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三一六章 须卜骨都侯

时间:2017-12-22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吕布抬头望了眼天,夜幕将临,按照时间推算,起码要明天下午才能抵达的匈奴人,居然在天黑之前赶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既然来了,总归是要见见的。

    翻身上马,吕布领着麾下众将士,出了村落,往匈奴人来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两万匈奴铁骑在原野依次排开,居于前方领头的男人样貌雄武,头戴匈奴王族特有的绒帽,上面斜插有五根长羽,身穿厚皮裘衣,胯下是墨如黑夜的八尺骏马。

    此人正是匈奴的左贤王,也是最有希望继承下一任匈奴单于的人,须卜骨都侯。

    空旷的原野不见汉军踪影,须卜骨都侯问向那名回来报信的骑卒:“是这里吗?”

    “大人,就是这里。”

    骑卒记得清楚,点头回答起来,至于汉军去了何处,他也不知晓这其中原因。

    身旁的匈将轻声征求起须卜骨都侯的意见:“大人,要不然末将带队人马,去附近搜寻查探?”

    左贤王摆了摆手,面色淡然:“不必,我们既然到了这里,想必那位度辽将军,早已知晓,我们只管耐心候着便是。”

    正主发话,身边的众将自然也不敢再多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果然,未隔稍许,汉家的六千骑从远处缓缓而来,在原野前方同匈奴人对立而峙。

    吕布轻拍赤菟,往前走上两步,这还是他头一回见到这位在匈奴声势滔天的左贤王。

    打量着须卜骨都侯,吕布笑问起来:“左贤王气势汹汹的带这么多人,是想来踏平我五原郡吗?”

    不管三七二十一,先给他来上一顶大帽子扣上再说。

    这顶帽子须卜骨都侯可不敢接,眼下南匈奴还是汉王朝的藩属之臣,军备物资全得靠汉王朝养着,还没到撕破脸皮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吕将军玩笑了,本王可不敢作此大逆之事。”须卜骨都侯当场否认,这要应了,那才是傻子白痴。

    “那左贤王远道而来,究竟是所为何事呀?”吕布脸上摆出纳闷儿的神情,明知故问。

    吕布的装傻充愣,使得须卜骨都侯颇为恼火,他同样催马往前走上两步,以问责的口气说了起来:“听闻吕将军无故扣留本王麾下百余骑,倒不知他们所犯何种过错。”

    须卜骨都侯是个极有野心的人物,自然不甘屈居朔方一地。西羌人可以攻占凉州,使汉王朝束手无策,他也一样可以在朔方起事,迫使汉廷遣使谈和。

    当然,前提是得等他坐上单于的位置。

    起初派呼衍曷等人前来滋事,为的就是想要挑起双方的矛盾摩擦。然后他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带着军队前来发难,用实力迫使羌人亦或是汉人,大肆赔偿。

    为此,须卜骨都侯还特意将行旅驻地从申屠泽,迁至了朔方郡边的广牧。

    当骑卒回来禀报呼衍曷被扣的时候,须卜骨都侯心里比谁都高兴,但他脸上却是做出了无比愤然的神态,当即召集齐麾下部将士卒,浩浩荡荡的杀来兴师问罪。

    至于呼衍曷他们干了什么事情,做的对与错,皆不重要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讲究的实力,只以成败论英雄。

    听得左贤王道明来意,吕布连连摆手,“诶,左贤王此言差矣,不是扣留,是招待。我一听说他是左贤王您的人,就马上让手下将士好生招呼去了,哪敢有半分怠慢。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!”那名报信的骑卒当场戳穿,二十个嘴巴子挨下来,脸到现在都还没有消肿。

    须卜骨都侯对此显然也是不信,当场出声问道:“那他们人在何处,吕将军可敢叫他们出来见我。”

    想见,那就见吧。

    吕布将手往前一招,顿时一群光赤着身子的汉子被推上前来,仅有一块白布兜着裤裆。

    呼衍曷等人见到须卜骨都侯,那种拨开云雾见月明的情绪一下子翻涌上来,顿时间哭的稀里哗啦。

    憋屈受辱,就为等这一刻的到来。

    “大人,千盼万盼,总算是把您给盼来了。”

    受尽凌虐的呼衍曷仰天悲号,捶胸擂地,再也没了起初时的镇定与躁气。如同受伤的羊羔一般,回头指着汉军将士,眼泪哗哗的往下流着:“汉军欺人太甚,您看看我们被打成了什么模样,这还不算,后面他们还逼我们和母野猪做那……做那……”

    ‘媾合之事’这四个字,呼衍曷实在说不出口,恐怕这辈子都逃不出今天给他留下的心理阴影。

    不等须卜骨都侯发难,吕布先一步的叱问起来:“陈卫,怎么回事,我是让你们这般招待的吗!”

    陈卫对此也表示很是委屈的说着:“将军,我们可没逼他,是他们自愿和野猪进行深入交流,我们是拦都拦不住啊!不信,你可以问问他们,是不是如我所说。”

    吕布闻言,恍作惊讶之色,看向左贤王的眼神里透着耐人寻味的深意:“没想到匈奴族的男人,竟还有此嗜好,今日吕某倒真是长了见识。”

    须卜骨都侯冷冷的盯视着那些个光赤身子的士卒,呼衍曷将头重重磕在地面,愤恨中满是酸楚:“大人,他们给我们吃秃鸡散,又将我们同那两头野猪关在一起,药性一发,我们根本克制不住……”

    回想起那种感觉,真是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所谓的秃鸡散,乃是一种极其强烈的阳性猛药。

    据传是位不知名的山野医郎所造,连服六十日,可御六十妇!

    昔日蜀郡有名太守,七十岁时纳一小妾,但其已无能力,终日愁眉不展。后有山野医郎取一药方送之,太守服食之后,居然接连生下三个儿子。后来妻子的胯下长出疹子,疼痛难当,不能坐卧。郡守认为是此药所害,难忍自责,遂将药弃之于庭院中。不料被公鸡啄食后,使公鸡雄心大发,满院子追撵母鸡交尾。如此连续几天都不停息,最后竟将母鸡头上的毛给啄光了。

    人们惊讶于药力之强,遂名之为秃鸡散。

    得知真相以后,须卜骨都侯的脸上难掩怒容,麾下士卒都报了他左贤王的名号,吕布还敢这样对待,分明就是不把他放在眼里,还于无形之中狠扇了他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吕将军,你这么做,过分了吧?”

    须卜骨都侯眼色阴寒下来,今天吕布要不给个说法,这汉家六千骑,一个也别想活着离开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