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三一四章 为所欲为

时间:2017-12-22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少女去而复返。

    大长老眼中藏有讶色,出言问道:“怎么又回来了?”

    牧雅不答,大长老急了,正欲再问,却听得一道略微熟悉的声音响起:“大长老,数月未见,可还安好否?”

    帐帘掀开,显现出来者的高挺身影。

    牧雅一行人刚出行不远,便遇到了率着汉家骑军而来的吕布。

    听说大长老在这里,吕布也就顺道来看看。

    吕布的突然出现,令大长老始料不及,他揉了揉老眼,以为是自个儿老眼昏花。当看到吕布的的确确站在帐内之时,那种无法言喻的激动情绪让他差点当场落下泪来。

    “吕将军,救救我羌族百姓吧!”大长老将身子挪至榻边,望向吕布恳求起来。

    “大长老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吕布脸上露出些许诧异,在他的印象中,东羌族的大长老是个睿智的长者,处事不惊,对任何事物都看得清晰透彻。而如今居于榻上的老人,披散着乱蓬蓬的白发,面容憔悴,如同枯槁,哪还有半点初见时的精神矍铄。

    大长老将匈奴人的所作所为同吕布说了。

    吕布听完顿时火冒三丈,面带怒容的斥喝起来:“岂有此理,本县的县尉呢!这么大的事情,居然敢瞒而不报!去把他给我叫来!”

    东羌人迁来五原是他的主意,匈奴人居然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前来抢掠,还杀了人。这摆明是没把他这个度辽将军放在眼里,亦或是没有将整个大汉朝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吕布的怒气反应,使得大长老愈发羞惭,事已至此,他也只能豁出老脸如实以禀:“回吕将军,一切皆因老朽愚钝无知,以小人心去猜疑郡守用意,致使本县并未设职县尉,如今子民受戮,老朽罪莫大焉。”

    吕布听完大长老的这番陈词,立马就明白了过来。怪不得没听到响动,敢情西安阳连县尉都没设置一个。看样子这大长老是还想在这里引导羌民游牧群居,继续过他的土皇帝生活。

    能够让羌人自治,这就已经是开了天恩。哪还会再让他们在县内建有武装势力,毕竟西羌叛乱,就是最好的前车之鉴。

    严信不放心,朝廷也同样不会放心。

    前后联系起来,眼下的这一切,都纯属是大长老自个儿作的。

    吕布当然不会傻到直言不讳,如今的他,隐隐的有了几许城府。

    走至榻前,吕布轻拍着老人的手背,出言安抚起来:“大长老,您放心,咱们不惹事,但也不怕事。你们既然迁到了五原郡,那自然也是我大汉的子民。匈奴人敢来主动寻衅,如不还击一下,还真当我们汉家军队是摆设,是泥捏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切全依仗将军做主!”大长老见吕布态度笃然,准备许久的说辞还未出口,便又咽回肚内,感激再三。

    “您老先好生歇着,等明儿天亮,我们再去会会那位匈奴百骑长。”

    吕布说完,暂且告辞出帐,计划起明日的相关事宜。

    翌日清晨,西安阳以西的原野。

    按照约定的时间地点,匈奴的百余骑早先到达这里,其中不少人还在打着呵欠,黑黢黢的眼眶,看样子是昨夜操劳过度。

    “女人真是个好东西,滋味儿可比羊肉有趣多了。百骑长,等会儿得让他们给咱们一人配置两个女人,不,五个……”麾下的某位骑卒将手势从二变作五,回想起昨夜的激情,他仍是满脸沉醉,意犹未尽。

    “祁木札,你当你那玩意儿是骡子造的吗?还五个女人,小心榨得你连上马的力气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某个腮胡汉子玩笑起来,引得众人亦是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名叫祁木札的骑卒也不气恼,当即反击起来:“去去去,说得好像你们没干过似得。你们不要是吧,到时候统统给我,老子一天换一个,变着方儿的玩。”

    匈奴人在这边玩笑打趣,从东边而来的羌民也渐渐走向这里。

    “羌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眼尖的骑卒向呼衍曷汇报起来。

    羊群咩咩的叫声逐渐清晰,赶羊的羌人也越来越近。呼衍曷面露不屑,嗤夷一声:“这群东羌人,还算识时务。”

    等到羌民将羊群赶至面前,那名叫祁木札的骑卒催马上前,朝着羌民们恶狠狠的威胁说道:“去给老子找五百个女人送上,否则,明天老子就一把火烧了你们房屋!”

    “我有说要将羊**给你们了吗?”人群中,一道极为淡然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祁木札乐了,还真有不怕死的?

    他瞅了眼说话的这名青年,也仅仅只是个头比别人高上一些罢了。

    “小子,不要以为长得高,就可以为所欲为了。趁着老子这会儿心情不错,你只要肯磕头说上三声‘爷爷我错了’,我便不杀你,如何?”

    祁木札说得猖獗无比,他骑在马背,有刀在手,难道还会怕这个赤手空拳的羌人?

    “上一个这么对我说的,坟头草该有好几尺了吧。”扮作羌人的吕布摸了摸下巴,望向祁木札,笑意盈然的说着:“要不然,你跪下叫我得了?”

   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还敢跟我嬉皮笑脸,简直没把我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祁木札胸口升腾起怒气,锵的一声,拔刀朝着吕布脑袋直接劈下,口中怒吼:“去死吧,杂碎!”

    如果这种小孩子过家家的手段都能伤着吕布,那他当初早就在鲜卑人手里死过无数回了。

    吕布侧身轻松闪过晃眼的刀锋,右手迅疾如电,捻住祁木札的手腕。祁木札哪吃得消这股子力道,疼得‘啊哟’一声,吕布手臂微一用力,将他拽下马来,在众人面前摔了个狗吃屎。

    呼衍曷见自家手下吃亏,肯定也不会善罢甘休,当即将刀一抽,虎喝道:“好小子,竟敢还手,给我杀!”

    话音刚刚落地,恍如闷雷的蹄声骤起。数不清的汉家骑卒从四面八方飞驰而来,环绕着这百余骑奔跑两圈过后,才立下阵脚,将他们困在当中。

    然后这百余匈奴骑卒便看见那名高个的羌人青年抬了个手,马背上的汉家骑卒尽皆取出马侧的弓弩和羽箭,搭箭上弦的动作,整齐划一。

    瞄准的方向嘛,自然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只要呼衍曷等人敢动上一下,保管瞬间就能被射成筛(shai)子。

    呼衍曷就算再傻,此时也猜到了这名高个青年的身份。他促使自己尽量保持着镇定,朝向吕布说道:“这是我们匈奴和羌人的事情,轮不到你来插手。”

    吕布听着呼衍曷的言论,摆了摆右手食指,面露笑容的替他纠正起来:“首先,这里是五原,你们越界了;其次,就算没越界,你们也照样归我管;最后,你说话的口气让我很不爽!”

    “曹性,把他们抓下来,每人赏二十耳光!”

    哪怕说到最后,吕布也依旧保持着笑容。

    “好叻!”

    得令的曹性爽快应道,招呼着狼骑营的士卒过来,准备好好赏这群匈奴人二十个大嘴巴子。

    当众被人掌掴,这种羞辱呼衍曷断然无法接受,当即大声反驳起来:“哪怕你是度辽将军,你也无权拿我,我是左贤王麾下!”

    吕布对此淡然一笑,语气里透着自信与果决:“忘了告诉你们,长得高,真的可以为所欲为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