日,也足有两年。我呢,也有些厌倦了,想再往上挪挪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个人呐,是个莽夫,莽夫要想往上爬,只有一个办法,那就是打!”

    “既然左贤王想打,吕某自当奉陪到底,一年半载,亦或是三年五载……”

    吕布独自在那慢悠悠的说着,前方的匈奴骑卒已经按刀在手,随时都可以蓄势发起冲锋。

    “还是说,左贤王现在就想试试我汉家儿郎的兵甲,是否锋利?”

    吕布淡淡说着,眼皮抬起,无形之中,望向须卜骨都侯的眼神,霜寒凛厉。汉末之吕布再世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