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三零七章 莽夫身上有了枭雄气

时间:2017-12-17作者:回头大宝剑

    抓起一根细柴枝,小家伙蹒跚脚步,往那炭盆靠近。

    “小铃铛,不能玩火哟!小孩子玩火,晚上会尿床。”吕布笑着摇头,将女儿拉回身旁。

    “将军可曾听说过章家?”戏策轻声说着,跃动的火苗在他双眸里噼里啪啦。

    正用手指逗着女儿的吕布狐疑问道:“是太原的那个章家么?”

    戏策点头,缓缓说了起来:“小铃铛满周岁的那天,章丰来找过我,说是要置购两千匹战马。”

    “章家要那么多战马干什么?”吕布眉头微皱,两千匹战马,足以组建一个精锐的骑兵营了。

    世家豪门招募有护卫仆从,来安家护府,这不稀奇。但从来没听所过,有哪个家族会给自己配备一个骑兵营,这明显是想搞事情啊!

    “将军,这些战马并非章家想要,而是咱们的并州刺史。他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风声,可又拉不下脸面来求,就唆使章家前来探听。”

    在章丰离开五原之后,戏策就差人跟着去暗查一番,没多久便有了回信,站在章家背后的人,不是别人,正是并州的刺史丁原。

    大汉十三州,除去洛阳所属的司隶,其余十二州皆派有刺史。

    最初的时候,刺史的职责仅仅只是巡行诸郡,并不得干预地方政务,以六条诏书纠察不法。

    所谓的六条诏书即是:其一,强宗豪右,田宅逾制,以强凌弱,以众暴寡;其二,二千石不奉诏书遵承典制,倍公向私,旁诏守利,侵渔百姓,聚敛为奸;其三,二千石不恤疑狱,风厉杀人,怒则任刑,喜则淫赏,烦扰刻暴,剥截黎元,为百姓所疾,山崩石裂,訞祥讹言;其四,二千石选署不平,苟阿所爱,蔽贤宠顽;其五,二千石子弟恃怙荣势,请托所监;其六,二千石违公下比,阿附豪强,通行货赂,割损正令也。

    刺史职位在郡守、都尉之下,俸禄仅有六百石,品级虽然较低,却可以纠劾比自身品级要高的官员。而且刺史奏闻的折子不必经三公委派掾吏按验,可以直接面呈天子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各地的郡守、县令官员为之忌惮,争相巴结,甚至有的地方官员因得罪刺史,而解印弃官。

    近几十年里,刺史的权力得以不断加强,俸禄也提升至与郡守相同的两千石。

    丁原在并州任职的两年时间,拉拢了半数以上的豪族望门,比起上一任的张懿,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    “我有种极为强烈的预感,将来在我和丁原之间,只会存有一个。”听得戏策说完,吕布眉宇间的凝重之色更甚。

    丁原想在并州当封疆大吏,早晚会将手伸到军营里来。而吕布,在南阳重获新生之后,就定下目标,要使并州之内,再无人能凌驾于他之上。

    两人都不退让,势必会有一场关于决定谁才是并州之主的战争打响。

    “那将军以为,留下来的会是谁呢?”戏策摸了摸下巴,投来的目光玩味十足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我。”

    和女儿拍着巴掌的吕布说得风轻云淡,没有丝毫犹豫,也没有故作自信的强调。

    戏策愣了一下,连郭嘉也看了过来,狐眸微敛。

    莽夫身上有了枭雄气。

    虽不明显,但的的确确是存在了。

    寒冬腊月的季节里,戏策脸上露出春风拂柳的笑容。

    那颗种子,终于发了芽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郡守府。

    五原郡守严信跪坐于案桌之前,提笔挥墨,处理着近两日的地方政务。

    从他紧皱不舒的眉宇来看,显然遇到的烦心事情不少。

    自打羌人迁来以后,大事小事一箩筐,里里外外忙得焦头烂额。

    羌人治羌本是件好事,但羌人不熟汉法,县内又有少数汉民居住,往往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,都能闹得满城风雨。

    好在有长史逢纪从中调和,才使得一次次的矛盾,得以平缓下来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五原东边相邻朔方郡的南匈奴,近些时日频频扰乱滋事。一切皆因为当初匈奴使节死在了东羌的祭天礼上,得知此事的左贤王须卜骨都侯自然咽不下这口气,要对东羌人进行打击报复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五原郡今年的收成也不算好。百姓们虽不至于饿死,却也基本处于吃不饱饭的状态,这让他这郡守当的也是愁苦不已。

    “四哥,还在忙呢?”

    府堂外边,吕布抱着小玲绮迈过门槛,走入堂中。

    见到吕布前来拜访,严信呼了口浊气,暂将手中事务搁置一边,目光看向吕布调侃起来:“怎么,我家小妹舍得放你出来了?”

    如果说吕布最听得进去谁的话,第一肯定是严薇,第二才是戏策。如今嘛,可能还得加上个一岁半的吕绮玲。

    堂堂塞北飞将,居然被三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,给吃得死死的,倒也是一桩趣事。

    “小铃铛,有些时日没见,又长高了不少啊!来,让舅父抱抱。”严信伸出手去,小家伙显然认得严信,乖巧的张开小手,任由严信将她从阿爹的怀中抱过。

    “四哥,看你愁容不展,是不是遇到了什么烦心的事情?”坐下之后,吕布询问起来。

    提起这个,严信叹了口气,既是一家人,他也没必要隐瞒吕布,出声说着:“还不是那帮匈奴人给闹的,这两个月,总是在郡边寻衅,已经伤了不少的羌人和汉人。”

    严信对此是一忍再忍,毕竟好不容易才赶走了鲜卑人,五原现在需要的是和平安宁,而不是重启战乱。

    吕布能够返回并州,也是因为匈奴的局势动荡,朝廷才遣他回来坐镇。

    “四哥,我知道你是不想挑起汉、匈之间的战争,但有些事情纵容不得。”

    人善被人欺,马善被人骑。

    越是纵容,只会让匈奴人更加的得寸进尺。

    百余年前,匈奴人分裂,其中一部分不远千里的南迁至此,投靠大汉,以求庇佑。当时的朝廷大气,直接将朔方郡借给他们栖身,并每年给予粮草物资,供养着他们。

    而如今呢,这帮匈奴人是真把朔方郡,当成了自家的一亩三分地。

    “过几天我就去朔方郡走走,不说能够平定内乱,起码也要让他们知道,是在谁的地盘撒野。”

    不爱住,就收拾铺盖给我滚蛋!
小说推荐