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三一五章 好生招待一番

时间:2017-12-22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有了这句话压阵,奉命而来的曹性等人很轻松的便将这百余名匈奴骑卒从马背上拽下,伸起手掌,啪啪啪啪的狂扇起来。

    挨了两巴掌的呼衍曷脸已经肿得老高,烙下五道长长的手指印,他望向吕布,仍旧不甘的大声吼着:“汉人,你会后悔的!”

    吕布对此只是置与一笑。

    “哟呵,还有气力还嘴。”招呼着呼衍曷的曹性将袖子往上撸了撸,加大力劲儿,‘啪’的一巴掌甩在呼衍曷的脸上,当场将他抽得嘴角出血。

    响亮的耳光声在空旷的原野上此起彼伏,匈奴骑卒被抽得七荤八素,两眼直冒金星,有的还没撑完二十下,就已经晕厥过去。

    可见狼骑营这帮汉子下手之狠,不过羌民们倒是看得大快人心,解气无比。对旁边的这位汉家将军,充满崇敬的同时,却又心生敬畏。

    二十个耳光赏完,呼衍曷等人个个鼻青脸肿,腮帮子鼓得老高,此刻就算他们亲娘在此,恐怕都难以辨认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!”呼衍曷心里窝着怒火,他恨不得立马将这支汉军全部大卸八块,将吕布剁碎了拿去喂狗。奈何形势比人强,纵使再不甘,他也只能咬牙下达撤走的命令。

    想走?天底下哪有这么简单的事情。

    吕布嘴角微挑,言语依然温和:“站住,我有让你走了吗,嗯?”

    听得吕布这口气,呼衍曷心里咯噔一下,强忍着心里的憋屈,转身低头抱拳问道:“不知吕将军,还有何赐教?”

    吕布对呼衍曷的态度颇为满意,看来这耳光没白挨,这不,起码晓得对上级将军抱拳的基本礼仪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谁。”

    吕布招了个较为年少的匈奴骑卒,对他吩咐起来:“回去告诉须卜骨都侯,如果还想要这些人活命的话,就来这里见我。”

    骑卒不知该不该应,万一吕布提早设好埋伏,那他岂不是害了大家?

    呼衍曷对他点头,让他尽管去叫。

    “等左贤王来了,到时有你好受的。”呼衍曷心中怨毒想着。

    骑卒领了命令,乘着快马飞一般的逃离了这里。

    吕布望了眼天色,时日尚早。

    左贤王须卜骨都侯的驻地在朔方的申屠泽,距这里大概有七八百里,就算再快,估摸也得明天下午才能抵达。

    吕布走至呼衍曷的面前,怀揣双手,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,语气里透着戏谑:“刚才打你呢,是你们对本将军出言不逊,我替须卜骨都侯管教管教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嘛,也没别的事情,其他的几笔帐,等你们左贤王来了再算。哦对了,你们喜欢奸吟取乐对吧,放心,我们汉人是最为好客的,肯定不会让你们白来。”

    吕布说着,转头问向陈卫:“有没有什么好的东西,可以拿出来招待一下?”

    陈卫看了眼那些忐忑不安的匈奴骑卒,笑着回道:“巧了将军,前两日我军在山中猎到两头山猪,五六百斤呢,恰巧也是母的,还没下崽,刚好可以用来好好招待一番这些个‘匈奴勇士’。”

    呼衍曷一听这话,顿时脸色大变,他哪会不知道这话里的用意,汉人的伎俩,简直歹毒!

    心里这么想,嘴上却是一个劲儿的求饶起来:“吕将军,您可不要乱来啊!我们知道错了,您大人有大量,饶恕我们这一回吧!”

    吕布权当没有听见,依旧面带笑容:“百骑长不必拘礼客气,尽管好好享用便是。陈卫,把他们带下去,好好伺候。”

    呼衍曷见吕布油盐不进,执意要凌辱他们,心中的怒火再也按捺不住,当即起身大吼:“弟兄们,跟他们拼了!”

    匈奴骑卒们听到呼衍曷的呐喊,一个个激愤的想要反抗冲出。然则他们本就被扇耳光,伤得不轻,再加上之前又被卸了兵器,哪还有什么战斗力可言。

    几百个狼骑营的汉子上来,三下五除二的将他们尽皆放倒在地,像拖死狗一样的拖着走了。

    回到村落,同去的羌民们将此事一传十十传百的散播开来。

    这股子匈奴骑卒不仅受到了应有惩罚,连带那些被掳去的羌族女子,也都救了回来。

    霎时间,吕布在羌人心中的地位一涨再涨。

    羌民们但凡在路上遇见吕布,会学着汉人礼仪施福行礼,亦或是恭敬的立于道边,等吕布先行之后,他们才继续行走。

    走进羊毡篷,年迈的大长老坐在帐内,长吁短叹。

    按理说收拾了这些寻衅的匈奴人,又将掳去的女子救回,大长老应该高兴才是,怎么还会在这里愁眉不展。

    吕布望见后,有些不解的询问起来:“大长老,您老看起来,似乎不太高兴啊。”

    大长老见到吕布进来,拱手弯腰行了一记大礼:“吕将军不计前嫌,今日肯施以援手,老朽在此,代表所有羌族子民感激将军。”

    可以看得出,老人是真的发自内心的感谢吕布。

    吕布上前两步,伸手扶起老人,他心中对大长老尤为钦敬。以前大长老的做法对与不对,暂且不说,但起码他所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族人日后的和平与安稳。

    仅此一点,便值得人去敬重。

    “将军扣押了百余名匈奴骑卒,只怕左贤王未必会善罢甘休。如今的匈奴已有兵马十万余,秣马厉兵,我族的儿郎又远在凉州和叛军交战,眼下这里根本无力与之对抗。”

    大长老说出自己的忧虑,甚至有那么一刹,他都想要带着族人离开五原,另寻大山深林暂避。

    吕布对此倒未有丝毫担心,他出言安慰起眼前老人:“大长老且放宽心,某这回来此,不仅要警告匈奴人一二,更要让他们长足记性。令他们知道,犯下过错,会承担什么样的后果。”

    听吕布的口气,好似浑然没把匈奴人放在眼里,大长老闻之心安了不少。

    不过随后一想,老人便释然了。

    纵横塞北的鲜卑人都被吕布打得元气大伤,他又怎么会惧怕,曾经被鲜卑人逐出草原的手下败将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个年轻后生,可是享有‘飞将军’之谓的当世强者啊!

    闲谈小会儿后,吕布告辞出了营帐。

    外出巡视的宋宪快马来报,眉眼间满是凝重:“将军,匈奴人来了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